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虎丘晒太阳

到虎丘完全没想到是去晒太阳。今天的阳光真好,不大不小,人又特别少,走走便停下来,发现了一处白墙,典型苏州园林的格式。日正当中,坐在连廊里,斜靠着它,望着远处的虎丘塔,想想这样懒懒地晒太阳,古人叫负暄。但负暄太文雅了,如果说晒太阳值得追记,我想说说小时候。瓦房三两间,统一的红砖,宽宽的瓦片,较普通农村的房子要高出不少,这是八九十年代国营农场的造型。我家在正房之外搭出一间厨房,厨房外朝南的面向便是我们的天地。如果冬天天气好,用铲子把杂物铲平,搬出三两把有靠背的小椅子,椅子必要靠墙,一点点瓜子,一点点麻糖,一个老式收音机,一个上午就可以流连了。无风,安静,白狗趴在椅子旁边,一动不动,收音机里总是评书的调调。不远处还有晾着的年货。小小少年不知不觉睡着了。等他感觉有点凉,掀开帽子,太阳已经弱了,他知道得收拾东西,地上的瓜子壳要扫扫。如果明天还是晴天,可不能只是晒太阳,还得把作业写写。他过了很久很久都记得椅子的靠背滑溜溜。木质的小椅子皮实耐用,过了很多年。后来人去楼空的时候,它被收拾进楼上的仓库里,等少年长大回到老屋清理物件,那把椅子布满灰尘,蛛丝网把四只脚全部缠住,还好,依然结实,如今还安然地在那里。只是房子已然倾圮,若干年前它陪我一起晒太阳的时光再也走不回了。
到虎丘晒了一个简单的太阳,恍惚之间找到了童年的感觉。白墙黑瓦,缓缓流动的水,小桥,寺塔,金黄的银杏叶,两只大白鹅,一口大大的水缸,时间在心里静止,想到走过的时候看到半幅对联,“一路走来风物清嘉”,这话说得太好,清嘉的风物一定是保存在心里。虽然那时我脑海中忽然就想到一本书的名字叫《清嘉录》,但并不知道写了什么内容,可我要买一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