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纵即逝的美

稍纵即逝的美黎荔
今晚,我和我的MOOC(大规模在线课程)《艺术美学》的学生们,将在一个几百人的微信大群里,隔空相逢,谈论艺术与美学的话题,我和许多学生之间,此前或今后,也许都没有机会面对面说上一句话。这种交流方式,本身也是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与稍纵即逝的美一样。
美总是短暂的。春天的樱,夏天的烟花,秋天的红叶以及冬天的雪,日本人钟爱的这几般美好,共同特色都是转瞬即逝。樱花盛期不过一周,红叶或可月余,积雪天暖便融;烟花尤甚,不论如何曲尽妖娆,每一朵也只有数秒灿烂。一场烟花大会,纵然在夜幕中绽放出万般绚丽、千种斑斓,到了午夜散场后,总还是仲夏夜空沉沉,恍然一梦。一般来说,理解了这种美,似乎就能打开进入日本文化的一扇门,但又不足够。日本的精神更在于为了那短暂的美,而不惜代价的执着,甚至会较劲用强,哪怕自毁自弃,与中国的审美意识中追求达到万物的平衡性与对称性不同。中国美的最高境界是天地境界,千江水印千江月,淡入野花、原野、远山之中,不高亢,也不低沉,是一种宁静而深、而远的境地。
大自然是变幻无常的,再美的东西最终也会消失,人生亦是如此短暂与无常。中国人会以淡泊欣悦的心态,去欣赏美的变幻无常、稍纵即逝。人生里,如果能有幸和美擦肩而遇,就是一个奇迹,一段值得铭记的经历。就像于车行中,偶然看到窗外闪过的一颗烂漫的花树,那一片片如雪花般飘落的落瓣充满情趣与诗意;又如身后传来一声隐如轻雷的炸响,停下回头,见一片民居之后远远的天穹上,有朵烟花开落,美得寂寥。那美不必为我们而生,我们亦无需执拗追寻。在天地间,铿缘一面或萍水相逢都本是平常。佛法中讲世间无情的众生和有情的众生,都要经过生、住、异、灭四个过程。植物、矿物、动物、人乃至星球、星系,都难脱“成住坏空”,正因为有“灭”在前方存在,反而映出“生”的阶段无限的美好。
我们欣赏各种艺术,听曲折如流水的小提琴,谁家小楼高处飞散的夜笛,看满纸水墨氤氲的书画,一瓶素净优雅又错落有致的插花,看舞者袅娜纤细的身体,不可思议的柔软,而又柔中有刚,具有令人惊奇的力度,读文字里所蕴藏的作者对生命的尊重,对人类的理解,对万物的爱心……当我们沉浸于艺术中的时候,会觉得灵魂像是在清澈的流水中洗涤一样,又像来到青藏高原,看见天是那样的蓝,伸手可及,云是那样的白,围着你转,空气是那样的清新,像是要醉了一样,总之是一种完全不同于世俗生活的感觉,你享受到了一种平日里或许久已忘怀,但在你灵魂深处未必不在期待着奇迹降临的那种精神洗礼。当艺术与美,能为我们提供种种人生的态度和价值观时,能为我们打开人生新的一扇扇窗户时,你能无视它们的价值吗?
美来自于尊严。那些年,中国人画的红太阳直逼银河系恒星数量,并没有出过一个莫奈。那么多叫向阳花的公社,种了好多的向日葵天天盯着,也没有诞生过一个梵高。可是你看梅兰芳先生的《贵妃醉酒》,那大小云手,那眼波流动,四平调清美婉转:“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玉兔又早东升,那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皓月当空……好一似嫦娥下九重,清清冷落在广寒宫。”我的祖国需要这美轮美奂的东西,能创造出这些艺术作品的人,骨子里总是要有尊严,从写出过“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的李白,到创造过“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的南唐后主李煜。一个不能葆有人性尊严的社会,是不可能美好的。
在我们小时候,敞开着自己的生命,沉浸在世界的无限爱意里,我们每天为自己身边的事物命名,与之交谈,一切都是美好而有意趣的。童年的欢乐,也正是因为善良的好奇与不设防的心灵。因为保有活泼、健康而年轻的生命力,所以,儿时我们的每一天,都如同人间第一次的诞生,感受得到真正创造的快乐,感受得到真正的美。天堂就是这样一个世界,也就是当他或她还小的时候的那个世界。当时间流逝,如果你还记得天堂的样子,你就是幸福的人,再多苦难挫折,也挡不住记忆里那些缓缓释放的美好。
不懂得美,不能用心去感受生活,我们就会失去温暖细致的东西,用粗糙的方式去处理问题。要知道,美好的事物似乎喜欢跟我们开玩笑,它从不安安静静地躺在我们的心底,而是到处流离,有时候甚至会逃跑开去,自此不再出现。它有时候是一个孩子的笑靥,有时候是一个女人的寂寞背影,有时候是一位老人的凝视……它美丽动人,却稍纵即逝。
当代中国有着这样的精神危险:由于粗鄙和丑陋对视线的遮挡、对注意力的劫持,我们正逐渐丧失对美的发现和表述。换言之,在能力和习惯上,审丑大于审美。这其实很危险,生活有荒废的可能。我的亲爱的学生们,他们正当青春盛年,却也孤独、易感、警惕。有如在前途未卜的世界中的脆弱生物,虚拟现实令他们从不安逃到一个虚幻世界。其实,在我的眼中,你们充满了年轻的魅力,反映了在一个被凝结的时间困扰中美的短暂无常。不要生活于混沌,理解你们是谁、在何处,不断反省自己的经验并与记忆相联系,在这激动人心、勇于冒险的敏感年月。通过对美好的追求,给自己作梦的床,给自己远眺的窗,给自己远扬的帆,给自己勇气的桨,这世界会变得更加明亮。
生同春光,美如玫瑰。心有多空灵,美就有多深邃。
美,是我们人性健全的需要。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