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武:?老倌(短篇小说)

个人简介:张玉武,河北省赤城县人。河北作家协会会员,张家口作协理事,《长城文艺》杂志首批签约作家。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半弦月》《生命线》《路从脚下起》;中短篇小说集《花落知多少》《落地有声》《半根金项链》。在文学期刊发表小说多篇。小说《狗坟》《半根金项链》《李荷》拍成影视剧,一经电视台播出,受到人们关注与热议。
老倌(短篇小说)
张玉武
老倌是放羊的,在他手下有百十号羊,每当赶着羊上山,他那种神情是悠然自闲、欢娱无比的。
今年为给奥运会保驾护航,我被分配到一个遥远的小山村——垛庄。别看村子小,那地方可是关口,有一条通往外界的唯一路口,只要守住了这个叉口,别有用心的人插翅也难飞过,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我乡设的检查站离村子有二里之遥,且在山上,居高临下,村貌一览无余,我在山上值勤,时常看到老倌赶着羊群唱着老掉牙的情歌向我这边走来,走到近前,我开他的玩笑:
你对情歌那么强烈,找一个不就得了。
他裂开兔子样的嘴唇,要人样没人样,要钱没钱,谁肯跟咱?
我问他,你有过女人吗?
他一下子豪情万丈,没吃过猪羊肉,还没见过猪羊跑?没睡过女人的男人,简直是傻瓜、二百五,没有性功能!
我笑眯眯问他,你有过几个娘儿们?
他好像对我直言不讳的问话有些奇怪,努力睁了睁白多黑少的眼睛,想不到你们上班人说话也这么直!
我说不应该这么问么?
他一本正经地说,应当这么问,你与几个女人有过肌肤接触,感觉如何,请回答。
我听着从济公模样口中吐出文绉绉的句子,一边看着他做出诙谐幽默的动作,忍俊不禁,开怀大笑了。
男女关系,永远是最开心的话题,适合于全世界各阶层人类说笑解闷。
老倌放羊从不赶羊上山,而是将羊赶到山脚下,撵着羊上山,他则找块大石板或坐或躺,很悠闲自在的样子。估摸下午五六点钟,一声口哨,羊像得到命令似的,争先恐后纷纷下山,到他面前集合,等待他的检阅。
起初羊主不认可他这么放法。羊主说,我放了大半辈子羊,还没见过这么放的,你这么放,羊吃不上好草,会越来越瘦的,还有一个问题是,丢了,不好找。
老倌不慌不忙,你知道古代的游牧民族逐水而居吗?也就是哪里的水草丰盛上哪儿生活,我是放羊出生,来你们村的第一天,我就山山洼洼转了,行家看门道,哪里草好哪里不好,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凡我去的地方,是你们村其他羊倌不曾去过的地方,这样一来,羊群去的地方,自然是草肥水美了,羊吃上新鲜草,上膘是一定的。至于我不看不管,丢了怎么办,老倌微微一笑,老哥更不用担心,我是指这行吃的,丢只羊好几百,丢三只羊,一年算白干,干啥有干啥的诀窍,在我率领羊的队伍里,我是队长,还有副队长,也就是直接管羊的官儿,由它统领羊队,比人直接管理效果好。因为同类管同类,是再好不过的了。为了训练这只领头羊,我很是下了一番功夫,例如我把其他羊都打了,就没打这只,让它感恩戴德,为我效劳。选领头羊就要选体壮欢实的,能震住其他羊的,还要有超常本领,让众羊俯首帖耳。我不解地问,怎样才能让其他羊服从命令听指挥?老倌诡秘地一笑,选的领头羊必须是公的,公的才雄壮才有力,对不服从领导的羊才敢叫真,所谓土匪是打出来的,就是这个道理。我进一步问,你是怎么训练的领头羊?