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词句小记

信息全球化,地球村式地融合。细思量,人还是绝对的个体存在,母语是流淌在血液里的符号,走在哪里都会余音不穷,腔调难绝。
桐城话相比周边区域的语言短促,多平声,要表达心情时就升降嗓门,勉强“凑”成调,不如吴音侬语悦耳婉转,游子听起来特走心。说桐城话土里土气,大概是桐城话太实在,有传统,起源于人们原始的生产生活中,不修饰不花哨,以实到实,丝毫不影响深刻的内涵。零星积攒点词句,不顾羞地根据口音填字,贻笑大方。
食为天,从入口开始。苦叽叽、苦因因、苦之钻心;甜丝丝、甜刮刮;含(咸)津津、含之扯齁、含之不能进挤(嘴);淡越越、精淡寡味;辣之淌汗、辣掉之腰子、辣吊吊;酸之滴尿、酸之打更子、瘟酸、酸不拉叽、迷酸、酸咪咪。
肉赖赖、干巴巴、肥等等;匀和和、粘高高;细蒙蒙、粗珠珠、糊搭搭;热铺铺、滚罗罗、冷冰冰、冷过之性、嘎(夹)嘎生;黄软软、嫩妖妖、硬争争、油润润;化搭搭、炸奔奔、脆生生、稀泡、稀烂、稀乔;腥烘烘、喷香、蒋筋筋、骨头骨脑、骨里骨杂、直七横逮、老米干饭、瘪鼓拉燥、生拉活拽、清汤寡水;香豁之鼻子、舔掉之嘴巴、筷子头说(吮)尖之。
语言交流:精乍乍、横直嘎子地吵、嘎之俺睛要、牙齿外的话;把话缝之头、丑话港在前头、铁匠门前讨顿冲(铳)、话港之不在路上、想盐想海里去了、不能谎胡、硬夺夺、戳头戳脑、硬戳戳、合到之案子、好话港尽之头、拖声懒气;狗屎连稻草、鸡胯子连鸡胗。
性格:热闹人、精人、喉子深、稳当、沉重、肚子里有货、喜喳;洋兮兮、憨憨搭搭、秦死放泼、阿里阿搭、洋而八稀、混里混搭、痴不弄懂;喳挤(嘴)喳哇、蒋不十流、流里流气、忽头搭脑、油头滑脑、狗头狗脑;木里木孤、洋洋等等、强辣辣、泡不拉稀、慢性掏意、等等汤、涝抓抓、磨牙细嚼、磨牙嚼齿、摸摸头上一千细(岁);猪大赞、猪料货。
行为举止:拖拖拉拉、粗之浑身木之腰、七之扁担、摇头摆尾、活不扭动、一老一实、头动尾巴摇、直蹦直跳、青稀活瓦、慌里慌张、扭头况颈、缩(读第二声)头缩脑、勺等等;笑迎迎、喜滋滋、要死懒框、忙搞搞、憨搭搭、懒不化尸、死目眼(洋)瘟、活车彻、溜扫(第四声)。
外观、颜色:突溜溜、光抹抹、长撩撩、饱赞赞、圆滚滚、泡胀胀、板页页、厚筛筛、清清亮亮、清丝亮脚、老实巴交、抻抻吐吐、抬(第三声)里抬头、呆(读癌)头呆脑、光头滑脑、尖头巴脑。鲜朵朵、颤晕晕、花赖赖、花里胡哨、光丝丝、亮惯惯、白之斥俺睛。
轻重:沉重重、实驮驮、轻飘飘、没有好重。有句骂人话:混沌混沌,挑担水桶。掉掉之一只,不晓得轻重。
声音:响哈哈、叫之赤人、甩喉咙稀、炸辣辣、港话搁打炸雷一样、胗(读中)渣子希掉之、屋头上瓦冲掉之。轻言巧语、蚊子哼、喉咙俺里囵。
人际关系:穿一条裤子、连着裤带子、割头换颈的、拳头往外打,胳膊朝里弯;打断骨头连之筋、打狗看主人、人作有的,狗袄(咬)丑的、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抬头不见,低头见、牙齿搁舌头好,也还要打搞;搞老之、搞僵之、张家见之薛家、断之那条路。
