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尔德斯坦:被耽误了的诺贝尔奖得主

经济学家,2019年6月11日逝世,享年79岁
文 | 贾拥民
马丁·费尔德斯坦(Martin Stuart Feldstein),是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在公共财政学、社会保险理论、卫生经济学、宏观经济学等诸多经济学领域都做出了重要贡献。费尔德斯坦一直是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热门人选,早在2008年就获得过汤森路透引文桂冠奖。
费尔德斯坦是犹太人,亲友们喜欢叫他“马蒂”(Marty),1939年出生于纽约市。在高中读书时,就已经崭露头角。1961年,费尔德斯坦以第一等优异成绩从哈佛大学经济学专业毕业。尽管已经被哈佛医学院录取,费尔德斯坦还是选择了前往牛津大学深造,并于1967年获得了经济学博士学位。在英国期间,他把对医学和经济学的兴趣结合在了一起,着重研究英国的医疗体系。他的博士论文,就是讨论如何在政府运营的医疗体系中降低成本,是卫生经济学的开山之作之一。
1967年,费尔德斯坦回到美国在哈佛大学担任经济学助理教授,仅仅两年之后,年仅28岁的他就获得了终身教授的职位,并被提升为正教授,成为哈佛历史上最年轻的正教授之一。
多个经济学领域的开创者
费尔德斯坦著述甚丰,一生发表了将近400篇学术论文,出版了10多本著作,涉及诸多经济学领域。他特别擅长将理论模型和实证计量结合,对公共政策进行经济学分析。他的许多论著都有一个核心基点:政府的政策会对家庭和企业经济行为产生重大影响,即家庭和企业会对政策导致的激励变化做出反应,因而,必须考虑政策导致的家庭和企业的行为变化,才能准确衡量政策的影响。
费尔德斯坦使经济学家和决策者的思维方式发生了革命性变化的一个领域是社会保险。费尔德斯坦指出,虽然社会保险能够保护个人免受各种风险,但是它们也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扭曲了个人行为,从而降低了储蓄、经济增长和社会福利,因而他主张社会保险私有化。例如,失业保险保护个人在失业期间不受收入损失的影响,但是同时也导致个人寻找新工作的时间过长,储蓄减少,并鼓励他们更有可能从事那些容易出现季节性和/或周期性裁员的工作。又如,社会保障(养老保险)虽然能够让个人免受老年贫困的风险,但是同时也诱使个人减少储蓄、过早退休。而健康保险则在保护个人免受无法承受的重大病患风险的同时,诱使他们过度消费医疗服务,减少储蓄,而且不再注重健康的生活方式,因为他们知道不必自己承担全部医疗费用。
费尔德斯坦通过将理论分析和实证研究结合起来的方法,证明各种社会保险计划确实会通过改变预期的方式扭曲个人的行为。在《过度健康保险的福利损失》《社会保障、诱导性退休和总资本积累》和《失业保险对临时性失业的影响》等经典论文中,费尔德斯坦提出了用来分析社会保险计划如何影响家庭和企业所面临的激励的理论模型,并通过计量分析证明各种社会保险计划所导致的扭曲的显著重要性。他的研究从根本上改变了经济学家、决策者和公众对社会保险制度的看法,他引发的关于社会保险的公共政策争论,直到今天仍在继续。
费尔德斯坦对经济学的第二个主要贡献是在公共财政领域。他在《关于税收改革的理论》《资本利得税的福利成本》《对税率的行为反应:来自1986年税收改革法案的证据》《财政政策、资本形成和资本主义》《通货膨胀、税收规则和投资:计量经济学证据》等一系列论文中指出,税收扭曲了家庭和企业的行为,造成了巨大的无谓损失,因而在评估税收变化的影响时,需要充分考虑家庭和企业对税收变化的行为反应。
在关于税收政策和转移支付对家庭和企业行为影响的实证研究方面,费尔德斯坦是利用问卷调查数据和行政机构(如国税局)的管理数据来进行计量分析的方法的开创者。例如,在分析了1986年的税收改革法案的影响后,他指出税率的变化不仅会影响劳动供给,还会影响工资、投资活动和可以减税的消费品上的支出,因此加税政策有抑制储蓄和投资的效果,因此会造成巨大的无谓损失,降低了经济增长。费尔德斯坦还分析了通货膨胀、税收制度和经济增长的关系。他指出,通货膨胀扭曲了对资本收入的度量,提高了有效税率。例如,由于名义利息收入和名义资本利得是在个人层面上征税的,因此当通货膨胀时,利息收入和资本利得会被夸大并过重征税。此外,由于折旧被低估了,存货利润在通货膨胀时会被夸大,从而导致企业收入被夸大并被课以重税。由于提高了有效税率,通货膨胀会减少投资。税收制度与通货膨胀之间的这种相互作用不仅扭曲了资本存量的大小,而且会扭曲企业资本与住房资本之间的资本配置,导致前者过少、后者过多。
费尔德斯坦在牛津大学时的博士论文,后来以《医疗保健服务的经济分析》为名出版,开创了对医院和其他医疗保健服务提供者的生产函数的实证分析。在深入调查了英国医疗体系的现实运行机制之后,费尔德斯坦研究了医疗服务的规模经济问题和最优医院规模,估计了医院的成本函数和带有多种投入要素的生产函数,并据此估计出医生和护士的边际产量。在此基础之上,费尔德斯坦阐述了如何将成本—收益分析技术和运筹学方法应用于对医疗服务的分析。
