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刊专讯】日本人在朔州血腥屠城

日本人在朔州血腥屠城
那些年,我们朔州的历史,
—-日本人血腥屠城。
现场采访:崔万福、王彪、郑斌

1937年农历8月24日,日军打进朔县城,杀了三天三夜,我们张家大院11口人被杀了。我的父亲张务本被扎了27刺刀,没扎死,是县城西门口集体枪杀惨案中唯一幸存的。我家在西街水圪桃堰8号,一处四合大院,住着几代人。家里人种地、蒸馍馍、大月饼、做干货,家业兴旺,光景红扑扑的。
那天半前响,10几个日本兵进了我们张家大院。端着上了刺刀的枪,挨家搜查抓人,凡是男人不分老少都让走。当时院里有我爷爷张全德、二爷张进德、三爷张保德、父亲张务本、二叔张立本、三叔张振本、表叔许汝祥,还有本寨村进城躲“反”的张家大女婿谭新成,从西老庙街逃进家的我三爷张保德的两个小舅子,总共20大口人。日本兵从院里一共抓走15个男人。我爷爷以为是日本人抓上去当差,谁也没反抗,顺顺跟上走了。拐出巷口到了北马军巷,巷子里已经抓下200多人。抓来的人跪下一大片。我家被抓的人也插进了人群里,跪下。这时,来了个当官模样的日本人,叽里呱啦讲了一阵话,说啥听不懂。二爷张进德留着八字胡,这个日本人用手指指他,让他站起来,我二爷就站起来了,我爷爷想,老二站起来了,我和他是一家,我也站起来哇,也站了起来。我爷爷是个秀才,脸上白净,没胡子,这个日本人打量了一阵,看见他上了年纪,摆手让走。我表叔许汝祥,15岁,三叔张振本,15岁,年纪小,也让走,他们四人才松了一口气,愣等了一会,慌慌张张返回了家。我爷爷说,没杀他和二爷,大概是沾了年纪大的光,胡子拉渣,老汉,饶了一命。表叔和三叔小娃们,也没杀,回了家,女人们问别人抓的哪啦,我爷爷不敢直说,就说当差去了,哭了。
接下来,集中到北马军巷的这200多个人,都被10个人一串拿绳子拴在一起,像放羊一样,赶着一大片,向北出了巷口,又转向西街鼓楼,向西门方向走。这时,人们才看见离西门口不远的路北边,日本人架着一溜排排机关枪,枪口朝南,对着过来的人群。人们走到枪口对着的路南边时,枪机哗哗的响了,人们一片片中了子弹倒下,当时路南边时住户房后墙,南边的人倒下了,后边的人被日本兵逼着向前走,脚下的死人拨拦的,后边的活人拥挤的,房后墙根挤成一圪蛋。对面的机枪冒着火星,哗哗哗不住住的扫过来。人们七仰八塌死下一大堆,路上的血流成了河,房后墙也被溅上的血染成了红色。
我的父亲32岁,年轻滑刷,趁着人群惊慌混乱,赶紧跌倒爬到死人身上,又被后边中了弹跌倒的死人把他压住了。父亲没有中弹,假装中了。这天下午,日本兵把抓来的人,从各条小巷押过来,过来一批,机枪扫一批,几乎没有停。打死足有大几百人,死人堆成了山。
到了后半响,从小巷巷抓出的人逐渐少了。日本兵怕有活人,又挨住过滤死人,他们排着队,举着刺刀尖朝下,前边的兵用刺刀把死人挑出来,扒开,后边的兵不管活的死的挨住在死人身上乱捅。父亲绕过枪子,这下饶不过了。他圪挤着眼,憋着气,装着死,不动弹,前边的兵把他挑起来,马爬下,后边的兵在他背部乱捅,他被捅了27到,他没敢动,紧接着日本兵把别的死人挑到他的身上,又把它压住了。就这样,日本兵通身过滤了一遍,看见没活人了这才停下。
