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刊诗歌】步红祖:木炭(组诗)

今日
头条
步红祖:木炭(组诗)
诗你好诗友 又见面了HELLO&GOODBYE 诗歌欣赏
诗歌‖木炭
我的前世是桦树、杨树
或者马尾松,走过窑烧或者
干馏的历经
成为炭,被时光提前征用
由树成炭没有一厢情愿
挤干水份才有饱满火光
灰烬,且笑且暖的目的地
是白色烟尘
身着黑衣,神秘
也会有不为人知的凄美
美在我还能与我的从前相遇
石头回到粗粝,木炭回到湿润
在肉身消亡之前
再参与一次含泪的回望
然后让灵魂安然出窍
《此刻,被忧伤怀抱》
早有准备,还是猝不及防
此刻,天空布满忧伤
我只是将它当作一首诗
看了,放下,再看,再放下
闪电欢喜在夜晚作画
衬映星星寂寥
一颗,两颗,无数颗
就似我走过的时光,迷迷糊糊
又清清楚楚
有一天,我愿意吹着口哨
穿上童装,像云朵一般轻轻飞翔
《琥珀》
伤痕像古老昆虫,瞪着眼
与植物碎屑一起
被一种叫树脂的透明定格
千万年,千万年融化了烦躁
戴在虚荣女人脖子之上
我宁愿成为落地为泥的枯叶
可以脱下似笑非笑
即使偶遇曾经旧识
也可以面无表情,低头走过
其实,一切都会沉寂
一切也会遗忘,一如琥珀中的你
冰凉、高傲,安静微笑着
不情愿的尊容
《夕阳》
我注定不为朝露而生
是为黑夜准时敲响暮鼓
也包括洗洗涮涮白天淤积的
尘土,以及那些与假面人的
握手或者讪笑
表面我非常沉稳,其实
是现实的反差埋葬了轻灵
因此我被反复揉搓,掏空之后
胀红脸匆匆西去
于是,涂一副流血的云彩
在孤独来临之前,自言自语:
夕阳,你炊烟一般的生命
有一段温情旧时光
也是一枚墓葬的黄翡把件
《我可以》
我可以花一上午时间
看云朵书画,遒劲抑或清瘦
直至跌落在一江寡淡的清水里,成伤
我可以用一晚上梦魇
八千里秦川策马,尘烟滚滚
直至狼嗥酿成一弯钩月,把酒放歌
我可以一辈子保持沉默
打捞世界本来的样子
直至长成一株树,上面栖戏两只鸟
生死与共
诗歌‖立秋短歌
自然之美
总是试图以静悄悄的方式
写诗或者呼风唤雨
于是,荷苞、花蕾、刀锋般的阳光
共同繁衍留白
将午睡者惊起
《八月十二日无端地忧伤》
好像所有的争奇斗艳
都是为了迎合这个秋天,一座孤岛
以及无法挽留的衰老与离别
总是站在干裂土地边缘
疑惑地看湛蓝的天,流动的云
疑惑地追随滚烫滚烫的影子
无助的树昂着头,泪流满面
一个人,一场秋天,一次净身沐浴
一条覆没的归路,我知道
我和我的一生都会葬在这里
《在空中只是跟云说说话》
耳膜刺痛才知道我在天上
既然上到了天,那就跟云说说话
云之侧鹰隼展翅,呼啸、颤栗
与风对抗,骨骼吱咯吱咯作响
高处无酒御寒
我在空中只是跟云说说话
然后,再看看这小如蝼蚁的世界
《二十五年后重回深圳》
源于晨起的阳光
我安于一杯茶,窗下
城市,茁壮成长
是少年曾经的村庄
靓丽的,叮叮当当的
一缕阳光
对我而言
这里也是远方:
棕榈树、海礁,以及
炫目的绿
像是给我一个充分理由
从江南以南来到珠江以北
从深井腾上云霄
白衬衫牛仔裤的少年
脚踏车骑得飞快
一如当年的我
我却故意捋一捋斑白的头发
装作没看见
《与儿膝谈》
他认为这是有必要的事
炎热的阅读,花萼和这些
有谓无谓
是的,他以乌龙茶的口吻
谈及了湿漉漉的天空
烟雨,尘土,八千里路
或者相互排斥又关联的情节
动感光线与咸咸的海
表达不浅不深
荷尔蒙在小心翼翼分泌
严峻而微笑的种子
有儿初长成
这是凌晨三点书房的座椅
他说只是时间问题
一座荒芜的山谷会开满鲜花
诗人简介
步红祖,男,1968年9月出生,浙江海盐人。作品散见于《浙江诗人》、《衢州都市》等刊物。现供职于浙江巨化集团公司。
扶持新人成长 关注名家作品
关于投稿

上刊模式
读者支持
人气上刊
积极奉献
点赞上刊
编辑部选稿
微刊优选
评委推荐
优质上刊
新诗刊纸刊微刊同步展示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新诗刊平台收稿:新诗 古体 散文诗 散文 杂文 随笔
主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收稿提示:没有在其他公众号发过的优秀诗歌及文章
本期编辑:苏 苏 邮箱:[email protected]
特别提醒
投稿时,作品不少于8首,照片不少于3张,附带个人简介。须知:来稿在平台推出(无稿费),纸刊选稿在平台。入选后有样刊薄酬。刊物邮箱:[email protected]
编辑 | 苏苏
阅读,让一切有所不同
欢 迎 关 注
新诗刊
新诗刊合作联系微信号:sxszxsk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