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事审判指导案例:受托人为防止损失扩大而转让合同的,不构成侵权|天同码

阅读提示:天同码是北京天同律师事务所借鉴英美判例法国家的“钥匙码”编码方式,收集、梳理、提炼司法判例的裁判规则,进而形成“中国钥匙码”的案例编码体系。《中国商事诉讼裁判规则》(中国钥匙码—天同码系列图书)已由天同律师事务所出品并公开发售。
本期天同码主旨案例,来源于《商事审判指导·商事审判案例分析》(2017第2辑,总第45辑)。


文/陈枝辉 天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规则摘要】
1.受托人为防止损失扩大而转让合同的,不构成侵权
——受托人在委托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情况下,转让合同权利义务,构成一种损失减免的适当措施的,不应认定为侵权。
2.主张违约损失赔偿的一方,仍负防止损失扩大义务
——一方违约后,对方仍负有基于诚信原则的合同义务,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扩大,否则不得就扩大损失要求赔偿。
3.约定五倍货款违约金,因高于实际损失,应予酌减
——购销合同双方约定五倍货款违约金支付条件不成就时,负主要责任的违约方应赔偿对方实际损失并适用减损规则。
4.非守约方原因造成损失扩大的,违约方应全部赔偿
——因合同一方违约和不积极采取补救措施,而非对方原因造成损失扩大的,违约方应赔偿对方可得利润在内的损失。
5.银行未解除合同,不属未采取适当措施致损失扩大
——债务人以债权人未“采取适当措施致使损失扩大”为由,认为债权人未依约及时解约应承担扩大损失的,不予支持。
【规则详解】
1.受托人为防止损失扩大而转让合同的,不构成侵权
——受托人在委托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情况下,转让合同权利义务,构成一种损失减免的适当措施的,不应认定为侵权。
标签:|违约责任|减损规则|委托合同|损害赔偿
案情简介:2008年,开发公司委托股东马某以个人名义竞购土地,马某据此与国土局签订出让合同,并交纳保证金120万元及部分出让金185万元。因开发公司未按期及时将余下出让金交由马某支付国土局,马某联系房产公司交纳余下出让金705万元,国土局依马某申请,将出让合同中受让人变更为房产公司。2009年,房产公司取得案涉土地使用权并进行开发,开发公司诉请马某和房产公司损害赔偿。
法院认为:①开发公司委托马某以个人名义竞购案涉土地,应按期及时提供相应价款交由马某支付给土地使用权出让方,但开发公司明确知晓支付欠付土地出让金时间及金额要求,却因自身原因未按期提供705万元交由马某按期交纳,而非马某故意隐瞒或恶意串通导致其未能按期支付欠付出让金,故从开发公司与马某之间委托合同履行情况看,开发公司已构成违约。②依《合同法》第119条规定:“当事人一方违约后,对方应当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的扩大;没有采取适当措施致使损失扩大的,不得就扩大的损失要求赔偿。当事人因防止损失扩大而支出的合理费用,由违约方承担。”从马某与国土局之间出让合同履行情况看,因开发公司违反委托合同中按期付款义务,导致马某逾期向国土局支付出让金。依出让合同约定,马某须向国土局承担欠付出让金的滞纳金,并承担定金被无偿扣收和土地使用权被收回的违约责任。在开发公司与马某存在委托合同关系情况下,上述风险和损失最终将由开发公司承担。此情形下,马某联系房产公司交纳欠付土地出让金,并向国土局提出变更出让合同中受让人为房产公司申请,是防止马某本人及开发公司损失扩大的必要措施。③开发公司委托马某支付定金,对欠付出让金未予支付,故马某及开发公司一直未实际取得案涉土地使用权,开发公司主张马某和房产公司返还对应份额的案涉土地使用权及赔偿该部分土地使用权价值对应的损害赔偿金,无相应物权基础。案涉土地使用权价值亦不能作为开发公司主张权利的事实依据。开发公司委托马某购买案涉土地,因开发公司未按期提供土地出让金余款,致使委托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案涉出让合同中权利义务已由房产公司实际承继,开发公司与马某之间委托合同客观上已无法继续履行。马某受开发公司委托在竞买案涉土地过程中由开发公司支付款项,应予返还;未予返还的,开发公司可向马某另行主张,诉请马某返还已付款项及其占用期间孳息。判决驳回开发公司诉请。