大约黑夜10点多钟,月亮上来了,人定了,鬼子也走了。父亲才扒开死人,钻出来,慢慢往家爬,先爬过了顺城巷,又转回水圪桃堰,爬一阵,歇一阵,清醒一阵,迷昏一阵,后半夜离家不远了,过的一堵墙,他用力爬过墙头,结果发了劲,漏了血,流血过多,再也没力气爬了,他就喊叫。家里人听见了,才把他抬回家。身上的衣裳像血洗过一样,粘成了一片,脱了衣裳一看,背上有27个窟窿,冒着血泡沫沫,没法儿止血,把家里的两只小鸡宁了头,剥上皮贴在伤口上止血。可是伤口多,鸡皮少,不够,连夜又向跟前住的人们要上小鸡拧头剥皮,才把伤口贴住,估能的不流血了。后来一数,光贴伤口就捉了30多只小鸡。那时人们好,反正捉谁家的鸡也没说的,救人要紧。
以后的第二天、第三天,父亲像死了一样,出的些游游气,躺在炕上,不吃不喝,只是家里人服侍的喂些水。日本兵还不让你安生,每天来家好几趟,看有没有窝藏男人。当时家里人商量,把父亲放到洋柜哇,又怕憋死,放到仰层上,又不合适,干脆不躲不藏,又怕再杀了。父亲说,啥也不要说了。等日本人进了院,在我脸上苦张麻纸,你们哭,就说我死了,看能不能哄过去了。家里人就照着这个办法做。日本兵进了院,赶紧在我父亲的脸上盖章麻纸,女人娃们开始放声哭,日本兵进家一看,炕上躺的死人,脸上还盖着苦面纸。女人娃们哭的很伤心,走了。有一个日本兵不相信,怀疑,硬要撩起麻纸看死了没有,奶奶连骂带拦,日本兵没看上。两三天,就这样,来回折腾,才蒙混过关。父亲才侥幸捡了一条命。事后,父亲回忆,那天所以没让捅死,是因为过了八月十五,天气凉了,奶奶给父亲做了一件新夹主腰,粗布,又用粉面刮了浆,经过锤板锤石捶打,瓷实了,刺刀捅上来,挟刀刃,扎的不深。是这件夹主腰救了父亲一命。过了好几天,家里人从耶稣教堂请回来牧师,背的个黑包包,装的药,每天到家里换药,才治好了。
在这次屠杀血案中,我们张家大院11口人被杀害其中有我的二叔张立本、三爷张保德、姑父谭新成、我三爷的两个小舅子,姓刘,名字说不上来。我的二叔张立本18岁,已订了婚,正准备娶媳妇,结果被日本人杀了。男人被杀了,女人娃们连惊带怕,瘫了,一个尸首也没寻,后来都被拉到西城壕埋了。
以后的几天,女人娃们被赶出了正房、西房,挤到了南房。正房、西房空下,日本兵占了,不分白天黑夜在家里奸污捉来的妇女。那情景,真惨。小日本是丧尽了人性。
我们张家经过屠城劫难,死的死,伤的伤,留下些孤儿寡母,老弱病残。往日红红火火的光景一下伤了元气,变得灰清冷灶,死气沉沉。我爷爷是个秀才,60多岁了,没办法了,只好在街上摆摊卖馍馍,养家糊口,受尽了艰难。我父亲受伤过重落下一身残疾,后半生不能做重体力活,连一担水也担不动,为了糊口,在街上做些小买卖,经常熬得喝汤药。一到天阴下雨变天气,浑身的伤口就发痒、疼痛,受尽了折磨。到了70多岁,连腰也展不立了,摩到腰行走,靠吃药养活。活到81岁上死了。
扶持新人成长 关注名家作品
关于投稿

上刊模式
读者支持
人气上刊
积极奉献
点赞上刊
编辑部选稿
微刊优选
评委推荐
优质上刊
新诗刊纸刊微刊同步展示
主 编:崔万福
编 辑:苏 苏
新诗刊平台收稿:新诗 古体 散文诗 散文 杂文 随笔
主编邮箱:893843893@qq.com
收稿提示:没有在其他公众号发过的优秀诗歌及文章
本期编辑:苏 苏 邮箱:3343641161@qq.com
投稿时,作品不少于8首,照片不少于3张,附带个人简介。须知:来稿在平台推出(无稿费),纸刊选稿在平台。入选后有样刊薄酬。新诗刊合作联系微信号:sxszxsk山西诗歌委员会朔州分会 主管
朔州作协《新诗刊》杂志 主办
新诗刊力推新人 汇聚名家
打造诗歌优秀刊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