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选征文.散文】李华娟||天麻花开

审核:王晨清 编辑:刘凤娟 总第455期

天麻花开
文/李华娟
九月的方集小镇,天高云淡!徘徊在青石古巷,犹如穿行在厚重的岁月中,脚步也顿时凝重起来。这是在繁华闹市里写就的清幽,古朴的街道两旁矗立着青砖黛瓦,古树挺拔的院落前,青石铺就的台阶错落有致,斑驳的木门无声地诉说着岁月苍桑。我碟躞在时光里,感叹着这滨河小镇千百年来积淀的人文魅力。远远一片墨绿间杂着点点淡黄走进我的视线,渐行渐近的是一株株盛开的黄蜀葵,一间临街凉棚掩映其中,棚下坐着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她满眼慈祥,脸庞饱满圆润。门前摆放着几把笤帚、一捆炊把,几张小凳。一张板凳上倒扣着几朵刚摘的花儿,清新怡人。这被鲜花绿叶映衬的小摊,温馨如画。我不禁停下脚步,惊叹这喧嚣处世外桃源般的存在。老人冲我微微一笑:“闺女,进来歇会儿吧!”她话里透着温善,像是唤着自家女儿。我欣然走进凉棚。这是一间大通套,里间卧室一尘不染,外间厨房,盆盆罐罐收拾得干净利落。房子坐西向东,房前屋后种植着高高的黄蜀葵,湿润的土壤盛放着一片醉人的美。“露倾金盏小,风引道冠歆”!正值花开季节,一朵朵鹅黄色的单瓣花儿含香吮露,像一个个引吭高歌的小喇叭。老人称它“天麻”,是一种中药材。据老人说,天麻花泡茶喝可以活血、去风湿,街坊邻居有个腿疼脑热的都会来讨几朵回去泡水。老人给我泡了一朵,羽状的花瓣晕染着一盏清浅,若有若无的花香沉下去,漫上来,澄澈静幽。房子右边是条弯弯的巷道,右面的墙顺势向里弯成弧形。这种造型让我感到奇怪:中国人讲究方方正正,尤其在农村,这种房型是让人忌讳的。老人似乎看出我的疑惑,笑道:“为了加宽旁边那条巷子,翻盖房子时,北面墙就势向里让了一尺多宽,虽然不好看,也没啥妨碍。再说政府也给咱补贴了,让个尺把宽也是应该的。”老人的话如脚下的青石板一样朴素实在,我禁不住在心中赞叹:古有桐城六尺巷,让他三尺又何妨?今有老街一弯墙,为了修路甘退让!守着老街巷,老人摆个小摊,卖些乡下人用的笤帚、炊把之类的手工制品。高粱穗扎的笤帚、炊把没有什么花样。那炊把是一把高粱穗码得齐齐整整的,用铁丝从秸秆一头干净利落地紧紧缠扎而成。以前乡下人就地取材摘些构树叶、丝瓜络刷锅洗碗,用完就扔。自从有了一把高粱穗炊把,刷锅洗碗,扫灰除尘等,更加方便耐用,一个炊把一用好多年。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从城镇到农村各大联锁超市应运而生,商品琳琅满目,生活所需一应俱全。老人的小摊看起来既单调又寒酸,路过的年轻人甚至不知道卖的是什么。这些老物件更像是一个时代的记忆,默默蹲守在历史的角落,无声地诉说着陈年往事;却又如不甘落后的天麻,虽偏居一隅,却依然努力向上生长。”大娘,你这小摊生意还好吧?”我试探地问。“不如以前了”,老人爽朗一笑,“生意都向新街那边赶了,俺在老街习惯了,知道的自会找到这儿来。”老人很健谈,从她口中我得知,老人名叫王献英,今天已经八十二岁高龄,每月享受镇政府发放的养老金一千多元,吃穿并不用发愁。我不解地望着老人:“你这么大年纪怎么还出来摆摊呢?”她自嘲道:“我就是闲不住的命!以前摆摊起早摸黑的干习惯了。习主席不是说嘛,‘幸福是奋斗出来的’,我还真怕闲着痴呆了。”听到老人这句风趣的话,我不禁肃然起敬。老人的一生也正印证了主席这句话,而安享晚年的她仍在践行着这句话。“大娘,平时都和谁一起生活呢?”一起来的同伴问。“ 就我一个人”,老人说:“孩子都在外地忙,逢年过节才能回来,要接我去,可我舍不得离开这里!”老人自豪地告诉我们,她有两个儿子在外地办厂,托党的福都“混”好了!如今身边倒有个干女儿常来常往的照应着。看我略带疑惑的表情,老人陷入回忆:“十几年前,也是天麻开花时,一天摊前突然晕倒一个人,是个三十来岁的小媳妇,正怀着几个月的娃儿。我一看吓坏了,赶紧叫人把她背到棚里,又是喂水,又是掐人中,好一阵忙活,人总算醒过来了,哭着对我说‘大娘你救了俺娘俩的命,以后我就是你的亲闺女’。从此我也就多了这门亲戚,回去后当天夜里我那闺女就生了,我不放心,后来她又把娃儿抱给我看。现在干闺女也有孙子了,她经常领着小孙子到我这里来呢。”串门的邻居说:“大娘是出了名的热心人。有一年她收留了一个讨饭的外乡人在家过年,临走时又送年货又给钱,到现在那个人还年年来她家拜年呢!连街边要饭的都知道她心善……”老人不无感慨地说:“钱什么的就是身外之物,就像这洪河水,流来流去不都得花出去。帮人难处也是为后人积福,花点钱我不心疼!”我望着满院盛开的天麻,不禁陷入沉思:天麻花为什么开得那么艳,也许是因为它心怀感激,或者更因为它心存善念吧。心存善念,花自盛开!
九月的清朗的天空下,天麻花开动古镇,花下赶集歇脚的,串门聊天的,路过观花的人络绎不绝,老人的小摊成了小镇一道独特的风景,认识的、不认识的老人都会热情地打声招呼问个好。快要罢集了,老人还在同我们这些歇脚的人聊着,帮着张家婆婆儿剥豆,教李四媳妇扎笤帚,忙得不亦乐乎!细啜天麻花,耳畔絮语绵绵,岁月悠悠,淡汤氤氲,沁人肺腑,时光在唇齿间一晃而过。当我们与老人告别时,她摘下几朵天麻花送给我们。风中她慈笑清澈,银丝摇曳,似一朵灿烂的天麻花。在她身后,那片绿绿的天麻在温暖的秋风吹拂下舞动着身姿,继续向着蓝天歌唱……
作者简介:李华娟,阜阳市骨干教师,阜南县作协会员。

▼热文榜▼
关于继续征集《2020年度颍州文学年选》作品的启事
关于表彰“融入长三角,共铸新辉煌” 主题征文活动先进单位和优秀作品的决定
【年选征文.随笔】郝志清||阿伟戒烟记
【年选征文.散文】庄有禄||散步
【年选征文.散文】刘勇||蒙园傲吏御经卷
【年选征文·散文】赵克明‖登香山
【年选征文.散文】老迟到||三河古镇
【年选征文.散文】刘千荣||思咸肉,念咸肉
【年选征文.散文】端木家红||往事并不如烟·母亲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