老倌说就是在啖羊的时候,我指使所选的领头羊横冲直撞,不让其他羊吃上盐,羊吃不上盐,就不大饮水吃草,这样一来,就瘦了,没有力气跟这只体大壮实的羊抗衡了,我好吃好喝招待这只领头羊,受人点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这只羊渐渐领会了主人的意图,不断攻击欺负弱小的羊只,逐渐的,它就成了霸主,占据了领导地位。我听了,反驳说,你把一只羊养肥了,别的羊都瘦了,羊主儿不干吧。他白了我一眼,照你这么说,我得回家抱孩子了。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领头羊不让其他羊吃上咸盐,我还不干呢!我会把它吊起来一顿皮鞭子,其他羊就“咩咩”向我求情,我故意做出痛打的样子,羊们就集体罢食,我才饶过副队长。他总结说,羊的心理跟人的心理一样,只要摸透了人是怎么个想法,羊就是怎么个念想。我惊奇地问,羊也有表情?老倌说那当然。每当羊下山归队,我一眼就能看出哪个在哪个不在。我点头,你是怎样让羊听你指令办事的?老倌嘻嘻一笑,就凭这个,他将手放在唇边吹了吹,一会工夫,那只雪白的大绵羊率领它的臣民围在他周围打转转,叫个不停。我佩服地说,你给你的二把手起个啥名字,他说狼白。我开玩笑说,别是披着羊皮的狼吧。他不介意地笑笑,一声哨子响,群羊在狼白的带领下,又去山上吃草了。
垛庄的大小羊倌羡慕老倌把羊训练有素,都跟他学,结果越学越不像,有东施效颦,弄巧成拙的味道。
本村有个小羊倌,说小也不小,三十来岁,他在垛庄横行霸道,是吃上首饭的,村民叫他拼命三郎,因他姓徐,又排行老三,简称徐三郎。
徐三郎见老倌将所辖羊只打理得井井有条,个个体大健壮,一天,他俩碰巧在一座山头放牧,闲暇之余,他凑到老羊倌面前,把老倌从石头盖子上提溜起,你她妈放羊不放羊,躺在王八盖子上睡大觉,羊吃得还个头大,莫非你有窍门,跟老子说说。老倌一骨碌从石头上坐起,见徐三郎似是暴怒发问,他想,对这号人不能吐露真言,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对地头蛇得绕着弯子跟他斗,他才知你城府深,往后才拿人看。老倌眼珠子转了转,常年放羊也没什么窍门,只是积累一些经验罢了,经验一多,当然也就成绝技了。徐三郎不耐地说,你他妈别跟老子兜圈子了,把你的经验说出来,我听听。老倌眨了眨眼,你也是放羊的,难道就没总结一星半点经验?徐三郎两眼一瞪,我他妈问你呢,再不说,手中的鞭子可不长眼!老倌看了看一头是羊铲一头是皮鞭的物件,沉着地说,你是羊倌我也是羊倌,风里来雨里去,没啥区别,何必凶巴巴。其实我也没什么经验给你传授,我只是干啥慕啥,卖啥吆喝啥,不能挂羊头卖狗肉。徐三郎越听越糊涂,你这不是挂羊头卖狗肉是啥?放羊就放羊,你倒好,将羊群往山上一撵,球朝天板在石头盖上睡大觉!老倌作弄徐三郎说,你也学我吧,把羊往山上一赶,咱俩天南海北闲扯,羊也放了,心也开了,多好。徐三郎向往地说,从明天起,你带上酒菜,咱们还在一起放,我就不信,你的羊不管不顾一个不丢还吃得小牛犊似的,我的就像瘦猴。老倌捧着他说,行啊,咱俩每天喝得晕晕乎乎,看着蓝天白云,过着神仙般的日子,多好哇。徐三郎拍着他的肩膀,哈哈大笑。
第二天,徐三郎的羊和老倌的羊合群了,徐三郎一心无挂和老倌脸对脸喝酒吃菜,过了几天悠闲日子。
一天,徐三郎把他的羊从山上赶下来,一数,短了一只,他质问老倌,为啥你的羊一只不短,我的羊就少了?老倌看了看他猴屁股似的脸,慢悠悠说,我是用哨子集合的,你是上山赶的,当然不一样。徐三郎嘟囔说,我亲自上山赶,还抵不过你手中这个破哨子。说完就抢老倌手中的哨子,老倌慌忙塞进衣兜里。老倌见他不甘心,怂恿说明天你也拿哨子招呼吧,我想,你的羊一听哨声嘹亮,也会急三火四下山的,这样就省得你气喘吁吁上山赶了。