赠不拉干、就就巴巴、赖里赖筛;青天白日、大天四亮、麻乌、亮堂堂、天黑之就酱锅底、东日才发动;透熟烂滚、滚瓜烂熟、僵里僵巴;耳目张张、头头脑脑、零头细脑、昏头搭脑、讹头讹脑、蒙头蒙脑、捧着膀子耍;屁炸流星、活爬爬、跷舞尬马;条把拽(第一声)子、旧片经、破蔓瓜经;正儿八经、正经来排。
一大库罗子、一伙啰、一高散(第四声)之、一高闹之、一箍辘现之、一俺睛扫之、一巴掌赏之、一瓜栗子挖(第四声)之、一口收(喝)之、一本齐、一门经、一口径、一俺睛望之、一口插(第三声)之、一挤(嘴)巴包之、一口歇之、一声叫不动、一担挑之、一片声、一片占、一发长、一晒秧、一在风、一火七、一蹦疯、一口气不来之、一口气断之、一句话港到之功、一句话不条机、一直通头、一一合合、一一当当、一稳、一准、袜一、一个骨粒子况之、一脚哈之望一滚、一个扫接之。
有一种做事急促,叫“找找忙忙”;
有一种行事慌乱,叫“找慌找忙”;
有一种付给顾客多余的钱,叫“找钱”;
有一种超出的任务(斤两),叫“找零”;
有一种自投罗网,叫“找死”;
有一种走后门,叫“找人”;
有一种平账,叫“两不找或两抵之”;
有一种无中生有地取闹,叫“找之吵”;
有一种自讨麻烦,叫“找之虱子捺头上挠”;
有一种乱下评论,叫“找头不找尾地港”。
经济方面:收入负数,叫该着或越着人嘎的;无钱周转,叫轴之拐或钱不凑手;精打细算,叫死算小;花钱大手大脚的,叫妈(抓)钱不数;不会算计着过日子,叫顾头不顾屁股;生活有富余,叫长(读尝)之钱;算计精准,叫算得喀(掐)斤喀两的;付出不到位,叫扣(第三声)斤扣两的。
杆秤称东西:喀星;红着;秤砣打之脚;在星里;称好之(多出);尽杪子刷;挂不住砣;僵僵好;称准之。
有一种横空出世,叫“突之空”;
有一种情况紧急又无解决办法,叫“急之酱”;
有一种尴尬,叫“卖懈”;
有一种出丑,叫“现世”;
有一种自食其果,叫“报应”。
宁在世上挨(第二声),不在土里埋;大路不走望刺窠里跑;港话要听音,打鼓要听声;一门不到一门黑;疵(看)人个七豆腐牙齿快;外头有个搞钱手,嘎里有个通屁股笆斗;草屋不要多刚(间),亲戚不要多攀;伸手不打笑脸人;牵动荷叶满塘转;人好不七斋,命好不学乖;大不疵(看)猫小不疵狗;一脚把嗯踢到老嘎气。东打游,西打浪、上不通气,哈(下)不放屁、放屁打喳呼——双折(赊)、讨饭不带筷子碗、翻狗屎渣子。
桐城话丰盛,这会子只写得出这些,“丢丑”了;自知学识浅陋,恐怕要“丢脸”;都是门口边上人,不用得拘拘见见的,就算“丢人”,还晓得“回来”;是不是有点“丢忖”?
嘻嘻。
? 精华推荐 ?
《红楼梦》之桐城说(Ⅰ)
当宰相张遇上红楼梦
一条微信告诉你《红楼梦》的说话技巧
《红楼梦》之桐城说(Ⅱ)
贾府里的苦乐年华
略谈《红楼梦》里的实和虚
当《红楼梦》遇上桐城话
《红楼梦》里的桐城民俗
不知深浅话晴雯
门之道(外一篇)
桐城人之“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