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写给自己的纪念

4年前的今天,2013年的6月,在经历过许多事情之后,为了说服自己放下该放下的那些芝麻小事,胡言乱语地给自己讲了一通道理,后把它发在泥土博客,分享给了博友。
六月,写给自己的纪念
文∕翟慎晔
六月,一年中的分水岭,左边是春,右边是夏。无论你愿不愿意,一年中的一半,连同初夏一同隐去。
时常会想起一句话“改变了自己,就改变了世界。”可是,你改变不了自己,也学不会随波逐流,所以,世界依旧是原来的世界。
一直就想生活的简单一点,可现实却总是让你去承受太多无奈,有时侯不堪重负。
一味地隐忍,不是懦弱,是不值得去计较。古人说得好“吃亏是福!”相信世上没有那么多的便宜可让你赚,老天也不会总让一个人吃亏。上帝为你开一扇窗,必会为你关上一扇门,凡事都有因果。一直信奉着一句老话“人做事,天在看”。所以,时常会告诫自己:要心怀慈悲,要懂得感恩。当然,也要敢于舍弃,敢于自省,敢于经历……
佛说:“放下的越多,就会拥有的越多……”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所以,我们每个人都要试着去放弃一些东西,去学会珍惜那如意的十之一二。因为,决定你生命品质的不是八九,而是一二。
“ 相由心生,境由心转。境随心转则悦,心随境转则烦。”让你内心强大的不是要去坚持什么,而是要你放下什么;让你淡泊的不是得到而是失去。有些事,说出来是外伤,说不出来的则是内伤。利己本身没有错,但一定不要去损人。人生无常,心安便是归处。
学会给自己一个微笑,给身边的人一点点温暖。记得: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佛说,前世五千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千里之外,竟然会有一位与我如此相像的小月。我们相遇在博海,行走在文字间,相信定是前世的缘分。
小月说,她把我在海边,去草原的照片放在她空间,不少博友问:“小月,你什么时候去草原了?或是小月,去海边了啊?玩得好开心啊!”
小月与我一样,沮丧的文字,失落的情绪,很少留在博里,大家看到的都是我们阳光的一面。
( 照片是我们俩,你能看出哪位是小月?哪位是泥土吗?)
都说,六月出生的女子,品性如莲。如莲的女子,清新淡雅,出淤泥而不染;如莲的女子,佛心做事,无须语言;六月里的女子,原本就是佛前的一朵清莲。
心淡如莲,是不惹尘埃的超然。