转过天来,老倌果真见徐三郎手中拿着一把不锈钢的哨子,比他的塑料哨子耀眼多了。
晚霞烧红西天云彩时,徐三郎拼命吹哨子,一只羊也没下山,而老倌只吹了一声悠扬动挫的哨子,不消一刻钟,狼白率领所辖羊只白云般飘然而至。徐三郎见老倌数了数个数,一个不短得意地大笑,他大跌眼镜,直呼老倌羊神仙。
徐三郎的羊和老倌的羊合群后,很不顺,不是滚落山崖就是活不见羊死不见尸,而且羸弱不堪。他的老婆知道后,大骂丈夫,图清闲把羊挑了,回家睡大觉,那样更清闲。徐三郎可舍不得把羊卖了,羊是他的命根子,一年两万多的进项哩。别看他在外面吆五喝六,在家就是气管炎了,一切听妻子调度。
徐三郎与老倌合群的日子里,经没取成,还损失了两只大绵羊,人们嘲笑他聪明透顶,只想算计别人,却把自己涮了一把,真是“周郎妙计高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
老倌对徐三郎这样的人毫不留情,对弱势群体却施予菩萨心肠。
垛庄原先有七八十户人家,现在只有三十几户,原因是搬的搬迁的迁,还有就是孩娃上学,不得不上乡政府所在地或县城居住,剩下的,就是老弱病残死守家园的。在这部分人里,自然有家境贫寒的,子女又不在跟前,柴不来水不去,生活非常艰难,老倌就义务照顾他们,他们就感恩戴德,一个劲儿念老倌好,其中一个老太太还做了老倌的干妈呢。
这个女人名叫花里棒,别看她七十多岁了,喜欢穿花里胡哨的衣服,就像田野里的一种蚂蚱,通体鲜艳,人们就送给她这个外号。俏扮的人不见得风流,况且花里棒风烛残年,也没那种魅力了。
花里棒的老伴死得早,一生生育一个闺女,又远嫁天津,孤苦一人过日子,生活自然举步维艰。
一天老倌把羊群赶上山,一个人面对苍茫群山发呆。突然耳边传来了除了树枝发出的鸣叫声外,还有女人哭泣的声音。他顺着声源看去,见离他不远处有个人对着一棵弯腰驼背的树拜了三拜,最吸引眼球的是在她面前晃荡着一个绳套,在刺眼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就像《西游记》中妖怪银角大王使用的晃金绳,潜意识里,他知道这人要去阎王爷那儿报到。老倌三步并作二步飞也似的来到此人脸前,定睛一看,原来是花里棒。下面是他们俩的一段对话:
老倌:你为什么要走这条路?
花里棒:不走不行呀!在这个世间上,我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老倌:你不是有个闺女嫁给天津了么?她不管你?
花里棒深深叹了口气,脸上泪水长流:最近女婿来电话,说他媳妇得了肺癌,恐怕活不了几天了。我急得要上吊。
老倌:你能代替你闺女死吗?如果那样的话,人世寻求替身的海里去了。
花里棒揉着桃红的眼窝子:你这孩子站着说话不腰疼,我除了死,还有啥法子?!女婿把我看成眼中钉肉中刺,这会儿闺女活着,他不敢把我怎么样,等闺女一咽气,他立即六亲不认。
这回该老倌叹气了:平日看你穿戴比其他老太婆都光鲜,我以为你一定吃穿不愁,没想到你的日子更难熬。
花里棒:我从小就爱打扮,老头子在世时尽量满足我的要求,好多过时的红花蓝绿的衣服,都是老伴活着的时候给我买的。她露出一丝幸福的微笑,我今天穿上最好看的一套,就要见老头子去了。
老倌见花里棒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心里更加难受,他上前要解下挂在树杈上的绳子,没料花里棒身子往前一拱,差点将他拱下山坡,老倌恼羞成怒,我要救你,你却不让救,你这人咋这样?
