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湖州体会中国治理

「前言」
卡尔·波普尔说:“我所追求的全部知识,只是为了更充分地证明自己的无知是无限的。”这是我从二十几岁起的座右铭。今天我创作的最大动力,也只是为了消除思想上的无知。无知是在于,总觉得不能很好地理解这个时代的中国。我没有不生活在这个时代和这片土地的自由,而这个时代发生的一切实在太有戏剧性、太魔幻主义了。某天觉得可以把故事说清楚了,第二天遇到新情况,又觉得说不清了。比如,当你听到政府主官讲述营造环境、招商引资,会觉得中国经济的谜底在于两个“经济人”携手。政府也是经济人,书记市长也像董事长和总经理。但下一个场合,政府主官又会感叹,产业政策常常“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有时有效,有时无效。光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问题,不同地区,不同时间,不同产业,不同企业和不同官员,答案可能都不一样。如果一定要找标准答案,只能是实事求是。消除自己的无知很难。我的信心在于,生产和社会实践犹如隆隆开进的列车,只要牢牢抓住,就能跟着前进,终有破壁的一天。或者说,破壁本就不是豁然开朗的一瞬,而是孜孜以求的一生。有此过程,我已无悔。4月中旬,疫情发生后基本待在家中的我,觉得应该出去走走。我从最近的长三角开始,一会是企业,一会是农家乐,一会是开发区,一会是乡镇或市区干部,点点见闻如一颗颗星星,一开始没有联系,多了,慢慢也能看出闪烁的轮廓。“如果中国的治理就是长三角治理的放大版,该有多好!”真的很想和大家说这句话。
“人生只合住湖州”
我的第一站是浙江湖州,北临太湖、向以“苏湖熟天下足”闻名的湖州。湖州面积为5820平方公里,常住人口306万,下辖吴兴、南浔两区和德清、长兴、安吉三县,2019年GDP为3122亿。略高于广东中山(3101亿),略低于珠海(3436亿)。在浙江11个地级市中则名列第8,位次并不高,但增速强劲,2019年排名浙江第一。我之前只去过德清的莫干山以及《卧虎藏龙》拍摄地“中国竹乡”安吉。我也路经过南浔,清末这里出了很多丝绸业富商,所谓“四象、八牛、七十二狗”,财产达千万两白银以上者为“象”,500万两以上者为“牛”,100万两白银以上者为“狗”,今日南浔仍有不少大宅,依稀可见当年荣光。|南浔百间楼
调研之后方知湖州底蕴之深。中国几大文化,丝、笔、茶、瓷、酒,都与湖州相关。湖州钱山漾遗址出土了4200多年前的丝片,被命名为“世界丝绸之源”。“湖丝”在1851伦敦首届“世博会”上获得金奖,是为中国参与世博的第一步;德清亭子桥挖掘出的战国青瓷碎片,将成熟青瓷的历史从东汉末期前推了五六百年;秦朝大将蒙恬造笔,开启“文房四宝”之首的湖笔文化;唐代茶圣陆羽在此访茶,完成了世界首部茶学著作《茶经》。
“中国书画史,半部在湖州。”唐宋以来,湖州共出了19位状元,1500多位进士。新中国成立后,湖州籍“两院”院士(学部委员)已有40位,中国23位“两弹一星”元勋湖州有三,分别是钱三强、赵九章、屠守锷。
湖州人深恋自己的土地,湖州人孟郊的“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再恰当不过地表达了这一带的地缘与人缘的情感。湖州人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天堂中央,湖州风光”,湖州之外认同者不多,但湖州的主官们是认真的,他们说,湖州现在只是长三角的“后花园”,但随着商合杭高铁(商丘-合肥-湖州)联调联试,湖州到杭州西铁路已经开工,沪苏湖铁路(上海-苏州-湖州)开工进入“倒计时”,湖州在未来几年成为长三角的“中心花园”并非虚言。
| 丝绸小镇