孟浩然:“看取莲花净,应方不染心。”李颀“从来不著水,清净本因心。”有时,真就希望自己是那朵清莲,闲暇日子里,一杯清茶,一卷诗书,让生活弥漫书香的味道;淡淡的时光中,轻捻素心,拈花浅笑,让所有的不快在指尖流过,把简单留给自己。
记得清代诗人袁枚诗曰:“心从天外来千里,人在诗中过一生。”我崇尚自然,向往拥有诗意的人生。好多年前,曾读到过这样一句话:“人生有许多的境界,快乐不会永远跟着你,痛苦也不会”。多年来,我一直试着以不同的心境去感悟它,一直想以最平和的心境去面对走过的,那些注定会拥有的快乐与痛苦,面对生活的得与失。
六月,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
时隔4年,忽然觉得,当年的这篇博文,很适合我现在的心境。
2017年的6月,于我,注定又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六月。
上周二,与宿住在体内的肿瘤君反目,终于与它分道扬镳。本来没觉得是个大事,却在家人、同事、同学、朋友间引起不小的震动。可能是我平时身体素质还行,大家都觉得肿瘤君不会看上我,而我却凭空扔给他们一个炸雷,把大家一下都给整懵了。
说来,从身体发出警报那天,拖拖拉拉的也快一年了。2周前的6月9日,终于下决心去消化内镜科做了一下检查,张启杰主任说,也不瞒你了,乙状结肠长了个东西,不好也不坏。我明白了,所谓不好,是诊断已经明确;所谓不坏,就是肿瘤长的部位和恶性程度还不算太糟糕。
我拿着报告,若无其事地想回办公室理理头绪。路上遇到闺蜜贞贞。知道我做了检查,她问我结果如何?平时,我们情同姊妹,对她不好隐瞒,只能实话实说。
她问什么时候手术?我说看情况吧。
回到办公室,一个人思前想后了一下,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多长了个东西么。其实,在我体内好多部位都寄生着很多不属于我的东西(比如说息肉、胆囊结石等等)。你们既然安分,不招惹我,我们便和平相处;你若想在我体内兴风作浪,我自然不会留你,就像肿瘤君,在我体内活跃了那么久,我也该请你滚蛋了吧。
我知道,手术后少说也得10多天不能来办公室,得先给我的那些花花草草添足水,尽管没有一棵像样的,也不能让它枯死。待处理完手头的事,我一个人拿着报告去了胃肠外科。
到了科里,才知道崔庆主任正在休假。我拨通他的电话后直接说结果,他大概是觉得我说的太过平静,感觉有些诧异:“再说一遍,病人是谁?”我说,是我自己。他说,不用等病理结果了,准备下周二手术吧。我说,下周有点急,还没告诉家人呢,我那位刚出差,估计一时半会回不来。
在由胃肠外科回心内三科的路上,接到贞贞电话,问我在哪儿,说要过来陪我。我跟她说我没事。她说,那我去心内三找你。
我一直都是这样,貌似很坚强,尘世间的事,没有什么能够击垮我的,包括肿瘤君。可是,这情,这份来自同事间的真情,令我不堪一击的内心瞬间塌陷……
在心内三陈凤护士长的办公室,我们仨在谈我的病,她俩都在批评我拿自己太不当回事。说实话,要不是陈护士长多次催促我赶紧查查,这事可能还要拖后几个月。
回到办公楼,还不到下班时间。我跟贞贞说,我想回家,不去办公室了。她要我路上慢点开,要我好好地。我说,我会的,放心吧。可是,就在我发动车的那一刻,透过车窗,我看到贞贞站在那抹眼泪,车内的我忍不住也哭了。那是我知道自己遭遇肿瘤君后第一次落泪。
周五当晚,我语音告诉老公,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回国?他沉默了一小会说,明天。
周六,我依旧去“稷下琴院”参加了好友《梦璇.诗刊》首期雅集活动,第一次上台朗读了自己的散文《情系故园》,也是第一次跟梦璇老师撒谎说自己晚上有个活动,不能与他们一道去聚餐了。

周日,与老公去离家不远的一家超市闲逛,平时不怎么喜欢购物的我,那一天,随着心情整了一大车子东西,还说等我做了手术以后好好享用。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进食流质,开始肠道准备了。
6月12日,我入住到胃肠外科VIP病房。这是崔庆主任早在2天前就给我留好的病房。老公问,住下后按流程他该做什么?我说,医生会找你谈话,谈话时你只管在手术单上签字“同意手术”,别的都不需要你做了。我简单地先跟他说了一下我的情况,想必他也早去问了度娘。我说,大夫会把术中、术后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介绍给你,你不要问很多,也不要整得太明白,那些可能发生的事情概率在万分之一,我们医生们的时间都很宝贵。
千不该万不该的就是手术前一天晚上,我因睡不着,就将16年前的一篇旧博文发在微信公众号,想激励一下自己,没想到文章让关注我的朋友们敏感地意识到我生病了。她们在一个劲地问,问我怎么了?住在哪?开始我还在解释,说我没事,以前的旧博文,就是想分享一下,仅此而已。她们不相信,还是在问我到底怎么了?我知道都是手机惹得,也不想再过多解释什么了,索性将手机关掉。
手术那天一早,第一位赶来的是我的亲同学,手术室侯春兰护士长。她说,谁都可以不知道,她不应该不知道。因为每天的海量手术通知单,都得经过她那儿,而她在排手术间时,只关注手术名称,手术部位,手术科室,不太注意名字,所以也就没有注意到我。当别人告诉她之后,她说我得亲自去接她。
后来,我的好姊妹、亲同学们来了。她们有的是看了我的微信后打探到的,有的是早晨听说的,总之,我生病的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我不是怕人知道我病了,是不想去麻烦大家。在医院上班,本来事就多,工作忙,压力大,再三天两头的往我这跑,心里有些不安。
在去往手术室之前,我得先体验各种管道的滋味。由于鼻腔做过两次手术,胃肠外科的辛萍护士长说,不忍再让翟老师受罪了,还是带你去耳鼻喉科插胃管吧,那里有镜子。就这样,在辛护等人陪同下,我去耳鼻喉科病房插了胃管。原本想悄默声地把手术做了,尽量不去惊动别人,这下可好,大清早的从电梯里招摇着到了耳鼻喉科,无意中让更多的同事知道了我生病的事,这本不是我的初衷。
我被姊妹们,同学们,家人们推送到手术室。我说,是告别吗?同学说“呸呸”,你是勇士,得上战场。我说,我会好好地回来!

