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旅行归来,都会对生活二次热爱

刚结束一段新的旅程回到杭州。下高铁后的第一件事,是打开手机,点一份平日爱吃的外卖,备注“加麻加辣”,然后外卖去制作,我去乘车,我们几乎能同一时间到家。我经常这样操作,早就有经验了。为什么不出去吃呢?因为离家久了,连坐在家里吃饭的感觉都有些想念,它比坐在任何一家餐厅都踏实,即便吃的是外卖。我不在的日子,家里的仙人掌悄悄开了新芽——或许它早就开了,只是我每天看着,没注意到而已。点了一束鲜花,明天会送到家,打算摆在书桌上,如果它太好看,就只能摆到餐桌上了,不然,工作要分心的。我自控能力不强,如果穿越到宫廷剧里,大约是个会因为美人而不去上朝的昏君。对于我隔三差五的新欢,仙人掌早已习惯,它应该是不在乎的,毕竟莺莺燕燕们开几天就谢了,唯独它是不败的正宫娘娘。行李箱摊开,脏衣服扔进洗衣机,生活用品回归原位,路上看的那本书还有一小半,放在床头柜上,这周要把它看完。老冰箱又迎来了新的冰箱贴,我想它是不太开心的,因为冰箱很清楚,它在我心里的地位,远没有冰箱贴重要,它不过是个恒温的大铁皮盒子,最大的价值是安放冰箱贴。行李箱掏空之后,我搬来凳子踏脚,把它塞进顶格的柜子里,它可以休年假了,今年只剩下一次旅行,它20寸的身躯承受不了哈尔滨零下20度的行李。收拾好箱子,打扫好屋子,打算洗澡睡觉,突然想起小区快递柜里还有几个我的包裹,里面是新衣服、新零食还有新买的小说。身体说“我累了,明天睡饱了再去拿它们吧。”精神说“我迫不及待欢迎新同学了!”好吧,精神赢了。记得刚才是下着小雨的,于是从柜子里拿出一把伞,换了不怕打湿的雨靴,打算出门取快递,关门前又想,或许现在雨停了呢?于是换回拖鞋,走到窗边,伸出手去,心里默数了三秒,1、2、3 ,OK,三秒都没有一滴雨落到我手上,可以不用带伞了。开开心心地把一堆快递抱回了家,再开开心心地拆开它们。新衣服是合身的;新零食今天吃不下了,放进零食柜里,明日再宠幸它;新小说在手里这本书看完之前先不看了,放在床头柜那本书的下面,当是在排队好了。我经常在旅途的最后几天网购一些东西,因为我对自己的适应能力不够自信,我怕旅行戛然而止时,我回到日复一日的生活里会不习惯。而这些快递里的物件给我带来的新鲜感,可以做旅行和居家之间的过渡期。但其实,我比自己想象的要更喜欢家里,即便没有这些快递,旅途的尾声里,我也是惦记着回家的。在家的话,想吃什么可以自己做,不会做的就出去吃;想睡懒觉就睡个够,大不了晚上多工作会儿;想收拾自己就认真化个妆,不想收拾蓬头垢面穿一天睡衣也可;只跟熟悉的人见面,不用对陌生人尴尬地自我介绍;有安静舒适的工作环境,也能偶尔心安理得虚度光阴……这些曾被我倦怠过的生活,在旅途归来的当下,又被我重新热爱了。我也不知道这种热爱可以维持多久,但此时此刻,写下这篇文字的我,对当下的状态无比满足,并且对明天要睡的懒觉,要收到的花,要自己下厨的菜,要看的小说都充满了期待。旅行的意义有太多,是拥抱新鲜,是忘却压力,是看看其他地方的人怎样生活。于我而言,每次远行归家后的二次热爱,也是旅行意义的一种。
巫小诗读书写字吃天下爱写周遭故事、旅行游记、生活好物已出版《你是我的游乐园套票》后台回复“游记”可阅读30篇国内外旅行游记回复“生活”可阅读20篇文艺趣味生活分享公众号/微博@巫小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