花里棒冷冷一笑:抱定要死的人,都不愿意别人搭救,谁救跟谁急!你就让我死吧,反正活着也遭罪。说完,拎过旁边的小木凳,踏上就往里伸脑袋。
老倌趔趔趄趄靠近她,一把抱住了她下垂的身体,生气地说,咋你这人说不清道不明,好死不如赖活着,还是活得好!
花里棒:还是死好!一死百了,一蹬腿一闭眼,啥心不操啥事不管多好。
老倌唏嘘不已:你闺女病成那样你都不管,你的心肠是用铁石做的。你闺女要知道你比她先走了,是什么心情?还不是加速死亡的进程?
花里棒的话碴子像数九寒天的冰溜子,刺得老倌五脏六腑生疼生疼的,我一死管她死不死哩,反正活到一百岁也是死,早死早投胎。
老倌强硬从凳子上将她拽下来,耐心做着解释工作:你女儿在这世上最想看到的就是你,如果你先她走了,她到阴曹地府肯定埋怨你,说你没有慈母心肠,你愿意到阴间让闺女数落吗?
花里棒垂下头不言语。
老倌用手背抹了一下嘴角的白沫,继续说:你还是把你闺女的后事安顿妥了再说吧。到时女婿不养活,我养活。我就不信连个孤老太太也收养不起。
花里棒用惊异的目光在他脸上扫瞄,然后不自觉地叹了口气,临着侄男外女养活,也挨不上你养活,只是我……唉!
老倌猜测地说你是不想给侄男外女添麻烦才寻死觅活的吧。既然你不想给他们添乱,我就承揽得了。我要认下你这个干妈,像亲妈一样伺候。
花里棒不相信地说咱俩非亲非故,你愿意服伺我?
老倌庄重地说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将你收养,你在家给我做饭,我放羊回来有口热饭吃就行,咱一个小老百姓希求什么。
一席话说得花里棒脸上的死灰刷刷直落,面上又焕发了生机,好比枯了一冬的树,又发新芽了。
一个月后,花里棒从天津发丧了闺女回来,老倌让村干部举行了仪式,将她接回自己租住的屋子,供养起来。
下午,他们边吃饭边唠起了嗑子,花里棒说,儿啊,听没听说村里人的议论?
老倌端一大花碗暄腾腾的山药粥边吃边说,吃自家饭走自己路,妈,你就别顾忌别人说啥话了。只有你穿戴比以前还光鲜,说话比以前还硬,腰杆儿比以前挺得还直就行了。
说得花里棒面如晚霞,灿烂生辉,脑海中浮现出中午村支书给他们举行交接仪式的情景。
周书记看着他俩说,从此,你就是她干儿子,她就是你干妈,你们要互敬互让,比亲的还亲才对。老倌晃着地球仪似的脑袋说,我既然收她做母亲,就得全心全意照顾她,否则,我也不揽这活儿。
花里棒随即表示,我没有儿子,他就是我亲儿子,我一个心百样情待他,一定让他吃饱穿暖。
周书记见他们各表了态,让会计写好一式三份合同,花里棒、老倌签字画押,周书记、会计作为见证人也签下大名,盖上村委会公章,村里留一份,当事人各执一份,当交接手续办完,他们才共同干了一杯酒。
花里棒蜘蛛爬写下自己名字的那一刻,心情是那么激动,她像在做梦,暗暗拧了拧大腿,感觉生疼生疼的,又看了一眼收养合同上老倌郑重签下的大名,这才回到现实,她当着村官的面哭了,哭了个泪湿衣襟,以至擦眼泪的袄袖过水一般。
老倌吃完一碗山药粥,花里棒忙不迭又盛了一碗,老倌就着咸菜棒津津有味吃着。花里棒见老倌撂下碗打着饱嗝,心里甜甜的。是的,有付出才有回报,不让他一日三餐吃饱喝足,就对不住他的赡养之恩。
好日子总是很容易就滑过去了。他们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生活着,直到有一天,村里刮起了一阵风,他俩才知道这种非亲非故的结合,承载了多少蜚短流长,尤其老倌,有些怒不可遏了。
村子小,老倌赶着羊群又与徐三郎的羊群走到一条道上。老倌怕和徐三郎的羊混群,赶忙吆喝跑在前边的一只羊归队,徐三郎听到喊声,讥讽道,还管羊呢,管管你自己,四十岁的人跟七十岁的老女人过,有啥意思?