进了手术室,车子要穿过长长的过道,才能达到手术间。虽说我之前工作的科室与手术室相隔不是很远,但这地方极少有机会光顾,偶尔来过几次也只是在办公区域,从没进过手术间。
过道两旁都是熟悉的面孔,开始,他们跟我打招呼,我还能知道是谁,后来眼睛渐渐模糊,只听到喊我的声音,也能感受到那一双双温暖的手,可就是辨别不清谁谁谁了……
进了手术间,我被清一色穿绿衣服的手术室亲们包围着,模糊的双眼依旧辨不清他们是谁……最后的意识只清晰地记得,我的好友麻醉科唐俊霞主任攥着我的手在为我加油……再后来就听我那亲同学喊,赶紧给她上麻醉……之后的之后,啥也不知道了。
当我麻醉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病房。病床两边依旧是我亲爱的同学和好姊妹们,还有我之前一同工作过的小同事,她们带给我的何止是关爱,更多的是让我一直坚强下去的源泉和动力。

我的家人也是。工作在杭州的弟弟,在得知我生病后,接上我大姐,一路狂奔连夜赶了回来。
平时,我是一个大大咧咧惯了的人,不太在意身边人的感受。生病之后才发觉,我忽略了亲情,忽略了友情,忽略了身边的每一个人。
河北沙河县的小月,开博初期的骨灰级博友,在微信朋友圈看到我发的博文《病中札记》后,就问:“姐,你怎么了?我很忐忑,你是不是生病了?”我跟她说:“姐没事,明天要做个小手术,放心吧”。后来,我关机了,她没有了我的消息。再后来,就是手术后打开手机,我看到了她每天为我写的日记。
玩过雪的,请在花朵旁相互依偎
文∕小月

晔姐是我在新浪博客认识的,也是开博之初的原始博友,近十年了,骨灰级的。对于原始气味的,我一向偏爱,视若珍宝。
想想,能够留下来陪你,并有了古意的,焉有不喜?如那棵老梅树,那片海,那粒泥土,那副老眼镜……
有关我和晔姐的故事,一两句说不清。就从2017.6.12日开始吧。那晚,得知晔姐次日手术的消息,突然就慌了。这两年,身边的亲人一再远走,对疾病,有了一种异常的恐惧。
不想失去任何一位爱我的人。
没有消息的日子里,忐忑不安。如果爱你的人有心灵感应,那就为她写日记吧
五天写了五篇,两篇是“未完成”。回头再看,如此结尾也挺自然。嘿
我想说:玩过雪的,请在花朵旁相互依偎。
日记一:诗∕小月
你说你要来,我种下花朵,青草
在春天的路口,等你
你说你要来,我清扫房子,撕下蛛网
在清风朗月里,等你
你说你要来,我备好食物,菜单
在一日三餐里,等你
你说四五天,好吗?
不,还可以再长一点
距离上一世,我们分开
太久。
我在夏天里画着春天
笑着,走着
清风楼,达活泉,豫让桥
开元寺,我要给你讲上一遍
紫金山,云梦山,张果老山
再至五指山下的小屋,我要带你走上一走,当然
还要去看我们的老爹老娘
昨晚,就在昨晚
一篇《病中札记》,关于手术,疼痛,生命
以及坚强。倏然一惊,
玉米卡在喉咙
日记二:诗∕小月
还是米粥,玉米,一个人
不同是煎出的蔬菜失了颜色
滋味里多了不安。医者仁心
躲不过无常。我们能做的
好好爱自己。尘世太吵了
上帝记不住每个人善恶
我必须相信。没事的。
刀子进入之前,把所有美好的
事物想一遍,然后
星群拱落,葵花饱满
我们坐在春天里,微笑着
寒暄
日记三:诗∕小月
有区别吗?好人与人好
都是一种存在。石头也是。
大地是众生的,温暖并相互
照耀,庙堂也食人间烟火
在民间,喂养
同一个太阳
就如你我,就如那片海
泥土,草堂,月光,梅树
人间应是这样
倒着生长。
日记四:诗∕小月
在此之前,想过很多可能
只有一种,如我现在这样
就像清风吹过原野
就像花儿忽然绽放
原来,石头以另一种方式
存在时,如此可爱
比如石竹,悟空,贾宝玉(这个孩子有点笨)
比如顽皮的落在青草上
这个世上,相遇的人很多
与我有关系的,爱我的
少之又少
其实蛮好。把酒临风的
两个人足以温暖一生
“好好爱自己”。嗯。
荒处种花,径旁撒籽
然后,一起坐在青草上
我只管快乐,你负责想我
日记五:诗∕小月
真的想不起来了。
我用力拍着脑袋,沮丧
说些什么,看些什么,做了些什
昨天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不记得了。我只记得
一朵花儿的生长并努力散发的芬芳
是爱情,婚姻,亦或生命?
琐碎到股海沉浮,民间借贷,婆媳矛盾
一家人反目成仇?
还是土地荒置,故园不复,大病无医
农民屯不满尘封的粮仓?
再到战争,主权,无法掌控的自然灾害?
尘世太大了,一个人的脑袋
只需要一碗清水
至于我。半个脑儿醒着
一直这样,天生愚钝。
有些需要忘记,有些需要记起
昨天发生了什么?
我只记得一朵花儿的生长并努力散发的芬芳