湖州在治理方面最闪亮的一张名片,莫过于这里是“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的“两山理念”发源地。湖州最早实践“美丽乡村”,《湖州市美丽乡村建设条例》是全国首部地方性美丽乡村建设法规。湖州也是全国首个地市级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行遍江南清丽地,人生只合住湖州。”元代诗人戴表元的诗句,乃是今天湖州生态的真实写照。历史人文和风物美丽不是我的调研重点,我希望体会的,是这座城市的治理过程中,市场、政府、社会之间的关系。太湖龙之梦乐园和吉利变速器工厂
江苏启东人童锦泉(老童),1955年生,14岁起做了篾匠,一年半挣了50块钱。80年代在家乡养蜜蜂,生产体育用品,90年代到上海做商业地产,做出了“龙之梦”系列,并扩至全国。5年前,朋友约老童到长兴看看是不是建个酒店,没想到老童“聊发少年狂”,爱上了一片23.48平方公里、“面朝太湖、三面环山、腹拥湿地”的地方,要圆一个世界最大文化旅游休闲度假区的梦想。4年多来,老童把几乎所有身家和“龙之梦”每年的租金利润都砸到这里,投下200多亿元,面积相当于四个上海迪士尼度假区的“太湖龙之梦乐园”已初具规模。老童的创意是“广州长隆+珠海长隆+乌镇+西塘+杭州宋城+西溪湿地+灵山大佛”,这里有13大业态,2.8万间酒店客房,6.8万个演艺席位,2万个停车位,目前已建得七七八八。我乘车看了已开业的动物世界,这里总共会引进400多种、3万余只野生动物,数量相当于长三角所有公园的总和,仅大象就有亚洲象7只,非洲象20只。
我为老童大面积同步开工和超强的成本控制力赞叹。他不拷贝欧美模式,而是要“通过大交通、大景区、大统筹满足中国人的大需求”,希望一年能有3000万客流量,以宿为主,以宿养游,以宿养文。所以他建了庞大的酒店群,价格最低为几百元,住一晚还包吃包玩。他“一万天如一日”,每天6点多起床,7点开始工作。过去这1000多天,他每天拄一根手杖,在最多时开了400个工程的浩大工地上,最少走7个小时,2万多步。老童有梦想,肯砸钱,不借旅游之名做房地产,政府当然支持。我没想到的是支持的程度。老童的助手说,长兴县委、县政府已在这里开了七八十次办公会,密集时两周一次,书记、县长亲自坐镇,各部门抽调了20多名公务员,每天在这里办公,晚上就住这里,和企业里的人一样承担任务。随着项目越来越大,近年协调会升级到湖州市一级,由副市长牵头,定期举行。老童2016年8月赴津巴布韦洽谈非洲象的引进,办理了相关证照和手续,后受国际政治因素影响,证照过期。长兴、湖州的领导跑北京,在海关总署、国家林草局、国家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办公室等帮助下,重新办理了证照,2019年10月终于成功引进了非洲象。引进长颈鹿也很费周折,如果再拖一段,长颈鹿长高了,机舱都装不下。湖州的干部守在北京,倒算日子,找各相关部门沟通,最终办好了手续。
因为疫情,原来要进口的鳄鱼等进不来。老童说:“湖州一直在想办法,今天下午省里来调研复工复产,他们会请领导来现场,由省里出面帮助解决。”我在长兴还看了吉利汽车的自动变速器工厂,第一台样机今年1月18日下线。受疫情影响,欧洲一些设备供应商不能到场调试,就通过远程诊断、远程调试,尽可能降低对进度的影响。工厂负责人说,变速器项目投资超百亿元,加上刚开工的吉利新能源乘用车项目,在湖州的总投资将达300多亿元。这么大投资放在湖州,如同李书福董事长所说的,因为这里有最好的投资环境和“店小二”。为引进项目,长兴成立了县委书记、县长任组长的吉利项目攻坚领导小组,开了6次推进会,经济技术开发区抽调优秀干部配到服务一线,结合“最多跑一次”改革,优化审批程序,签约170天后就开工建设。投资年产60万台变速器的工厂,一般需要两年才能下线,这里只用了16个月。
“以百分百的诚意、百分百的效率和百分百的服务,全力以赴把项目服务好、保障好、推动好。”这是湖州和县区领导讲话中的常用表达。近两年,湖州在省、市、县长项目的落地率方面,高居全省第一。服务型政府的本质是响应
