关注 | 青年人,你“被圈层化”了吗?

点击上方“社会科学报”关注我们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普及程度的提高及其对社会生活的深度浸透,圈层文化现象正逐渐进入大众视野,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
原文 :《“被圈层化”的青年文化》
作者 |上海大学文化研究系 罗小茗
图片 |网络
当代中国,“青年文化”永远是热点所在。尽管在相当多的时候,与其说它们是由年轻群体的认知、集体行动和文化态度所命名的产物,不如说是媒体和资本携手制造、支配和宣传的结果。当走马灯式的青年文化“你方唱罢我登场”时,它们在多大程度上由青年自己创造和定义,反映出年轻人对这个社会的基本态度,又在多大程度上是新一轮文化产业竖起的时尚潮流的风向标,这一点已经变得越来越难以辨识。
让人分外鲜明感受到这一点的是大学的课堂。笔者作为大学老师常常有类似的困惑。那就是,当我们把媒体上正火的青年文化,拿到课堂和学生们分享时,十有八九,底下的学生一脸茫然,一副淡淡的那不过是“别人家的文化”的表情。这种“别人家的青年文化”,可以显示为流量数据,呈现为媒体热点,却独独无法在几百人的大学课堂上找到几个真正的爱好者和认领者。于是,就好像从未谋面、却永远威胁着你在家长心目中的地位的那个“别人家的小孩”一样,有一种叫做“别人家的青年文化”的东西,也在威胁着青年对于自身文化现实的把握和认知。
也许是为了解释这样一种尴尬,在“宅”、“丧”、“佛系”之后,“圈层化”一词被创造出来说明这一现象。原来那不是什么缥缈的“别人家的青年文化”,而是青年人文化圈分门别类、日益精细,彼此之间的公约数几乎为零的文化现状。
这样的解释,自有它的说服力,也颇能引发社会对青年人生活状态的共鸣,比如,社交的小圈子化,多元文化导致的各行其是,等等。不过,其中却始终潜藏着一个危险。那就是,将上面这两种完全不同的“青年文化”合二为一,指认为同一件事。如此指认的后果是,一旦圈层化的青年文化被确定为一种新型的现实,那么,媒体和资本所做的不过是为了眼球和利润的迎合之举。
然而,圈层化的青年文化,果真只是年轻人天天对着屏幕,闭门造车、疏于社交的结果吗?
各种具体的社会文化机制在此过程中,真的完全不起作用吗?
在这里,仅举一条来自大学的例子。
几乎每年新生入学的时候,我们都可以读到类似的新闻,那就是大学如何为新生着想,实现寝室的人性化管理。管理的方式不是其他,是根据对学生的调查,安排生活习惯、兴趣爱好相近的同学成为室友。学生们自然很高兴,就此屏蔽了奇葩室友,避免了不愉快的大学生活。家长们也感到欣慰,自己家的宝贝可以和同类人住在一起。校方自然更是倍感轻松,减少了学生之间的矛盾和投诉。殊不知,看似皆大欢喜的人性化管理,同样削减了年轻人在大学期间遭遇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文化的可能性。在这种以避免麻烦为主导思想的管理制度下,学生们恐怕只会越来越依赖于“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展开自我解释,对不同类型的文化的“挑衅”感到不知所措。
小小的寝室管理制度的变化,自然不会导致青年文化的“圈层化”。然而,学校还有各种措施的层层叠加:选课制度、班级解体、奖学金制度等。大学之外,更有整个社会以减少麻烦为主导思想的各种观念在发挥作用。于是,当“讲是非”成为一件费时费力之事,以至于全社会都懒得争辩道理的时候,又怎么能够要求在这样的文化里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拥有据理力争、积极沟通的热情?当实际掌握着教育资源、社会资源的人们,都不愿意挑战技术对于人的诱惑和支配的时候,又怎能指望身在其中耳闻目染的年轻人,对技术有着天然的警觉和免疫力?
至此,可以说,圈层化这样的命名,不过是以“发现”的名义替换问题,以命名的方式转嫁责任。当它以“圈层化的青年文化”替换掉那个悬疑的“别人家的青年文化”,且被当成事实接受下来的时候,整个社会也就只剩下了对不再有公约数的青年文化的不安,而非对何以如此的刨根问底。
接受圈层化之类的命名,不过是青年又一次被挑选出来,为怯懦的年长者们背锅。然而,抱怨和愤怒都是无用的。真正有用的是看清这样的形势,在长大成人后彻底抛弃这样的戏码。
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665期第4版,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拓展阅读
别急着“盖棺定论”,青少年网络文化需多角度审视 | 社会科学报
五四 | 理解青年,我们不做时代观点的掮客
观点 | 青年文化:价值观功利化、庸俗化和虚无的危机
长按二维码关注
社会科学报
做优质的思想产品
http://www.shekebao.com.c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