实务要点:受托人在委托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情况下,转让合同权利义务,构成一种损失减免的适当措施的,不应认定为侵权。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3472号“马生瑞与武威银基公司、甘肃新城公司委托合同纠纷案”,见《受托人转让购地合同权利义务的法律后果——损失减免抑或损害赔偿》(李志刚,最高院民二庭;王君,吉林大学法学院;审判长黄年,审判员朱海年,代理审判员李志刚),载《商事审判指导·商事审判案例分析》(201702/45:126)。2.主张违约损失赔偿的一方,仍负防止损失扩大义务
——一方违约后,对方仍负有基于诚信原则的合同义务,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扩大,否则不得就扩大损失要求赔偿。
标签:|房屋买卖|违约责任|减损规则
案情简介:2003年,开发公司就其开发项目的工程发包与工程公司签订施工协议,并约定以部分合同标的物抵顶工程款。2004年,陈某与工程公司签订购房合同,约定陈某以300万元购买前述抵顶房产,约定交房日期为2004年9月1日。2005年,因开发公司与工程公司发生纠纷,开发公司将诉争房产另售他人。2012年,该房产经评估已值1100万余元,已支付150万元购房款的陈某起诉工程公司,要求返还房款及利息,并赔偿可得利益损失800万余元。
法院认为:①《合同法》第119条规定:“当事人一方违约后,对方应当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的扩大;没有采取适当措施致使损失扩大的,不得就扩大的损失要求赔偿。”即,在对方当事人违约甚至根本违约的情况下,合同当事人仍负有基于诚实信用原则的合同义务,应及时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扩大,否则不得就扩大损失要求赔偿。②本案中,购房合同约定的履行期满后,工程公司尚未完成合同义务,已构成违约。此时,陈某作为已支付150万元购房款买受人,既可要求工程公司承担继续履行及赔偿损失违约责任,亦可请求解除合同,要求工程公司返还已付购房款并赔偿损失。现陈某诉请工程公司按2012年8月市场价格赔偿其房屋增值损失,但自工程公司2004年9月1日违约之日起,陈某一直怠于行使权利。综合近年来房地产市场变化趋势及城市房地产价格本轮大幅上涨的实际情况,如陈某及时行使权利,其依然有机会另觅他处购置房屋,故应认定陈某在本案中所受损失,系其未及时采取适当措施所致。案涉购房合同订立于2004年2月,工程公司当年9月既已构成违约,陈某于2012年提起本案诉讼并主张按当时的市场价格赔偿房屋增值损失,已超出工程公司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应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范围。③案涉购房合同标的物系开发公司用以抵顶工程公司工程款的房屋,因开发公司亦非该合同的义务主体,且工程公司亦无需赔偿陈某可得利益损失,故陈某请求开发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基础已不存在。判决解除案涉购房合同,工程公司返还陈某150万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实务要点:在对方当事人违约甚至根本违约情况下,合同当事人仍负有基于诚实信用原则的合同义务,及时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扩大,否则不得就扩大损失要求赔偿。
