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露天电影

本文来自于投稿,作者朱海明。受疫情影响,今年上半年电影院关门,至今去影院的人也不多。这时,突然怀念起露天电影来,脑海中立刻回放起从小看露天电影的情景,不由得百感交集。
我小时候,正值文化大革命时期,物质条件差,文化生活也比较单调,能看场电影就是很高兴的事了。
那时我在梅州市下市黄屋我外婆家居住,想看电影只能跑到离家好几里路远的岗子上的部队营区去。
只要一听说当晚部队营区有放电影,我们兄弟就吵着阿婆赶紧做饭,好快点吃完赶路去看电影,去晚了就挤不上好位置了,有时还得跑到银幕后面去看反向的影像呢!
有时只是听人家说好像当晚有电影,但又不知消息的真假,我们就先跑到黄屋对面的恬生学堂隔壁的德赞楼前透过一片田野远远地张望,看看远处部队营区上空的电线杆上是否挂起了高音喇叭,如果有就说明消息可靠,赶紧回去吃饭看电影了。
可以放的电影就那么多,国内影片有《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铁道卫士》等,人称“三战一士”。
看来看去,就连电影台词都倒背如流了,如《地道战》中的“高,实在是高!”“挖地三尺也要把土八路给挖出来”、“各小组注意,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不许放空枪!”
《南征北战》中的“又喝上家乡的水了”、“赶紧向摩天岭靠拢”,“不是我们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了”等等,小伙伴们经常模仿电影里的口吻开玩笑,丰富了我们的童年生活。
后来,中朝友谊加深,又有幸看了好几遍反映抗美援朝的电影《奇袭》《打击侵略者》《英雄儿女》等。
外国电影就只能看阿尔巴尼亚和朝鲜的电影了,像《海岸风雷》《地下游击队》《宁死不屈》《摘苹果的时候》《看不见的战线》等,真是好过瘾的。
不过有一个国家的电影重映的次数最多,就是前苏联的影片《列宁在十月》和《列宁在一九一八》,尽管重看好多遍,还是记不住情节,甚至把两部片子的故事弄串了。
主要是当时年纪尚小,对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的故事理解不深,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银幕上列宁的领袖风采、风趣幽默的台词以及令人浮想联翩的芭蕾舞表演片段,很有意思。
高中毕业后,我去了汕头地区宝坑煤矿当工人,业余生活也是看露天电影。
煤矿属于汕头管辖,只要汕头市有放映的电影,不久电影拷贝就会专车送到远离汕头300公里的大山沟的宝坑煤矿来。
顿时,矿部操场就成了欢乐的海洋了,除了煤矿职工争相看电影,就连方圆十几里甚至更远的偏僻山村的老乡们也闻讯赶来看新鲜好奇的电影呢!那真是里三层外三层,人山人海。
在这些老乡中,有许多人后来成为了我的战友,他们当年都在学校读书,为了能看到电影,他们下午放学后连饭都顾不上吃,翻山越岭走两个多小时到煤矿来看一场露天电影,看完还得连夜赶回学校住宿,第二天一早又得早早地上学去了。
战友后来说,那时就盼着煤矿放电影,只要有电影看,走再远的路也无所谓。
那时主要看了《火红的年代》《创业》《海霞》《闪闪的红星》等。

再后来,我当兵去了湖北,依然还是看露天电影。团部定期派出放映小分队,送电影到连队,就在连队的操场放电影。
有时影片拷贝吃紧,团部干脆派车把连队的干部战士拉到团部去,一块欣赏紧俏的新电影。
那时已经能看到国家新拍摄的影片了,而且还能看到一大批被解放复影的文革前拍摄的老电影,如《冰山上的来客》《洪湖赤卫队》《羊城暗哨》《铁道游击队》等。
70年代末,我到武汉一所军校学习,看电影的机会就更多了,但已经开始进电影院了。
星期天,几个学员约好一起到汉口电影院看电影,那时一张电影票只要2角钱,但次数多了也受不了的,因为战士每月的津贴费才6元钱,除了日常必要的开销和买点书籍就所剩无几了。
所以,还是喜欢看露天电影,学校每个月都能为学员安排两到三场的露天电影,在学校操场上,我们看日本电影《追捕》《阿信》,罗马尼亚电影《十万火急》,印度电影《流浪者》《大篷车》等。
特别是印度电影很有意思,又唱又跳,极具特色。
喜欢看外国电影还有一个原因,是特别喜欢上海译制厂配音演员的声音,八十年代的外国电影几乎清一色都是由他们配音的,声音很有特色,和演员的表演融为一体,好像标准的又极富个性的普通话就像是外国演员嘴里说出来似的。
像译制片厂著名的配音演员邱岳峰、毕克、李梓、刘广宁、童自荣、乔臻、丁建华等,都是我崇拜和仰慕的配音明星,他们的声音非常有特点,真是过耳不忘,其中邱岳峰、毕克、李梓、刘广宁等都已先后去世,真是配音届的一大损失。
那时候,电影杂志期刊也很抢手。1979年,停刊了十几年的《大众电影》复刊,顿时成为了广大电影爱好者的最爱,每次到阅览室,大家都是先抢《大众电影》。
为了能看到新出版的杂志,我就提前半小时到学校阅览室前排队,开放时间一到大门一开,立马奔着《大众电影》而去,抢到手就兴奋的难以言表。
后来我一直坚持购买每期出版的《大众电影》,从开始的每期2角8分钱,到后来的3角2分钱、4角8分钱。
到了90年代初,随着电视等媒体的普及和文化生活的多元化,我才慢慢停止了购买《大众电影》的习惯。
时过境迁,如今,随着家庭电视、电脑、手机等渗入,生活节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回想起年轻时经常看露天电影,带给自己许多的快乐,仍深感回味无穷,感慨不已。
鹰眼观察:露天电影,一个时代的记忆。
虽然没有影院的豪华和清静,但露天电影那种热热闹闹、亲亲密密、争前恐后的氛围,有时比电影本身更容易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而且,通过看电影,还可以见到老朋友、老亲戚、老同学,可以认识新朋友、新伙伴。甚至,还有诸多的恋人相识、相见、相会,都在一场场的看电影过程中上演。
可以说,露天电影,是那个时代少年儿童和青年男女的快乐场地,是辛苦劳累的人民群众的精神休憩之地,是文化生活的一种重要载体。
畅叙当年人和事,青春年少时再现。相逢握手一大笑,古人风物两依然。
点个在看,分享各群投稿请加微信(15953227201)
本文公开资料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和媒体,版权归原作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