公公婆婆家的世交,现定居北京的潘叔、鞠姨,也是在朋友圈看了我的博文后敏感地意识到我生病了。她在微信中留言:“孩子你怎么了?是生病了吗?你父母不在了,我是你姨,有啥事可不要瞒我们。”我已是50多岁的人了,还有人亲切地称呼我为“孩子”,无论你内心有多么强大,情都是你致命的软肋。
那个早晨,因为鞠姨、潘叔,我再次泪流满面。老公不知道我为何又哭了,我指了指手机让他自己看,看过之后,他也流泪了……
几天不开手机,打开后才看到大家的留言。神经内科李湘青主任说:“明天我休息,晚上去陪你吧。你在床上躺着,我读文章给你听”她还给我留了下面的文字。
这话很让我开悟,问她是谁说的。她说是《圣经》里说的。
手术后还没有开始进食,我的好姊妹便让她老家的妹妹去给我压新麦子面条,给我准备吃的食物……
楼下花店的小王,在得知我生病后,跟去插花的人说,过两天我去看她,我要姐在住院期间,一直都有鲜花陪伴……

我之前一同工作过的那些小同事,她们一来再来,从感情咋也接受不了我患病的事实。换药室小巩,在知道我生病后,先打电话给他病理科的老公,让他赶紧看看她护士长的病理是啥情况。尽管她已知道我的病理分型很好,可是来到病房,还是忍不住哭了。体检中心的小苏说,我们在路上说好的,见了翟老师,谁也不许哭。
门诊分诊台的张燕华护士,与我在一起仅仅待了4个月,可我们娘俩却很投缘。她写一手好字,性格豪气直爽,是我喜欢的那一类。平时,我俩见面的机会并不是很多,在我生病期间,她每天下班后都过来陪我一会。她说,人就是感情动物,每天不过来看看您,感觉心里总是空落落的,对您不是护士与护士长之间的那种敬畏,而是娘亲一般的感觉。看到您生病,心里很心疼,不由自主地就想来照顾您。可是来了又能做什么呢?就是为了让心里好受一些。

我的分管领导李涛院长在百忙中来看我。他一进病房就说,跟我说请几天假,原来请到这儿来了。言语中不失幽默与诙谐,这是他一贯的说话风格,让你觉得很温暖。
在胃肠外科住院两周,得到大家无微不至的关照,许许多多的感动,难以用文字来一一表述,唯有牢记在心。
来自同事、同学、文友、家人的祝福与祝愿,定会激励着我过好以后的每一天。
风雨过后是彩虹。我想,我会记住这个夏天,记得这些美好!

通过这次生病,我想,我会改变很多,也会放下很多。老天如此的厚爱,我不能不懂得感恩!感恩您们!感恩这个夏天,也感恩所有遇见的一切。
住院期间,鲜花一直伴我到出院,带给我的是别样的心情。正如同学萱草说的:一束鲜花表达着万份的祝福,束束鲜花承载着满满的爱意!

简介:翟慎晔,网络笔名一静卧泥土,山东省散文家学会会员,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淄博晚报专栏作家。现任淄博市现代诗歌学会副主席,淄博市青年作家协会副秘书长,文章散见各类报刊、杂志,编辑出版护士文集《天使心语》、散文随笔《爱在永远》。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