案例索引:见《合同当事人主张违约方承担可得利益损失赔偿责任时,如何适用减损规则——再审申请人陈连竹与被申请人辽宁省大连海川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辽宁省大连寰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案》(韦大,最高院民一庭),载《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最高人民法院案件解析》(201403/59:206)。3.约定五倍货款违约金,因高于实际损失,应予酌减
——购销合同双方约定五倍货款违约金支付条件不成就时,负主要责任的违约方应赔偿对方实际损失并适用减损规则。
标签:|违约责任|违约金|减损规则|买卖合同|质量问题
案情简介:1999年11月,电梯公司与实业公司签订电梯购销合同,约定前者提供后者总货款220万余元的7部电梯并负责电梯土建整改建议、电梯安装,“电梯零部件有假冒、伪劣、残次、漏检时,电梯公司应按五倍货款标准支付违约金”。因电梯公司提供的电梯尺寸略有数毫米误差,且委托的维修中心未按购销合同约定安装步骤向实业公司提出土建整改建议,导致电梯安装不能到位。实业公司拆除全部已安装电梯后,向其他公司订购电梯并安装,随后诉请电梯公司支付五倍违约金。
法院认为:①案涉购销合同确定了电梯公司与实业公司之间不仅有电梯采购权利义务关系,还有电梯土建整改、电梯安装权利义务关系。实业公司电梯坑道最初系为购买其他品牌电梯预留,在电梯公司成为供货商后,电梯公司应先进行现场勘查,并根据现场土建勘查测量数据确定电梯生产尺寸。同时,电梯安装工程由电梯公司委托维修中心具体实施,维修中心有义务作出准确测量和设计,并提出整改建议,待实业公司对土建进行整改后进场组织施工安装,但根据查明事实,电梯公司勘查记录签署时间与现场安装施工记载时间同日,电梯公司未按购销合同约定安装步骤向实业公司提出土建整改建议,导致电梯安装不能到位。②从形式上看,电梯公司供应电梯尺寸与合同约定不相符合,但误差不大,误差尺寸仅以毫米计算,似不难整改,而实际上重要的是电梯公司在安装前未对电梯坑道尺寸提出整改建议,导致因土建开口过大,电梯安装不到位。对此,电梯公司负有主要责任。通常情况下,合同履行过程中发生争议,双方应遵循诚实信用原则,积极采取补救措施促成合同履行。在出现电梯安装不能到位情形时,维修中心指定了土建实际尺寸及整改方法,电梯公司亦制定了整改方案,而负有整改义务的实业公司在交涉过程中未实际配合,而是采取拆除全部电梯,包括符合约定尺寸的两部电梯,转而与他人签订订货合同,未采取合理措施减少本案损失发生。③实业公司未举证证明案涉电梯存在“零部件有假冒、伪劣、残次、漏检”事实,故约定的五倍违约金条款未成就。实业公司统计可得经营利润与经营损失并非同一概念,经营成本不应计入可得经营利润。从双方购销、安装关系关系发生时间看,即便是电梯公司拆除全部电梯,重新生产、安装花费时间亦仅有40多天,综合考虑实业公司重新定作、安装电梯合理期间内经营利润损失,五倍于货款总额违约金应以涉案电梯存在质量问题为适用条件,电梯公司提供电梯尺寸与合同约定不一致且对电梯不能安装到位负有主要责任,实业公司未能采取合理方式配合电梯安装问题等因素,判决解除双方合同时,由电梯公司给付实业公司3倍货款总额违约金即660万余元。
实务要点:购销合同双方约定五倍货款违约金支付条件不成就时,对合同解除负有主要责任的违约方,应赔偿对方实际损失并适用减损规则。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0)民提字第91号“某电梯公司与某实业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见《迅达(中国)电梯有限公司与大连长城实业有限公司买卖合同质量纠纷再审案》(审判长姜伟,代理审判员张代恩、丁俊峰),载《审判监督指导·裁判文书选登》(201204/42:138)。4.非守约方原因造成损失扩大的,违约方应全部赔偿
——因合同一方违约和不积极采取补救措施,而非对方原因造成损失扩大的,违约方应赔偿对方可得利润在内的损失。
标签:|违约责任|减损规则|补救措施|买卖合同|质量问题
