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云:?静静的校园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哦!!
静静的校园
文/姚云
三月的阳光,分明已经很有力量。我漫步校园,浑身暖洋洋的。广场两边的绿篱长势正旺,枇杷树和绿篱一样,近期因无人修剪,枝条恣意地疯长着;广玉兰油亮亮的,哨兵似的,笔直地站在综合楼两旁;洗砚池的水因长期未动,已呈褐色,好在睡莲的叶子密密地挤满了水池,并不显难看;洁白的莲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随意地飘零在水面上;鱼儿吐着气泡,来回游动着,并不怕人。巨大的校碑,威严地矗立在综合楼大门西侧,金灿灿的校训和碑后的题记,无声地诉说着学校的故事;几株腊梅斜曳着,疏疏浅浅的梅红掩映着金色的大字,愈显得格外醒目。是的,“守真存诚”不仅是学校的校训,更是我们做人的准则。
广场两侧是东西两幢教学楼。说是两幢,其实是四栋,每两栋通过连廊连为一体,中间为教室,两头分别为教师办公室和公共盥洗间,两栋教学楼的连接处为阶梯大教室;天井里是教学区花园,里面分层次种满了桃、李、梅、月季和松柏等。一楼连廊出口处,栽了桂树,可惜不是季节,否则该是桂香满园了。走廊边的小花廊内遍植茶花和一些不知名的花草。时值阳春三月,桃李争妍,百花齐放,蜂飞蝶舞,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只有镌刻着“德”“智”字样的圆石,斜卧在花丛中,静静的欣赏着大自然的杰作;而阶梯教室墙上镶嵌的两幅巨大的条幅,仿佛一位严厉的老校长,拉长着脸,审视着这儿的一切。
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中心花园了。我们称之为“紫金园”,位于学校中央。花园并不大,占地约八亩左右,由石板路将其分割成五块,分别是月季园、桃园、李园、石榴园,中间为含笑园。其实每个园里并不是单纯按园名种植的,间杂着各式各样的花木。时已阳历三月下旬,好多花已过了花期。微风袭来,落红满地,一簇簇、一团团在石板路上聚集着,飘散着。最让人欣喜的是园中树王含笑今年居然开花了!虽然花朵不大,且已过了盛期,但依然花瓣精致,温润似玉,香气弥散在空气中,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恍惚间若天外飞仙,如睹其容,如触其肤,其味香而不郁,欲嗅而似无,真真妙不可言!再观其它花草,虽浓妆淡抹,绰约妖娆,纵有一众蜂蝶围之嘤嘤嗡嗡,终是少了些神韵了。学校西部的建业大道早已绿树成荫。鹅黄色的柳条低垂着,初绽的柳花毛绒绒的,在阳光下一浪接一浪,极尽柔美之姿;雪白的玉兰,映着碧蓝的天空,高傲地昂着头;偶尔飞过的燕雀“扑棱”一声从柳树枝头飞到紫金园去了;空旷的田径场在阳光下蒸腾着,氤氲着……乒乓球台和篮球架慵懒地立在那儿,无精打采;宿舍和食堂周围的李树花开正艳,栾树也吐出了新芽。学校的几个花匠正斜靠在食堂前的绿荫下小憩,见我来了,慌忙起身打招呼。
绕过学生公寓,便是学校的中心主干道雨花路了。依然是花团锦簇,依然是绿树成荫。看着在花海里的报告厅,我突然心里有了一种莫名的惆怅,周边寂静得让我甚至产生了惶恐。我的学生呢?我的老师呢?我的同事们呢?往日的喧嚣哪儿去了?我的心揪了起来。是啊,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席卷了整个中国,湖北封城,全国禁足。学校自然就停课了。原以为二月底就能开学,现在已经是三月底了,可是开学依然遥遥无期!瘟君何所在?明烛照天烧。敢扰清世梦,饶送酒一瓢!我们已经准备好了祛邪用的艾烛和消毒酒精,瘟君自然是不敢来的。春天已经到来,校园内桃红柳绿、莺歌燕舞,一片春色!孩子们,校园已为你们打扫干净,食堂的师傅们已为你们准备好了笼屉,宿舍的阿姨们已将你们的寝具洗晒消毒,老师们正在校门口翘首以待……你们快回来吧!再晚了,春天就走了,枝头的花快谢了,窗边的鸟儿都等急了,立雪亭旁的连廊还等着你们来“破坏”呢!快回来吧,我的孩子们!太阳快落山了,校园内依然很寂静。但我分明看到孩子们在球场上矫健的身影,听到教室里传来的朗朗的读书声……2020年3月24日于金陵外校
作者简介:姚云,男,1970年9月出生。本科学历,江苏南京人,祖籍江苏泗洪。南京长天科技公司、镇平县金陵外国语学校创始人,镇平县政协常委,首届新联会会长。在求学和工作期间,曾在《青春》《诗刊》《作家》等多家刊物上发表过作品;2018年由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了首部诗集《岁月如歌》。相信美好生活源于不懈的努力和个人修养,是一个有梦想、有温度的人。
总 编:孙宗信副主编:李华凌 张瑞敏执行主编:裴雪杰小 微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 牛永华
杨朝惠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徐志果 马龙珠
来稿要求:
稿件题材:诗歌、散文、小说、杂文,摄影作品等,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
投稿信箱:279169517@qq.com
微信号:lanxinhi8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