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永康 | 应跃鱼

永康乡愁
一起记录时代
和你一起讲述过去的故事

NO.
339期
?
毛泽东
与永康

文 | 应跃鱼
?若喜音乐伴读,不妨打开

▋▎盛赞胡则
盛赞胡公一事要从毛主席在金华火车上那难忘的四十分钟说起。
时间:1959年8月21日下午6时。
地点:金华火车站第三号月台边一号专列上。
被召见人:当时的中共金华地委副书记沈芸、行署专员梁长庚、金华县委书记李子正、兰溪县委书记王新三、永康县委书记马蕴生。
毛主席乘坐的专列,称一号专列,从江西抵达金华车站时已是下午6时,被召见人的名单是事先由中办和浙江省委商定的。
一号专列由前驱车、主车及警卫车三部分组成,停在金华火车站的第三号月台边上。毛主席和随行人员都在主车上,主车既可办公也可开会,像流动办公室。车上除了设有卧室、卫生间外,还设有一个客厅,另有三个小房间,是专供卫士和工作人员住的。毛主席这次到金华未出列车,是在车上召见的。
沈芸他们由负责保卫工作的时任浙江省公安厅长的王芳领上专列。当时毛主席还在休息,他们便被安排在工作人员的办公室,由毛主席的随行摄影师侯波陪同聊天等待,后在车上吃了晚饭。晚饭菜肴的简单出人意料,只几碟小菜外加一碟辣椒。饭后又过片刻,王芳领着沈芸一行来到毛主席办公车厢,这时毛主席已站在车厢门口等候了。
被召见的人是按下列顺序进入的:沈芸、梁长庚、李子正、马蕴生、王新三。此时他们激动得连问候话也说不出一句,还是李子正机灵,忙不迭地问候了一句:“主席,您好!”
“大家好!大家好嘛!”毛主席热情地挥着手连连招呼,一边指着长方形桌边上的椅子,请大家随便坐,一边顺手拿起桌上厅装的中华牌香烟,请大家抽烟。马蕴生、王新三、李子正三人拘谨地各抽了一支烟。毛主席也抽出一支,马蕴生赶紧起身要为主席点烟,毛主席连连摆手:“自己来,自己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嘛!”
见人已坐定,毛主席就首先发话了:“你们这里农业生产情况怎样?”
“今年农业形势很好。”沈芸抢先答道,“前几天下了一场大雨,对农业生产很有利。”
李子正说:“形势很好,都是丰收,山上、地上、水下都是丰收。”书记们的回答显然是当时流行的一片报喜不报忧,难免有些空话大话。
毛主席对这一片“丰收”未置可否,话锋一转间问:“食堂情况怎么样?”
“群众对食堂有些看法,差不多都垮了,都散了。”几位县委书记几乎同时这样答。
“群众不要办,不办也好嘛!”毛主席有意把话题引向深处,问,“你们这里有没有右倾哦?”
此时正值庐山会议之后,毛主席这“右倾”之言一问,把在场的地、县委书记们问住了,没有人敢直抒其言。最后,知识分子出身的马蕴生迟迟疑疑地回答说:“有总有的吧。”
毛主席似乎不太满意,做了一个有力的手势,坚决地说:“有就有,没有就没有,要实事求是嘛!”
问了许多诸如“假大空”、“千万不要收购过头粮”、“水稻适度密植”和“强迫命令”、“假汇报”等敏感话题后,毛主席低头沉思片刻,突然问:“你们这里市场恢复得怎样了?”
“市场基本恢复了。”实际上当时市面上还是要啥没啥,困难较多,书记们字斟句酌地回答说:“只是香烟、肥皂还缺货,还有群众要求买小农具,也买不到。”毛主席又转向王新三问:“兰溪在哪里?”
王新三说:“在金华西北面,不远。”
“你们永康。”毛主席转过脸问马蕴生,“你说你们永康什么最出名?”
“五指岩生姜很有名!”马蕴生朗声回答。
“不,不,不,”毛泽东连连摇头说,“不是五指岩生姜。你们那里不是有块方岩山吗?方岩山上有个胡公大帝,香火长盛不衰,最是出名的了!”
马蕴生一听,脸也红了,他钦佩主席知识渊博,有惊人的记忆力,但不知此刻提起胡公出于何意,不敢随便回话。
毛主席接着说:“其实胡公不是佛,也不是神,而是人。他是北宋时期的一名清官,他为人民办了很多好事,人民纪念他罢了。”说到这里,主席环顾四周,更加语重心长,“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很重要啊!”此时,人们才恍然大悟,毛主席是在以古论今,教育地方干部,造福一方,好好为人民服务。毛主席又说:“你们永康还出了个刘英,牺牲时还很年轻嘛,为人民而牺牲,人民就会永远纪念他嘛!”
聆听着领袖的谆谆教诲,不知不觉40多分钟过去了。主席要王芳与下一站诸暨县委联系,随后便站起身与这些地、县领导一一握手道别,连说:“谢谢,谢谢”,把大家送下专列。不一会儿车就启动,吐着白烟朝北开了,一号专列抵达诸暨已是当晚9时正。