案情简介:1996年,受化工公司委托,外贸公司以自己名义向日本商社进口化工原料。化工公司收到货物后,经检验,发现约定的添加阻聚剂含量不够,遂向商社反馈,商社称货物扎装船时是合格的,责任与其无关。化工公司为减少损失,按商社建议自行添加阻聚剂后,以低价销售给下家。外贸公司代化工公司支付商社货款后,诉请商社赔偿损失。
法院认为:①根据查明事实,购销化工原料中阻聚剂含量应系质量标准,因不添加阻聚剂的化工原料无法作为商品流通买卖。另外,商社向对方提示添加阻聚剂只有两次,且第一次其明确告知对方阻聚剂含量合格,在此情况下,化工公司理应无法自行添加,因过量添加后,货物质量仍不符合合同约定,且还要对添加后果负责,故不应认定化工公司有添加义务。②化工公司添加阻聚剂后,与下家合同履行期只有一天,且化工公司内贸合同不能履行根本原因是无合格检验证书,此与商社违约和不积极采取补救措施有直接因果关系,故对化工公司因未履行与下家合同所造成可得利润损失,不属因化工公司自身原因而造成的扩大损失,判决商社赔偿外贸公司化工原料降价、可得利润、仓储费、付汇利息损失及添加阻聚剂费用共计380万余元。
实务要点:因合同一方违约和不积极采取补救措施,而非守约对方原因造成损失扩大的,违约方应就对方可得利润在内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案例索引:江苏高院“某外贸公司与某商社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案”,见《上海申合进出口有限公司与日本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再审案——正确理解当事人无权对扩大的损失要求赔偿》(王玉福,江苏高院审监庭),载《审判监督指导·案例评析》(200204/8:183)。5.银行未解除合同,不属未采取适当措施致损失扩大
——债务人以债权人未“采取适当措施致使损失扩大”为由,认为债权人未依约及时解约应承担扩大损失的,不予支持。
标签:|违约责任|减损规则|合同解除|解除权
案情简介:1999年1月,地产公司以自有房产为科技公司向银行贷款8000万元提供抵押担保并办理了登记手续。2005年,受让该不良债权的资产公司起诉时,地产公司以借款合同约定“债务人不支付利息超过三日,视为贷款提前到期,贷款方有权收回贷款”为由,认为银行解除权成立1年后不及时行使导致利息损失,故该扩大损失应由银行自行负担。
法院认为:①合同解除权是《合同法》赋予合同当事人在一方违约情形下可以行使的权利,该权利是否行使,取决于债权人对合同义务人履行合同能力,及解除合同是否对自己有利的价值判断。②本案银行不断催收贷款事实,已被地产公司认可,故不存在《合同法》第119条规定关于“没有采取适当措施致使损失扩大”情形。据此,本案利息损失与债权人未及时行使合同解除权并无因果关系,资产公司就地产公司抵押财产在科技公司应清偿主债务本息范围内有权优先受偿。
实务要点:合同解除权是《合同法》赋予合同当事人在一方违约情形下可以行使的权利,该权利是否行使,取决于债权人对合同义务人履行合同能力,及解除合同是否对自己有利的价值判断。债务人以《合同法》第119条规定关于“没有采取适当措施致使损失扩大”为由,认为债权人未依约及时解除合同,故不承担扩大利息损失主张不予支持。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二终字第73号“某资产公司与某科技公司等借款合同纠纷案”,见《主合同债务人的法定代表人与从合同抵押合同的法定代表人为同一人的,担保人提出借款合同当事人恶意串通骗保,法院不予支持;无论在抵押权设定前后,除非当事人之间有特别约定,电梯应当视为抵押房产的组成部分之一,即债务人担保财产的从物——山东金龙地产有限公司与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福州办事处、厦门金龙科技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案》(审判长吴庆宝,代理审判员宫邦友、刘敏),载《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审判指导案例·借款担保卷(下)》(2011:64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