大项目投资政府会倾力支持,常态化的政商环境呢?天能电池集团是新能源动力电池的领军者,我在这里得知,每年春节上班后第一天,长兴的书记、县长都会到天能等企业拜年,看政府如何配合企业新一年的工作。今年因为疫情无法走动,书记在上班第一天给天能董事长张天任发信息,说“希望我是第一个给你发信息的人,政府时刻想着你们”。一位湖州领导说,全国都在优化投资环境,如果说湖州有什么特点,就是“把诚信坚持到底”,凡政府承诺的,绝不落空。比如疫情发生后,“我们立即提出,该给到企业的钱,一分钱都不能少”。湖州市人行国库部门迅速开通了抗疫惠企资金退拨绿色通道,定人定点,即来即审即办,优先保障物资生产企业的资金业务。一季度全辖国库办理疫情拨款75笔,1.08亿元。为落实“应退尽退”,一户不漏,国库部门还要求银行在办理退税入账时为企业、个人提供免费短信提示。久盛地板老总说:“湖州海关把我们的关税退税资料,提交给国库部门仅仅5分钟,300多万元退税就到账了。”一季度湖州为企业办理退税1.9万余笔,37.3亿元。政府不仅要努力当好“店小二”,有时也要扮演好产业引领者。浙江的“零资源经济”,“一镇一品”很出名,过去我总觉得这是企业家精神和市场自发演进的结果。德清地理信息小镇的崛起,改变了我的看法。
在科技部火炬中心公布的2020年第一批29家国家火炬特色产业基地公示名单上,湖州莫干山高新区地理信息特色产业基地(即地理信息小镇)榜上有名,是浙江唯一入选的基地。小镇核心区1.31平方公里内,国际会议中心、地理信息科技馆等一批基础设施和58幢产业大楼已投入使用,370多家地理信息及相关企业,以及超过5000名高端人才,汇聚于此。2018年,首届联合国世界地理信息大会在德清举行。2019年,地理信息小镇完成营业收入超200亿元,财政收入超16亿元,连续六年实现增长翻一番。无论是叫外卖,网约车,还是卫星回传数据,无人机为用户高精度导航,地下管网“做B超”,地理信息无处不在,这个产业是朝阳行业。但我怎么也想不到,一个覆盖了数据获取、处理、应用、服务的完整产业链,地理信息产业的高度集聚区,竟是莫干山下的一个小镇。故事要从2010年浙江省测绘局更名为浙江省测绘与地理信息局讲起,局长陈建国想把地理信息产业做大做强,就动议建设一个地理信息产业园,打造“人脑加电脑”、知识和技术密集的楼宇经济。正在谋求科技新发展的德清,反复做工作,把项目落地到德清科技新城。2011年5月,浙江局与德清县签订合建产业园协议,10月在杭州联合召开产业园推介暨成果展览会,规划建设和招商引资全面展开。当时的小镇只有一个刚奠基的广场,到处都是水田鱼塘,小路边的荒地长满了油菜花。20多名招商人员拿着浙江局梳理出的五大类项目清单,扎进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画大饼”。几个月招商人员瘦了一圈,才拉回一个项目,又因不是地信产业方向被否决。直到2013年才有了起色。上市公司“中海达”同意来看看,一年后落户,还介绍了一家智能电磁驱动模块生产企业同来。莫干山高新区领导说:“富家女不嫌弃嫁给穷小子,我们要对得起这份信任。”他们靠的是无微不至的服务——产业大楼未建好,政府免费为企业提供临时办公场地;员工没住处,政府找公寓楼,装修成宿舍;北方人不习惯吃米饭,食堂立即增加面食。高新区给每个引进项目配了三名“专业管家”,从签约到正式动工全程跟踪、随叫随到。服务型政府的本质是响应。企业缺人才,政府帮助引,小镇已和长三角15所院校合作共建大学生就业实践基地、创新创业基地,与武汉大学测绘学院共建成果转化基地,定向培养专业人才;企业缺资金,政府设立扶持基金;人才要安居,政府建了近2000套人才公寓,外来人才购房、租房优惠20%以上;高端人才吸引力不够,政府推出高端人才创业最高100万元的启动资助和最高1000万元的研发经费资助,还精准定制了“周末工程师”柔性引才机制,让上海、杭州、南京的专家在这里设立弹性化的工作室、工作站。目前这里的高层次人才已占引进人才总量的近30%,4位国家级院士领衔的项目入驻小镇。
政府在经济发展中的角色究竟是什么?
