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洗之后,世界是新的

风暴中藏着希望。一那一轮大瘟疫结束后不久,惊魂未定的欧洲人,开始面对贸易中断的阴霾。奥斯曼帝国像巨兽般蹲在欧亚大陆连接处,傲慢地宣布香料和瓷器涨价十倍,一口吞掉了有关东方的梦。那是十五世纪中叶,世界尚陷混沌,欧洲古地图上的东方,大部分藏在云朵中,东南亚的所有海岛,一律被画成宝石形状。更多想象,来自于亦真亦幻的《马可波罗游记》,游记中说,东方的中国,有水晶屋顶,有壮美宫殿,除金色外别无他色。云中的东方,幻如神话,对于西方而言,唯一的真实感,便是香料触动的味觉。彼时的世界贸易,是一条脆弱的细线。那细线从东方云朵中探出,出长安,走西域,过阿拉山口,越帕米尔高原,横贯沙海,穿小亚细亚,最后经君士坦丁堡连接欧洲。一路上大漠冷月,苍山荒原,有游走的劫匪,要过无数动荡的小国。那线细若游丝,货物运达便身价百倍。最受欢迎的是东方的胡椒。欧洲人认为它能预防黑死病,能掩盖腐肉气息,最关键有着异域之味。然而,奥斯曼帝国攻陷君士坦丁堡后,细线崩断了,东西方大门只余缝隙,胡椒也因此成为奢侈品。欧洲人被迫论颗买卖胡椒,用保险柜存放,甚至一度用胡椒购买土地,当做嫁妆,称为黑色黄金。黑色黄金的诱惑,让欧洲如痴似狂,陆地铁幕垂落,他们将目光投向大海。1433年,葡萄牙恩里克王子的船队,从欧洲最西的海角出发,南下非洲。船队配备中国指南针,用着特制轻帆,航行目标是西非的博哈多尔角,当时地图上的世界尽头。地图在那画了一只魔鬼之手。闯过滔天黑浪后,迎接船员的是一望无际的撒哈拉。船员从沙漠边摘回了几株野花,取名圣玛利亚玫瑰。归国后,那几株玫瑰成为全民话题,再次刺激了香料的想象,大批船队南下非洲。新的细线画出,棉花、蔗糖、象牙和白葡萄酒开始在两个大洲间流动。这是两种秩序的对抗,陆地上是强压的臣服,而大海藏着无尽的可能。恩里克王子去世27年后,他船上水手的儿子迪亚士,率三艘帆船出发,准备绕过非洲,找到传说中的印度。船队一路向南,行至非洲极南处,巨浪拨弄船只,风声已如鬼哭。船队在风暴中漂流13天,后被季风吹回海岸,才发现竟意外绕过了非洲。1488年,迪亚士返航,路过风暴之地时,将那里命名为风暴角。归国后,葡萄牙国王将其改名为好望角,意为美好的愿望。那里藏着欧洲的东方之梦。12年后,迪亚士再次带船队远行,誓达东方。他已早生华发,但梦里有璀璨楼台。航行中,天空出现彗星,船员们深感不安,而迪亚士坚持前行。行至好望角时,风暴再来,船队覆灭。好望角吞没了第一个发现它的人。二东行的贸易线,推进举步维艰,而在西班牙,红发的哥伦布正做着西行的梦。他已人至中年,游说多国,但无人相信他异想天开的航海计划。他计划灵感来自《马可波罗游记》,书里说中国东边是日本,日本幅员辽阔,国土宽广。哥伦布因此错估日本面积,以为向西航行,就能很快到东方,无需向东绕过非洲。最终,西班牙赌博般投资他的冒险,给了他三艘旧帆船,水手不够便用囚徒凑数。传言中,女王为筹经费,还卖了王冠上的宝石。1492年8月3日凌晨,西班牙巴罗斯港,哥伦布带着船队,驶入暗沉的大西洋。他身上带着女王写给中国皇帝的国书,而比国书更珍贵的,是一袋胡椒。所有的探险,终归是为了贸易的互通。哥伦布最重要目的,就是到达后问当地有没有这种黑色黄金。旧大陆在身后消失,眼前是茫茫大洋,哥伦布伪造了航行表,假装航行不远,但很快所有人都明白他们已驶入未知深处。船队曾被困一片奇异海域,水藻连天,平静无风,一周后才侥幸被巨浪带离。10月10日,海鸟成群掠过船队,哥伦布决定跟随它们前进,但水手们要求原路返航,否则叛乱。激烈争执后,哥伦布承诺,再航行3天,没有陆地就返航。世界的命运开始滑入新的航向。10月12日凌晨,圆月位于船队左舷,信风冰冷强劲,瞭望塔上的船员,忽然见海上露出了一面白色悬崖。世界的面纱终于被扯落大半,哥伦布以为他到达了日本列岛外围,却不知已登陆新大陆。他们在这片陆地上探索了两个月,第一次见到了玉米、马铃薯和烟草,并用玻璃制品换来了当地人的珍珠。3月15日,哥伦布返航,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女王为他举办了盛大的欢迎典礼。哥伦布提着五彩斑斓的鹦鹉,穿过欢呼的人群。铁幕的阴影开始淡去。新的贸易网交织着欧洲和新大陆,播散文明的荣光,也开启野蛮的掠夺。世界的天秤自此倾斜,命数再不相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年后,教皇在世界地图上画了一根线,世界一分为二,西班牙和葡萄牙分领冒险疆域。