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中)

壮美昭陵◎西部文化艺术微刊
︱第813期︱
祖父看到家大业大了,人多了,就给院子里盖了许多房子、车房、马房、磨房、灶房、住房。整整一圈房,他和祖母仍住在冬暖夏凉的老窑里。
庄稼人还是爱地,有几个余钱就置地,我家的土地有120多亩。一年打的粮食在两个窑里,大囤套小囤,放的满满的。那时关中经常遭旱灾,闹粮荒。大部分人都为一家人的吃喝着忙。而我家就不会有这种事情。有天,西安郭二表伯捎来口信,说他大哥吸大烟,吃花酒,挥霍无度,这日子难过了,望舅父大人管管他大哥,祖父便派我父亲去西安看看,我父亲回来后说,情况真是那样,老大一天花天酒地,吸大烟很凶,老二老成持重,兢兢业业的过日子。祖父听完,叹了口气说:“你大表哥不争气,家要败了”。
我的伯祖父
我的姥爷家就在邻村,和我家村连界地连畔。但无地无房,家徒四壁,一家人住在他村的庙里,庙是个地坑窑。四面都是塑满神像的庙堂,有慈眉善目的观音菩萨和金童玉女;有威风凛凛的天兵天将;还有那面目狰狞的小鬼无常。一家人少吃没穿。那年遭年馑(1929年)(我的母亲生于1914年,时年15岁)。祖父用几斗麦子把我母亲买到我家作童养媳。母亲出门时 ,我的姥爷姥姥对母亲说:“娃,人家是财东,大家,礼数多,讲究大,你要长眼色。”
母亲到我家后,祖父是苦出身,倒没有过多的讲究,而祖母就不同了,她是大家女儿,从小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从来不进灶房,母亲不但要做全家的饭,而且要给祖母端吃端喝,晚上还要给祖母烧烟泡,服侍祖母吸大烟,姥爷姥姥家日子非常难过,经常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父亲给送过几次粮食,每天吃饭时候,我舅舅就在我家对面的崖上张望,母亲害怕祖母和姑姑们发现,就用手巾包几个馍馍或一些饭食偷偷交给弟弟带回去,时间长了,这总不是办法,姥爷姥姥要逃荒去,某一天姥爷姥姥引着13岁的二姨,12岁的舅舅,8岁的小姨往北边去逃荒。母亲含泪为父母弟妹送行,望着她们越走越远的背影,心里那个苦呀!变成了嚎啕大哭,老天爷为啥这么不公平啊!
姥爷一行讨饭逃荒到宁夏固原彭阳县,把13岁的二姨卖给一家姓杨的汉族人家作了童养媳。
当时我三爸七、八岁,祖母不管,我的母亲就管他吃喝穿戴,管他剃头洗脚,长嫂比母,由于三爸是我母亲照顾大的,所以直到晚年,三爸对这个大嫂都很敬重,三爸从小就很有志气,有上进心, 他十三岁开始上私塾 连跳两级,报考当时的礼泉昭陵中学,没考上,又考,结果 ,被陇县中学录取 祖父对三爸读书很支持,要开学了,祖父让我父亲去送,父亲拉着家里的白骡子,驮着我三爸的行李和干粮。父亲怀里揣着银票,走了半个月才到了陇县,安置好三爸,父亲又走了半个月才回到家中。
我的郭表伯( 左) 我的伯祖父(中) 我的父亲(右)
三爸在那里读了两年书,学校闹学潮,军警围了学校,逮捕进步学生,学生上房揭瓦和军警对抗,后来被镇压了,学上不成了,三爸连夜跑了回来,回来后他在村里教村学,加人了地下党,属于泔北支部,负责人是张思明,经常进行地下活动,在我家偏窑秘密开会,联络同志,收拾武器,准备暴动。
1946年忙罢,祖父到地里给牛挖苜蓿根,天太热,回来后喝了一饱凉水,在窑里地上又睡着了,得了伤寒,很快就去世了。安葬祖父时,散了满天孝,待的流水席。放了3天舍饭,安葬出殡那天,突然来了许多不认识的年青人,我父亲说:满院的茂茂头,(青年人)三爸说:这都是他的同志和同学。
祖父辛苦一生,创下了偌大的家业,全家人都十分悲痛,并且对这个家的前途命运充满了迷茫。是兴盛还是败落,是分还是合,这都是个未知数。

作者简介:洪建武,陕西省咸阳市礼泉县昭陵镇菜园村人。原中学语文教师,现已退休,喜爱文学、书画艺术。
洪建武往期作品链接:
艰难的日子//洪建武
洪建武||五八年,礼泉菜园沟那场水灾
洪建武//童年如歌
泪洒寒衣节//洪建武
24个指头的王五爷//洪建武
知青黄志安//洪建武
追忆|洪建武:过去的那些事(下)
追忆| 洪建武:过去的那些事 (上)
拉 煤
洪建武//童年如歌
清明节专版文章链接
父 亲 // 杨生博
【壮美昭陵】清明思亲
献给母亲的赞歌 | 壮美昭陵
我是一树山桃花
壮美昭陵 母亲的饭
母亲额头的皱纹
小脚母亲大担当//吕国强
献给母亲 //杨明霞
父 亲//董怀见(网名秦兰)
月光的冬夜—谨以此文纪念我的父亲
父亲的爱情 母亲的初恋 //赵雪茹
回娘家- 写给没有母亲的人
父亲//杨彩霞
父亲的最后日子//陈永强
遍地父亲的前半生//安望
赵志锋— 怀 念 父 亲
岳连义 父亲
赵春晓 – 我的父亲赵玉温
永远怀念我的父亲
父亲
袁笑仙 父亲
礼泉湖游艇开航啦
编辑︱贾美丽
审稿︱赵春霞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