我一直认为,企业家精神不限于企业,凡有勇气做出决策,承担责任,寻求“有目的的创新”的人都是企业家。这才是生机勃勃的“企业家社会”。在湖州,我对政府和企业的关系有了一些新感受:1、两个经济人在中国是一种真实的存在,政府同样富有企业家精神。2、政府不是只要把市场规则和政策定好就万事大吉了。因为项目都有太多不可知的变量,任务在落实中异常复杂。企业有需求,政府就要响应。政府是环境营造的主体,而环境营造是进行时,永无止息。3、在地方与地方的竞争中,在越来越高的发展要求下(如环保),纯粹靠单个企业自发创业已经不够。需要整合各种资源,创造各种配套条件,向全新的产业形态发起冲击,这就像“无人区”,要靠同舟共济的合力。4、高质量发展对政府的行为一致性提出了更高要求。政府要诚信践诺,要“一张蓝图绘到底”。地理信息小镇在一张白纸上“十年磨一剑”,如果换个领导就换思路,今天这样明天那样,绝不可能成功。政府在经济发展中的角色究竟是什么?和二三十位各部门干部交流后,我似乎比较清楚了。  1、经济增长的推动者。
发展是硬道理,增长靠项目带动,好项目是稀缺资源,所以必须争抢。我在湖州闻到了浓厚的抢项目、抢人才、抢要素的气息。湖州的重大项目都有一个组合式服务推进机制,由一名市领导、一名部门负责人、一名县区负责人负责联系,努力做到领导在项目一线指挥,干部在项目一线工作,情况在项目一线了解,问题在项目一线解决。湖州坚持“跳出湖州发展湖州”,在上海虹桥商务中心买了5300平方米办公场地,设立驻上海全球招商中心,招商人员318人,已累计引进上海、苏州等地亿元以上项目227个,科研院所合作29家,意向高层次人才项目229个,此外还建立了驻北京、深圳招商引才中心。从上到下争分夺秒,这是目前湖州抓发展的状态。2020年招商引资的要求是,确保新引进亿元以上项目580个,独立选址的亿元以上工业项目开工建设300个、竣工投产200个,力争当年新签约项目开工率达40%,每个区县都有50亿元以上项目开工建设。政府工作报告要求,没有新的政策不开大会,没有新的举措不开中会,没有新的问题不开小会,“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抓落实、抓发展、抓改革、抓创新上”。新出台的《重大项目攻坚及招商引才新政》提出,建立总规模500亿元的绿色产业基金,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每年新增300亿元以上的绿色项目专项贷款并安排1亿元财政绿色专项贴息资金,支持项目引进推进、投产达产;每年安排10亿元的顶尖人才项目专项资助资金,单个项目最高可达2亿元资助;每年安排5亿元大学生创新创业专项资金,每年安排2亿元资金奖励招商引才。  2、改革创新的探索者。
发展倒逼改革,改革必须创新。湖州在投资项目审批中100%实现了“最多90天”,一般企业投资项目开工审批平均用时全省最短。湖州率先推行涉企“证照联办+承诺准营+同步备案”模式,率先探索建立施工图审查“豁免清单”。改革也是放权。湖州市级部门已向县区下放了1900项权力,民生事项“一证通办”率达到100%,加快打造“无证明城市”、“无证件城市”,已取消各类证明材料2490项。  3、发展质量的守护者。
