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高窟壁画(莫高窟壁画里藏着的音乐密码,全在这本书里了)

莫高窟壁画

朱晓峰讲解莫高窟第217窟
文 | 卢旸

敦煌石窟壁画音乐图像研究是一门新兴学科,其研究需要音乐学、图像学和考古学三者有机结合。敦煌研究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馆员朱晓峰,自2013年在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攻读敦煌学博士学位至今,一直从事敦煌乐舞方面的研究。他撰写专著《唐代莫高窟壁画音乐图像研究》,通过图像研究解决唐代音乐史的现实问题。该书由甘肃教育出版社于近日推出。

唐代莫高窟大量出现音乐图像

丝绸之路是连接中外的一条艺术之路。沿线星罗棋布地分散着大大小小的石窟殿堂,显示着文化的交融与碰撞。百年以来,丝绸之路及其沿线石窟以其独特的气质和魅力,吸引着世界各地学者,前赴后继投身研究。敦煌与丝绸之路石窟艺术一直都是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研究的主要内容。“三十多年来,我们不但有一批专家持之以恒坚持石窟考古和石窟艺术研究,还培养了一批从事石窟艺术研究的博硕研究生和留学生,他们在这个领域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郑炳林介绍,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启动了“丝绸之路石窟研究文库”项目,陆续出版研究论文集,编入“敦煌与丝绸之路石窟艺术”丛书,对敦煌与丝绸之路石窟艺术研究进行梳理和总结。

唐代是莫高窟开窟数量最多的时代,其规模与艺术造诣在整个敦煌石窟中首屈一指。唐代开窟共计228个,艺术风格变化显著。其中,初唐时期44个,盛唐时期80个,中唐吐蕃时期44个,晚唐时期60个。在唐代莫高窟壁画中出现大量音乐图像,以乐器、乐队和乐伎为表现内容。

在近三百年的历史中,唐代音乐文化达到高度兴盛与繁荣,体现出与整个时代相契合的盛大、开放和多元的气象。“我们无法聆听或是还原古代音乐,只能通过图像、文字等其他途径来了解。莫高窟壁画音乐图像的研究,对重新认识唐代音乐、以图像解读唐代音乐、用文字书写唐代音乐,都具有积极的学术意义。”朱晓峰撰写的《唐代莫高窟壁画音乐图像研究》是“敦煌与丝绸之路石窟艺术”丛书最新成果之一。

文化传播不是单向传递

《唐代莫高窟壁画音乐图像研究》分为上下两篇。上篇“唐代莫高窟壁画音乐图像基本问题”,概述唐代莫高窟音乐图像,讨论音乐图像在壁画中具有的功能和意义,探讨壁画音乐图像的来源及真实性。敦煌乐舞究竟是以什么样的方式被绘在壁面上的?从接触敦煌乐舞开始,朱晓峰便在思考来源问题。他不仅把目光放在音乐图像上,还研究敦煌文献和敦煌画稿,通过三者的结合,梳理乐舞图像出现的过程,还原唐代敦煌地区音乐发展的实际状况。

敦煌所在的河西地区不仅有管理音乐的机构——乐营,而且还有不同分工的从业人员,如音声、教习、乐器制作工匠等,他们共同承担着各类活动中的乐舞表演。在敦煌地区,音乐从需求到产出再到消费的整个过程都是完备的。而敦煌壁画中的音乐图像极有可能就是以当地音乐活动作为摹写对象。朱晓峰推断音乐图像制作的基本过程是,以现实作为依据,将乐器、乐队、乐舞加以抽象、凝练,转化于敦煌壁画之中。“认识壁画音乐图像绘制的过程,说明壁画音乐图像的来源,对于确定音乐图像的真实性具有关键性作用。”朱晓峰将敦煌文献中相关的音乐记载与壁画音乐图像的研究结果加以综合,以图文互证的方式提高研究的合理性和准确性。
对莫高窟壁画音乐图像的研究不能脱离敦煌石窟。音乐图像来自石窟,是石窟功能的反映;石窟涵盖音乐图像,决定音乐图像的性质。“从石窟中来,到石窟中去,才是探寻石窟壁画音乐图像本质最根本的方法论。”在下篇“唐代莫高窟壁画音乐图像专题研究”中,朱晓峰从初唐、盛唐、中唐、晚唐四个时期石窟中选择音乐图像最具代表性的第220窟、第172窟、第112窟、第156窟,分别作为专题进行音乐图像研究,对其中包含的音乐图像做详细的辨识与统计,总结出唐代壁画音乐图像的发展趋势。“唐代莫高窟壁画音乐图像将唐代音乐多民族音乐融合的总体趋势直观形象地展示在了壁面之上。”朱晓峰据此梳理乐舞文化传播的路径——西域地区乐舞由于政治变迁、文化交流等原因从发源地传播至中原地区,此后在中原与不同民族的乐舞历经长时间的融合与交流,并被重新整理与编排,之后再传入河西地区。所以文化的传播永远不是单向传递,而是双向互动。 

看书十遍不如进窟一遍

朱晓峰调查莫高窟第220窟
研究石窟壁画所绘图像的程序,通常是“观看——辨识——记录——描述——考证——结论”。其中,前三个环节属于调查阶段,后三个环节是研究过程。石窟图像研究中,“看窟”经验非常重要,关系着研究的着眼点和结论的走向。锻炼和形成这种经验的途径惟有实践。

莫高窟壁画音乐图像几乎遍及石窟四壁、窟顶各个位置。而音乐图像在壁画中多具装饰、辅助和补充功能,并非壁画最主要的部分,对其进行一一甄别本身就有难度。“看书十遍,不如进窟一遍。不断地、反复地进窟观看,直至最终形成适合自己的观看方式。”2016年10月,朱晓峰进入敦煌研究院敦煌学博士后研究工作站,专门从事敦煌乐舞研究,因而有足够的时间,对敦煌壁画音乐图像进行系统调查。

白天考察洞窟,晚上整理笔记,朱晓峰每天观看塑像壁画,辨认壁面题记,从形制、造型、明暗、色彩、线条、形状等可视化信息中,感知蕴含的历史信息,再通过看窟经验体会石窟的历史语境。“如果仅停留在‘以石窟说石窟’抑或‘以图像说图像’的阶段,可能无法展现其真正的学术价值。当我们以音乐的视线回溯壁画绘制的过程,反思音乐图像与佛教传播的关系,窥探古代音乐史中不为人知的真实,才能使历千年而不朽的石室遗珍为今世所用。”朱晓峰说。 

– THE END –
“星标”音乐周报微信公众号
不错过每条推送

 热门文章精选 
“神舟五号”“嫦娥一号”北京奥运会,每到荣耀时刻都响起这首歌 | 庆祝中国共产党百年诞辰
张国勇:作曲家之殇
“吹”出来的女高音 | 人物
中国音协弦乐学会正式成立,弦乐演奏大咖都来了
取消音乐考级?早干嘛去了!| 争鸣
校考到联考,艺考转方向了?
学音乐教音乐听音乐爱音乐看什么?点开就知道了
钢琴“基本练习”:练什么、如何练?
亚健康!中国歌剧之现状
好的合唱团,好在哪里?
声乐老师,你的声乐理论从哪里来?
Q:想订阅《音乐周报》?
A:请进入“音乐周报”微信公众号,点击下拉菜单“订阅报纸”。
Q:想投稿?
A:发这里 [email protected]
Q:想合作?
A:请点击下拉菜单“广告合作”。

莫高窟壁画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