(胡则▲)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方岩山)
▋▎调侃徐重凡
这事要先说“毛泽东三赞‘白牡丹’”。有《吕洞宾三戏白牡丹》的传说,哪有毛泽东三赞“白牡丹”的事?
“有!”白牡丹的“父亲”、原永康文化局退休干部徐重凡肯定会以亲身经历告诉你这段鲜为人知的真实故事……
徐重凡是婺剧名伶李朝梭的高足,50年代浙江婺剧团的老生,曾和婺剧著名演员郑兰香、张荷等为毛主席作专场演出。
1960年3月18日,省文化局一个电话,把浙江婺剧团传统折子戏《牡丹对课》剧组请到杭州,说是执行一场特殊演出任务。剧组前台只有三男一女四个人,主角白牡丹由郑兰香饰演,张荷饰吕洞宾,徐重凡演白牡丹的父亲白礼文,还有一个饰童儿的彭桂民。
一辆专车把剧组接到西泠桥畔的杭州饭店。先到的还有浙江越剧二团的《挡马》剧组,但大家都不知今晚为哪位首长演出。
一直到深夜10点半,后台才亮起“浙婺”上场的讯号灯。《牡丹对课》的戏徐重凡虽非主角,却第一个上场。随着“打打”几声脆响的鼓板点子,徐重凡踏着锣声上台了:“老汉白礼文,钱塘人氏……在这铁板桥上开个小小药店容身。”几句道白念到此处,举目看去,只见毛主席坐在观众席正中,微笑而专注地看自己演出。这天外飞来的幸运使他激动得差点走了神,幸亏戴着长长的髯口,才未露破绽。
台上白礼文与吕洞宾周旋的戏总算结束了。徐重凡下了台,正要将心中的激动“毛主席在看戏”的消息告诉后台同行,却被保卫人员礼貌地按住,示意不必声张,徐重凡只好以目传神,传递这无比喜悦的心迹。
《牡丹对课》很快顺利演完。演员们匆匆卸装毕,却被一位领导通知“演员留下”,当即被保卫人员引到三楼。只见大厅中央坐着毛主席,他正喜盈盈地欢迎着这一批普普通通的演员。徐重凡跟在郑兰香和张荷之后走到毛主席身边。一位浙江省的领导指着郑兰香向主席介绍说:“这就是演白牡丹的郑兰香同志。”
“哦。”毛主席伸出大手把郑兰香拉到身边风趣地说:“今天你胜利了,我祝贺你啊!”说罢,侧过头来朝张荷点着指头:“吕洞宾,你今天吃败仗了!”
毛主席与“白牡丹”、“吕洞宾”笑论胜负,乐不可支,暂时把“白牡丹”的“父亲”徐重凡晾在一边。细心的毛主席似乎意识到这一点,就转过身对徐重凡乐呵呵地说:“你那小药铺可真万药俱全呐!”正说着,乐池响起优雅的乐曲,主席兴致盎然,拉着郑兰香的手:“小牡丹,邀你跳个舞好吗?”伟岸的身影旋进了舞池……
一曲终了夜已深。毛主席戏兴未减,拉过几位演员,扳着指头论起戏来:“《吕洞宾三戏白牡丹》这出戏全国不知有多少戏种在演,我看过不少,都是情调低下,在调戏上做文章,你们的戏就改得很不错。”毛主席看着边上的“白氏父女”和“吕氏师徒”听得入神,索性一桩一桩说起“改得不错”的所在来:“一有新意;二神仙斗不过凡人;三老不如小。”说到这里突然回眸“吕洞宾”说:“要让老想占便宜的人得不到便宜!”
说起“吕洞宾”其人,毛主席似乎要说明一个哲理。他说:“你们知道吗?历史上真有吕洞宾这个人哩,此人山西人氏,是阎老西(指阎锡山)的同乡。这个屡试不第的穷秀才,为人刁钻刻薄,仗着自己有点才学,瞧不起人,常常耍点才学,捉弄老百姓。”说着说着,连他自己也大笑起来。
当时谁也想不到,毛主席这段即兴谈戏的“三赞白牡丹”,成了戏剧改革和文艺论述,收进了《毛泽东论文艺》一书中。
两年半后,浙江婺剧团到国务院小礼堂为毛主席、周恩总理和其他中央领导再次演出《牡丹对课》和《僧尼会》。周总理在后台接见浙江省文化局局长史行时,又传达了毛主席“三赞白牡丹”的指示,并由陈毅元帅代表主席和总理接见了婺剧演员。
弹指几十年过去,这鲜为人知的毛泽东三赞白牡丹伴着传统婺剧折子戏《吕洞宾三戏白牡丹》留下了这千古佳话。
油画《毛泽东去安源》▼
永康乡愁工作室?13506797066

作者简介:
应跃鱼,耄耋老人,中共党员,离休老干部,现任市新四军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共市第十四次党代会现任最高龄党代表。一个会刷微博、会聊Q笔耕不辍,与时俱进的文坛老前辈。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永康乡愁微公众平台
乡愁 | 李青芳:故乡曳坑
生姜的传说 || 和谷
清秋:最忆是乡音
朗诵 | 吕 煊 :烟花浮云话故里
永康乡愁团聚活动
感恩阅读,点亮“好看”让世界看到你的喜欢。鼎珑炒菜机,新时代开放厨房革命的智能保姆。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乡愁商城》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