湖州多矿,多年前形成了为上海等地供应建筑材料的庞大产业。有一种说法,如果湖州的矿山停了,上海的在建工地要停一周。但为了长远发展和生态文明,湖州“壮士断臂”,坚持按“三个服从”进行调整(生产服从于生活,项目服从于环境,开发服从于保护)。湖州在全国地级市中率先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开展领导干部自然资源离任审计试点,生态文明在党政实绩考核中的比重为35%。湖州矿山企业最多时有612家,现在只剩25家,开采量最多时一年有2亿吨,现在减少到4500万吨,基本不外运,且所有在产矿山全部为绿色矿山。湖州关停了大量污染企业,彻底改变了生态面貌,尽管在相当长时间里,在“以数量论英雄”的很多会议上,湖州的领导只能灰溜溜坐在最后面。在土地这一生产要素方面,湖州推行了“标准地”改革,即对每块建设用地的固定资产投资强度、产出标准、容积率、能耗标准、环保标准等作出约束性规定,并按格式化合同,实施全覆盖、全流程、全方位长效监管。凡是承诺按约用地的受让人,则无须再到相关部门办理审批手续。目前工业方面“标准地”的要求是:亩均税收达到30万元以上,亩均固定资产投资强度达到400万元以上,亩均产值达到500万元以上,建筑容积率原则上不低于1.5,新建项目万元工业增加值能耗不得高于0.45吨标准煤。对未履行承诺的企业,按上限标准征收土地使用税或依法收回土地使用权,对如期履约、示范效应好的给予奖励扶持。2017年底,湖州在全市开展“五未”土地处置专项行动(批而未供、供而未用、用而未尽、建而未投、投而未达标),利用入企走访、大数据、地理信息应用、无人机航拍等手段,进行大清查,逐一登记造册、建立台账、上图入库。“五未”土地处置结果作为各地新增建设用地指标分配的主要依据,成效明显的给予用地指标奖励,应处置而未处置、漏报、瞒报的,发现一宗扣减同面积新增建设用地指标。截至目前,已累计消化处置“五未”土地9.28万亩,保障了1200多个项目用地需求。由于湖州在土地节约集约利用方面表现突出,去年国务院办公厅通报表扬,并奖励了5000亩用地指标。对污染行业,湖州也不是一关了之,而是关转并行。原来比较粗放的铅蓄电池企业从225家减少到16家,剩下的经过不断改造都实现了“经济生态化”,即不与生态文明相违背,而是相适应。湖州人低调务实,但也不乏自信。一位干部聊开了,对我说:“其实我们比很多企业更有创新意识。”以前我是不信的,这一次,我信了。
民风就是粘性,文化就是竞争力
我分享了很多经济发展的感受。但湖州之美,不在城市而在乡村;湖州之名,不在经济而在社会与生态。湖州已经五夺“大禹鼎”(浙江“五水共治”工作优秀市),是美丽浙江考核“七连优”,是浙江“平安市”十三连冠,环境治理和社会治理走在全省前列。湖州全市划分了2530个网格,配备了专职网格员1687名,在综合治理、市场监管、综合执法、便民服务四方面,实现大事全网联动、小事一格解决。这一“全科网格”的模式,让百姓家门口的事,小到路灯破损、窨井盖缺失、火灾隐患,大到违法违章、治污治水,都能实时收集、受理、流转、处置、反馈,以前“看得见、管不着、管不好”的事,现在“看得见、管得着、管得好”。湖州的平安志愿者队伍有800余支,24.5万人,创出了很多品牌,像织里镇的“老兵驿站”以服务退役军人和群众为己任,德清5000多名“德清嫂”则在一线化解矛盾,撑起社区治理的“半边天”。在湖州,生态被视为最公平、最基本的公共产品,以此为基,才有生态经济。我去了长兴县水口乡顾渚村,这里东临太湖,三面环山,有1300多户人家,585家农家乐和民宿。上世纪90年代一位名叫吴瑞安的上海老中医在这里办了一所占地7亩的康复疗养院,打出“欢迎上海的老年人到这里来住!”的口号,开启了一条绿色发展之路。
