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祥的外婆您并没有走远

2012年暑假在母亲化疗期间,外婆突发脑梗住进县医院,由四姨与小姨二人照顾。一开始在医院住了几天,情况有所好转,医生也说像老人家八十多岁的高龄,想完全康复是不可能的,通过药物治疗,如果效果好的话是能自保的。但是外婆不这么想,一个是心疼钱;二个是怕自己走在外面不能进家。在农村如果一个八十多岁老人死在外面,后代是抬不起头的,要被乡邻指责的,所以外婆只要意识清醒时就吵着要回家,不住医院。舅舅们不忍心外婆受病痛折磨,听从了医生的安排继续治疗,外婆的病情也是朝着医生的预想发展,外婆通过医生医治能下床走路,却不曾想出现了语言障碍,以至后来言语不清,语不达意。
外婆经过医治有所好转遂回家调养,但生活还不能完全自理。暑天要天天洗澡,外婆又未完全康复,不能独立完成,此时母亲便拖着病体每天为外婆擦洗,直至外婆自己能照顾自己,母亲才没有继续照顾,此时的母亲已经癌细胞扩散,也许她知道自己不久与人世,乘自己能动的时候就尽点孝道吧!外婆的病渐渐的有所好转,可是母亲身体却每况愈下,吃什么吐什么,不能吃油,到后来吃稀饭、米糊之类的,身上的疼痛难忍,整天的躺在床上,此时的外婆根本不知道母亲得了不治之症(胰头癌),整天的来看望母亲,嘴里还唠叨着。只是她生病后,发音不准,谁也不知道她说些什么,也许是一位母亲在担心自己的女儿吧!一边走一边用手比划着,母亲和我们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此时的母亲也许在心里就下定决心要怎样对外婆坦白一切,以至于后来外婆再来看她时,她把外婆恶恨恨骂了一顿,至于具体讲了些什么话,我不在身边也不知道,只看到外婆眼睛流泪从母亲房间里走出来,后来有好多天外婆都未来看我母亲。我也知母亲的用意,她是让外婆在她去世后不要想她,记住骂自己了,要恨她。但是天下有哪位母亲能记仇于自己的儿女呢?听外公说自从那天外婆流泪回家,她心里就应该明白她二女儿的病不是什么小病痛。每天晚上夜深人静时,她就悄悄起来对着天磕头参拜,默默祷告,祈求上苍保佑。但是上天并没有眷顾一个一辈子与人为善的老人的乞求,2012年农历腊月二十四晚7点35分;母亲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外婆知道后,哭得撕心裂肺.此时的心情没有人能体会到的,几个人都没有抱住她,一路狂奔的跑到了她女儿身边,任凭外婆怎么的哭喊,此时的母亲已经听不见了。
母亲去世后,外婆整日郁郁寡欢,偶尔来我家门前也不进屋,透过窗户看着里面墙上母亲的照片,一个人默默地流泪,见有人发现她便又默默地走开,悄悄地走到没有人的地方独自伤心。偶尔也会语词不清、用手比划着问我有没有想妈妈,有没有梦见她了?我都说我不想,我没有梦见。外婆还让我去搞迷信,问问母亲在那边可好,我都找理由拒绝了,我不想提起伤心的往事。我想让时间慢慢去淡化对亲人的思念。2013年11月份,我的小孩出世,我回家照顾老婆;由于当时二胎政策未开放,我们在外地生的二胎,我清楚地记得我们包车回来的时候,她与外公早早地就坐在我家门口,双手接过小孩,外婆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还不停地说赚了赚了,舅舅与舅妈说外婆平时口齿不清,今天说赚了特别清楚,这也许是母亲走后外婆的一点精神寄托与安慰!老婆月子期间外婆每天都来看小孩,一天跑好几趟;心情也好了许多。此时天气己经立冬过了,我见她还穿着单鞋在脚上,便问她是不是没有棉鞋,她一个劲地说我有我有,我便去她房间里去找,外公说外婆把别人买的鞋全部扔了,包括我给她买的一双雪地靴也扔了,脚上的单鞋是我妈生前买给她的,我想这么冷的天,我一个青年人穿单鞋都受不了,何况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是何等思女毅力让她忘掉寒冷,我便去街上买了一双棉鞋回来让她穿上,她死活不穿。我便说是我妈生前交待让我代她买鞋给您穿的,外婆才勉强答应穿上,她让我给她穿上,还说他二个脚从膝盖以下没有知觉,我给她穿鞋时感觉两只脚冰凉,我以为是穿单鞋子的原因,让她多在火桶里烘烘火。此时的外婆心里应该明白自己时日不多了。
腊月二十二日,三姨家女儿我的表妹定亲,送了许多东西与外婆。也正是这天,我的姐姐从她家坐长途车赶回来,准备二天后母亲的周年祭祀。外婆把表妹送与她的糕点用方便袋分成两袋装着,吃过中饭后就早早送来,此时姐姐还未到家,她看到我后就用手指着方便袋;又指指姐姐回来的方向,嘴里还说着我们听不清的词,我便问她是不是給我姐的二个小孩一人一份,她肯定地点了点头,然后放下东西,神情哀伤地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家了。没想到外婆从我家回去后就卧床不起,时儿清醒时儿糊涂,不吃饭,只偶尔的喝点儿水。她这是想我的母亲又无法表达而急火攻心。没有人能理解她内心深处痛楚,此时又是腊底,我们大家都忙着各自的事情忽略了外婆,都认为她年龄大了,冬天天气冷对老人不利,想到了来年春暖时应该会好的,事实证明我们想错了。腊底一个星期外婆居然没有吃饭,只偶尔的喝点儿水,糊涂时就乱讲话。腊月二十九小舅与我商量想把外婆送到县医院,我未赞成。我说明天就要过年了,要不等到正月初二再说,先叫村卫生室的医生来看看?小舅于是找了村医来看了一下,村医来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话,开了点药说应付这几天,让开年送到大医院检查一下是什么原因?正月初二家里的亲戚几乎都通知赶来了,此时的外婆已经有近一星期未进食了,大家都商议先挂几天吊水,让外婆有些精神再去大医院。要是贸然去县医院怕有危险,一是外婆晕车加上许多天未进食,何况是85岁高龄的老人,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外婆是想我母亲而气血攻心。有可能诱发脑梗复发,我们只有心里祈祷外婆能闯过此关。我们找来医生挂吊水,谁知外婆根本不配合,只要一挂吊水她就用手给扯掉,喂药也是给吐出来,每天只喝几口水,就这样身体越来越差;根本没有好转迹象。2014年农历二月初二早上8点零5分外婆走完了她平凡的一生,她一生与人为善,处处为别人着想,她终于与我的母亲会合于天上,我们把外婆的万年吉地选在离我母亲万年吉地相隔二百米的地方;让她们母女相互有个照应;外婆与母亲地下有知亦含笑与九泉也!慈祥的外婆我们很想你!如果有来世我还做您的外孙!
?精华推荐?
小城美食——挂面圆子
迟到的敬意
双港高赛圩
把阳光吃进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