文明翻开沉重的书页,海风扑面而来,旧秩序灰飞烟灭。三直至死去,哥伦布一直以为他到达的大陆就是东方,探索的古巴就是日本,香料就在大陆更深处。事实上,向西连接东方的梦想,在新大陆发现27年后才完成,以极其惨烈的方式。1519年,40岁的麦哲伦率五艘帆船从西班牙出发,没人料到这将是环球航行,他们目的地是印尼的香料岛。出发后不久,船队便在风暴中折损一船,贵族暴动,被麦哲伦处死后吊在桅杆上。一年后,船队驶入美洲一个曲折海峡,乱流汹涌,迷雾四漫,麦哲伦派出探路的一艘帆船,借机溜回了西班牙。最后的三艘帆船,飘荡38天后,闯出迷宫般的海峡,眼前新的大洋风和日丽,水波温柔,麦哲伦兴奋地将其称为“太平洋”。然而,船队在太平洋上行驶了两万余公里,历时三个多月,仍不知陆地在何处。船上只剩下十几桶臭水和烂成污泥的饼干。船上老鼠,一只可卖半枚金币,因为可以烤着吃。绝望之际,船队终于遇到关岛,十天后,到达菲律宾。为了立威,麦哲伦助菲利宾国王平叛,被乱刀砍死在异乡。战后晚宴,菲利宾国王翻脸,杀死大量船队高层,三艘帆船慌忙出逃,却发现剩余水手不足,只能烧掉一船。最后两艘船,在回家路径上产生分歧,一艘决定重走太平洋,结果因迷路重回印尼,船员被抓苦工,终老当地。另外一艘船,向西穿过印度洋,绕过好望角,沿非洲海岸线,回到西班牙。出发时船队257人,归来时,只剩18人。没人知道他们刚完成了一场环球航行,下船后,他们步行1英里,来到一家乡村小教堂。黄昏了,他们燃起烛光,18盏烛光摇曳,纪念麦哲伦,纪念远行的伙伴,纪念这场漫长又艰难的贸易。最后归来那条船,带回了381袋丁香和27.3吨香料,足以支付船队所有物资损失。幸存船员出版了《环球航海日记》,彻底唤醒人们对大海的热情,贸易开始缝合零落的世界。南意大利开始吃番茄酱,英格兰流行新大陆的烟草,古巴的咖啡成为全欧洲新宠,而全世界一半的白银经南亚流入中国,一同流入的玉米和红薯,改变了东方种植习惯,间接动摇了大明的气数。恩格斯说,大航海后,我们的世界大了十倍。而所有变革的起点,开始于奥斯曼的铁幕下,开始于黑死病的阴影中,当所有人觉得秩序森冷,迷雾重重时,贸易的探索,改变了世界。大航海开启了第一轮全球化,然而那注定是一个东西倾斜的世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在《全球化逆潮》中写道:非洲和印度的贫穷农民,一直是“不公平”的全球化规则的受害者。500年风浪如梦,倾斜的世界在起伏中前行,终于又驶入新的风暴之中。新冠病毒大流行,重创全球经济,而铁幕的阴影,试图重新分隔东方与西方。重压下,人们开始寻找新航线。新航线藏在网络中,今年5月,非洲卢旺达咖啡豆大量滞销,咖啡农寄望东方。5月14日,联合国秘书长维拉和卢旺达驻华大使詹姆斯,现身淘宝线上直播间,只用1秒,就卖出1.5吨咖啡豆。大洋另一端,看直播的咖啡农满脸震惊,这是卢旺达咖啡在中国电商平台过去1年的销量。咖啡豆只是开始,联合国副秘书长期待,马里的白胡椒、科摩罗的香草、马达加斯加的藏红花都能加入到交易中来。这些交易,基于阿里巴巴首倡的世界电子贸易平台(eWTP)实现。eWTP力求让全球线上市场联成一个整体,国内以杭州和义乌为先行者,海外的比利时、埃塞俄比亚、卢旺达、马来西亚、泰国都已加入共建。卢旺达的咖啡农,通过eWTP绕开欧美中间商,每卖出1公斤咖啡豆,可多赚4美元。而率先加入的马来西亚,在阿里巴巴经济体帮助下,实现了年出口超过60%增长。不只是贸易增长,eWTP希望从根本上提高过去被全球化忽视的国家数字经济能力。500年后,新的大航海正在疫情下开始,虚空中千帆竞速,这是一场更普惠的、更公平的全球化尝试。五百年前,舞台属于冒险家,而这一次,主角是无数小微企业主。《全球通史》中,世界历史以公元1500年为分界线,世界再不相同。而当下,同样有学者提议,以新冠疫情为历史新的分界线。我们正见证大时代。虽然阴云依旧连天,但撕裂意味着空间,推倒连接着重建,穿过旧的秩序,就会有新的故事。毕竟风暴角,也是好望角。雷洗之后,世界是新的。
摩登时刻:留白之处,无主之地
「后台回复」一战前夕 | 渡海 | 大预言家留言区点赞前3名送摩登中产定制帆布包截至9月14日18:00添加微信wangpeng201611与作者一对一交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