老倌红头涨脸僵立如木桩,当他品出苦咸,一路小跑追上徐三郎质问,啥意思?
徐三郎不屑看了看老倌,直通通说,人家搞娘儿们都是捡嫩的睡,你他妈倒好,搂个棺材瓤子还美滋滋的。
老倌下巴一撮山羊胡乱抖,不知道就别瞎扯,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我是看花里棒无依无靠,才收养的。
徐三郎冷冷一笑:我看没那么简单吧。王文虎也没儿没女,都快八十了,为啥你不去周济,非要管一个打扮得妖里古怪的女人?我看你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老倌争辩,王文虎有他侄儿管着哩,花里棒没人管不是。
徐三郎说,花里棒也有亲戚,她外甥女说你不管,她照样管,总不能让姨妈饿死街头吧。
老倌气冲牛斗,立即反戈一击:为什么花里棒打发闺女回来,小兰问也不问,就好像没事人似的,现在见有人管了,才打了牙说 X 话。玩蛋去吧!
徐三郎嘿嘿冷笑两声,不管外界咋说,葫芦里卖的啥药,你心里清楚。我认为当代的雷锋太少了,像你这种球德性,还想学雷锋做好事,给雷锋提夜壶,雷锋都嫌你丢人。
老倌气得脸赛紫茄子,他知道即使自己跳进黄河,在徐三郎面前也说不清了。继而他又想起村中爱嚼舌根的妇女立在街上向他指指点点,一些好事的男人朝他直翻眼皮。他大发感叹:为什么做一件好事就这么难!
为了向徐三郎表明心迹,更为了向全村人告知收养花里棒不为什么,只留一段佳话在人间,他扯拉一声撕开衣襟,一把明晃晃的镰刀向自己的肚皮割去,顿时一股鲜血喷涌而出,吓得徐三郎妈呀皇天的大叫,一溜小跑回村寻赤脚医生去了。
老倌躺在卫生院一张病床上输液。花里棒见他脸色不那么苍白了,流着眼泪说,等你好利索后,咱俩就各走各的路,我决不让人们往你身上泼脏水。
老倌艰难地笑了笑,行得端,站得直,我时常都以这种心态要求自己、告诫自己,可那天我急于表白自己,想也没想就做了那样的傻事,现在想想,真是后悔。我不该以自残身体为代价,向全村人说明我清白呀!他说完,痛哭流涕用手臂拍打着床沿。
花里棒的眼泪如断线的珍珠滴落在雪白的床单上,儿呀,在你住院的这几天里,妈前前后后想了个明白,决不拖你的后腿,也决不让人指着你的脊梁骨胡说八道。趁我现在还能洗锅做饭,想一个人过,到行动不便那天,一根绳子拴在房梁上,啥事都解决了。
老倌用颤抖的手制止了花里棒给自己描绘的宏伟蓝图:妈,千万别犯傻。虽然唾沫星子能淹死人,只要咱俩共同扛着,再大的风浪也掀不翻。如果就此分手各干各的,岂不是又给制造谣言的人增加了佐证?