回到美国后,费尔德斯坦在《医疗体系的经济模型》一文中,针对美国的医疗体系建立了一个计量经济学模型,他这个模型的估计结果表明,扩张医疗设施的净效应是增加了患者的平均成本,而且非白人人口获得的医疗服务显著少于白人。另外,由于政府通过老年人医疗保险制度把对老年人的医疗服务隔离于价格机制之外,结果导致在那些医疗设施相对稀缺的州,有更高比例的医疗服务流向了老年人。费尔德斯坦的这些开创性工作,推动了卫生经济学的发展,并为医疗保健领域的公共政策设计奠定了基础。
此外,在国际经济学领域,费尔德斯坦和霍卡里奥在1980年发表的《国内储蓄和国际资本流动》一文中提出的“费尔德斯坦-霍卡里奥悖论”,至今仍然困扰着国际经济学家,并已经激发了大量后续研究。他们发现,在1960年至1974年间经合组织国家的国内储蓄率与国内投资率显著相关,这与两者不应相关的传统观点矛盾(资本会为了寻求最高回报而在各国间自由流动,因而一个国家的投资并不依赖于国内储蓄,国内储蓄的增加也未必能增加其国内投资)。这个发现揭示了世界资本市场的真实本质,并反映了资本市场一体化的程度,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精彩人生耽误了诺贝尔奖?
费尔德斯坦可以说是美国精英犹太人的一个典型,他左右逢源,纵横政、学、商三界,无往而不利。他是老布什的旧相识。从1982年到1984年,在老布什的推荐下,费尔德斯坦出任政府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和里根总统的首席经济顾问。后来,小布什竞选总统时,费尔德斯坦成了他的经济顾问。2005年,格林斯潘退休后,费尔德斯坦出任美联储主席的呼声很高,最后一刻才惜败于伯南克。但是,他仍然在小布什政府的外国情报顾问委员会任职。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费尔德斯坦甚至也被民主党欣赏:2009年2月,他成了巴拉克·奥巴马政府的总统经济复苏顾问委员会的一员。
费尔德斯坦长期担任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桃李满天下,他培养了一大批杰出的学生,其中许多都成了政界和学界的顶层精英,例如:哈佛大学前校长、美国前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院长戴维·埃尔伍德,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小布什政府税收改革顾问小组成员詹姆斯·波特巴,小布什的高级经济顾问劳伦斯·林赛,小布什高级经济顾问和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哈维·罗森,小布什政府首任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和哥伦比亚商学院院长格伦·哈伯德,前国会预算办公室主任道格拉斯·埃尔门多夫,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所长杰弗里·萨克斯,智利养老金体系私有化的操盘手何塞·皮涅拉,等等。此外,从1978年至2008年,费尔德斯坦一直担任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主席(只中断了两年),使得国家经济研究局成为了美国最顶尖的经济研究机构。
费尔德斯坦还曾在多家非常重要的美国公司担任要职,例如,他曾经担任摩根大通公司、礼来公司、天合光能公司、美国国际集团等公司的董事。
在美国经济学家当中,横跨政学商三界的人也并不少见;但是像他这样,既能为保守派认同,又能被自由派接受,先后担任过民主、共和两党总统的经济顾问的人却不多。
费尔德斯坦的思想和政策主张,虽然有明显的倾向性,但是也有着非常强的综合性和折中性,因此可能不够彻底和锐利。事实上,早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费尔德斯坦就以他的“中间派”色彩而为各方普遍接受。虽然被称为“供给学派之父”,但是费尔德斯坦的理论立场和政策主张与拉弗等人还是有相当大的区别的。例如,他虽然承认“拉弗曲线”成立,但却反对减税可以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的片面宣传,他认为减税的作用有时滞,决策者必须对短期内的困难甚至反复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长袖善舞,圆融通达,成就了费尔德斯坦的精彩人生,但是也可能耽误了他的诺贝尔奖。
(作者为均衡研究所学术顾问、浙江大学跨学科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本文将刊发于2019年7月22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杂志订阅
大家都在看
“隐形冠军”炼成记:揭秘德国中小企业生存和发展之道
章莹颖案凶手被判终身监禁,为什么不是死刑?
去非洲赚取百亿美金,感觉就像坐上了时光机
查没12吨假药,“食药警察”在广东破获地下黑色链条
特写 | 互联网汽车的一千零一夜
责编 | 苏月 yuesu@caijing.com.cn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并获取授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