随着越来越多上海人到此休闲度假,农家乐、民宿纷纷兴起,从100元左右一天包吃住到上千元一天,高中低档都有。顾渚村也被叫作“上海村”,上海话是通用语言。顾渚村20多前就不再办工业,不再砍树,就是好好养护这片“山好水好空气好”的天然氧吧。村里为每户农家乐都接进了污水管网,不让一滴污水流进大山。2019年顾渚村吸引游客近400万人次,很多人一年来三四次,最多的来九次十次,说自己在乡下有个院子,回来看看。水口乡、顾渚村的自豪在于,这里是全乡域开放的4A级茶文化景区,但却不靠某个景点驱动,这里是先有乡村旅游,后有配套建设,最重要的景区“大唐贡茶院”2009年才开始复修。不靠景点靠什么?靠的是大自然加上“老百姓的文化”——让你有家一样的感觉。这里有专门的车队,在长三角主要城市点对点到小区门口接送(十人成团,散客也有集中点);这里的民宿都无围墙,夜不闭户,餐饮、价格、服务、设备、房间、厨房、污水处理等都导入标准化管理,号称“标准化程度300公里内没有对手”;这里没有恶性竞争,行业自治,民宿间互相介绍客人,不少民宿老板都说“赚钱已经不是第一位,第一位的是能交这么多朋友”。疫情稍定,可以恢复营业了,朋友圈一发信息,房间就订满了;这里的政府和民间如同朋友,有的政府投资的景点,使用的是各家民宿提供的椅子凳子,上面写好它们的名字。“合作型市场经济”,“民风就是粘性”,“文化就是竞争力”,在脑子里不断涌起。我也去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从1990年代的石头经济到21世纪的美丽经济的典范余村。它位于安吉天荒坪镇最西侧,占地4.86平方公里,280户人家,1050人,2019年村旅游总收入3000多万元,村集体总收入521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49598元,低收入农户只有9户(因病致贫)。在安吉187个行政村中,余村经济排在第43位。
余村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是村集体的概念。村里6000亩竹林和580多亩耕地作为集体财产,加上农民5万元一股入股,形成合作社,与湖州文旅集团合作开发本地资源。村民变股民,自己还可以开农家乐(七八个房间的农家乐一年有20多万元收入),或者到合作社上班(一天收入150元),种竹笋、中草药。这一季的春笋目前已收入37万元。余村还在为当地农产品申请商标认证,要品牌经营。另一个印象是村务公开。涉及村民利益的事情,比如推行“垃圾不落地”,推动“双禁”(全年全时段禁止销售和燃放烟花爆竹),改为办喜事用鼓,办丧事用锣,用鲜花换爆竹纸钱,等等,傍晚都在清风廊向村民报告,大事挨家挨户征求意见。村干部有六人,书记由镇党委委员兼任,还有主任、妇女委员、村监委、组织委员等。最难的是80多穴坟墓的搬迁,村支书自己带头先处理,后面就好办了。惜草木,利民生,听民意,慰民心,百事不难。政府和社会,政府和市场
在湖州,我看到的区、乡镇、村的基层治理是这样的:村委会敞开式办公。最早关门办公,后来是隔着窗口办公。基层任务越来越多,但事增人未增,或事增的多、人增的少。有的镇(如织里)外来人口多,要增设几个派出所,所长由镇一级派出所领导分别向下兼任,肩负实责。乡村领导不是官,是大服务员。顾渚村每年“五一”假期生意最旺,5月3日当天游客前边走后边来,有四五万人。这天书记村长就是站马路的交警,听景区办工作人员调遣。越是节假日越忙,有的村干部已经10年没在家里吃过年夜饭。