花里棒拍打着床帮,人活七十古来稀,我今年七十三了,还不死,还拖累你,我……我……
一个女护土站在旁边一直沉寂不语,这时开口说话了,大娘,现在人们的生活标准普遍提高了,我看你这身子骨,活个八九十没问题。管谁养活哩,有吃有喝就行了。
说得花里棒破涕为笑,说得老倌坚定将干妈养老送终的决心。
老倌住了半个月的院,伤口愈合得很快,经院方批准,出院了。
在花里棒的陪伴下,回到了垛庄那个家。一进门,给他以全新的感觉,炕上、地下清扫得干干净净,就连锅台旮旯儿也纤尘不染。正当他与花里棒发怔之时,花里棒的外甥女从屋外笑盈盈进来,姨妈,我打听你们今天要回来,就里里外外扫了一遍。她对老倌说,哥,快上炕吧,我给你沏一壶茶,消消乏。老倌看了看花里棒,见她一头雾水,大睁两眼看着自己的外甥女,好像不认识她。
迟疑几分钟,花里棒将老倌安顿在炕头上,下地抱柴做饭。外甥女跑前跑后张罗着给她打杂。
花里棒见外甥女大献殷勤,皱着眉头问,小兰,我可从来没见你对我这么好,为什么?小兰不好意思笑笑,我妈死得早,你们姐妹四个,死了三个,我再不孝敬你老人家,就没机会了。花里棒从外甥女闪避的目光看,知道她言不由衷,没说实话。她无意追问,继续做饭。
当花里棒和老倌盘腿坐在炕桌旁吃饭时,周书记推门进来。
周书记屁股没坐稳,对老倌说,恭喜你,发了一笔财。
老倌不明所以地说,我一不做买卖,二不抢银行,财从何来?
周书记严肃了一下表情,你以前都干过什么?
老倌想了想说,除了放羊,还是放羊。
周书记说你就没在培殖良种羊上做过文章?
老倌裂了裂豁唇,咱只有小学文化,研究那个,还不是猪鼻子插大葱,冒充大象。
周书记大摇其头,爱迪生也只有小学文化,一生发明了一千多种东西,为人类社会的进步做出了突出贡献。
老倌说,全世界才有一个爱迪生,我算哪根葱。
周书记不想跟老倌兜圈子了,直截了当说,在你住院期间,市里科研所打来电话,说你的别出心裁伺养羊的方法在全市推广,已经产生了明显的效益,特奖励两万元,让你在八月三十号前领取。
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老倌吃进嘴里的手擀面怎么也咽不下,一半在碗里,一半在嘴里,最后还是花里棒用筷子从中夹断,他才顺利吸溜进肚里。
老倌将吃了一半的面条放在桌上,跳下炕,转着磨子,思想很不集中。他实在想不通他一个草木之人,在一次记者采访时随便谈了谈饲养羊的方法,竟然推而广之,还获得了收益。
周书记见老倌不停转着圈子,叫住了他,说,你小子还有两把牙刷子,想不到你牛皮灯笼里亮外不亮。说完,迈步走了。老倌追出去想说一两句感谢的话,嘴唇蠕动几下,最终没发出声音。
花里棒至此完全明白了外甥女小兰大献殷勤的真正目的。心想,你小兰是什么东西,简直异想天开,即使是亲哥哥发了财,也不见得给你半分,何况姨妈的干儿子?我还得靠人家养活呢!她冷着脸说,这儿没你的事了,回家喂猪去吧。
小兰走一步退半步,迟缓地说,哥要是行动不方便,让我那口子去市里代领?
老倌从鼻孔发出了声音,不用。钱不是粮食,我能拿动。
小兰红头涨脸终于从二人视线里消失了,他俩长长吐出一口气。
老倌自从认花里棒为干妈,好运当头照,县畜牧局高薪聘请他作技术指导员,在如何提高羊的出栏率、出肉率上,他不负重望,标新立异,独创一门不同于他人的伺养方法,收益多多。
每当提起取得的佳绩,老倌笑得合不拢嘴,他说都是收养老干妈给他带来的运气。
总编:红烛心曲主编:温文馨语编委:大海放歌、新源飞语群管:小贝壳签约作家:红烛强子投稿须知一、作品由作者提供原创首发,文责自负。自己校对,拒绝作品抄袭,一稿多投!(集体同题作品严禁单独投稿!拒绝网络整合及摘抄投稿!)二、题材不限,诗歌(现代诗、古体诗词、散文诗)、散文、小说、随笔等等。三、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投稿格式:题目+内容+简历+照片投稿后关注公众号,并主动加红烛编辑微信:s27298888也可以微信直接投稿。四、作者稿费为赞赏的70%,30%作为平台维护,赞赏低于5元(含5元)无稿费,稿费在推文七日后发放。后续不再发放,请作者添加编辑微信:wenwenxinyu 领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