干部责任压得很实,按“亮相、点评、比拼、排名、奖惩”五步工作法展开。年初亮相。所有部门、乡镇的工作指标量化到月,区委区政府常务会议通过后发文,并张贴在各级政府最显眼的位置。乡镇党委书记每年要拿出2万元左右交到财政,完成任务返还,否则进行一定的扣罚。每月点评。每月召开一次所有乡镇、部门一把手在场的会议,区里每个领导点评分管领域中各乡镇、部门的表现,四套班子领导最后点评,表现差的发“蜗牛奖”,表现好的发“猎豹奖”。重大项目每季度排名(也有月度排名)。除书记区长,四套班子领导都排到重大项目或行动中,一样进行排名。区委办、督查室、纪委书记、组织部长等当“判官”,人大主任当总裁判长。对无法用同一把尺子衡量的事项(就像篮球和乒乓球规则不同),采取红牌、黄牌、蓝牌制,每月或季度对各乡镇、部门进行评价,两次红牌警告,三次进行干部调整。在村一级,各村差别很大,很难完全定量考评,于是区里设立了“曝光台”和“光荣榜”,每季或每月针对不同工作,曝光差的,表扬光荣的。这一天所有村书记最紧张,早早就赶来。治理已经高度信息化,村里都有信息化平台,一曝光大家立即就知道了。最后是奖惩。也就是“面子、位子、票子”。基层压力如此之大,所以从市到镇,越往下,收入越高。这些政务人员的驱动力到底是什么呢?我听到了这样的答案:“为了面子和自尊。阳光财政下,大家收入是一样的。但跟别的地方比,经常坐不住,不服气。这是原动力。要想办法比他们干得更好。”“湖州的老百姓耕读传家,知书达理,信任政府,我们不能做对不起他们的事。”“可能是文化的原因。有的地方确实周五下午就不理事,就回省城了,但湖州的干部有一种内在约束,觉得周末不工作反而不正常。”“人家都那么拼,你也不好意思掉链子,万一掉了几次,以后也没有机会了。”“大家都爱这片土地,都想这里一天天更好。爱就是动力,这是比钱更重要的。”
在湖州,我看到的不是政府和社会的对抗关系(state versus society),而是相互依存、相互赋能的嵌入关系(state in society);在湖州,我看到的不是政府和市场的争利关系,而是充分民营化的经济主体与真正服务型(同时也有约束性)的政府间的共济共赢关系;这一切的底层,是文化的积淀和耳濡目染,是政府、市场、社会之间的信任。在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中,作为社会资本的文化与信任,不仅不会褪色,反而愈显其价值。就像天能集团的张天任,他是一个几百亿年产值的公司的董事长,但一直担任着村委会书记,每年大年三十都会放下公司的事,不是前往煤山镇敬老院给孤寡老人拜年,就是到天能周边的村庄看望慰问病、残、老等低收入村民,送上慰问金。他说:“我家乡新川村差不多2/3的村民都在从事与天能有关的工作,他们的富足,比我的财富让我更有满足感。”一种合作型、有节制、环境友好,同时充满进取心的市场经济,一种以社会信任为纽带、政府和社会无缝对接的社会治理,这就是我看到和体会的湖州。谢谢湖州。给了我理解中国道路的一次机会。天下如你,百姓无忧。你是浙江的,我相信你也是中国的,未来还会是世界的。来源:“秦朔朋友圈”微信号作者:秦朔编辑:金臻瑶湖 图
五四青春
摄于湖州长兴
摄影:吴拯
投稿方式  即日起,您可以通过进入“南太湖号”APP的“悦湖”菜单栏,找到“拍客”版块,进行投稿(不再接受邮箱投稿)。除了赢取积分,您的作品还有机会登上湖州发布和爱湖州微信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