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美昭陵】于唐王陵的回忆//王志成

长按识别上面二维码“壮美昭陵”,免费关注,每天分享精彩原创图文
壮美昭陵◎西部文化艺术微刊
︱第900期︱

我的故乡礼泉县后寨西村,街道呈丁字形,北端一排房为上,东西两排,相对而立。村里有富农一户,上中农一户,中农两户,其余皆为贫下中农。
村里人群自然而然地分为有钱人和穷人两个派别,有钱人家的房子有门楼,前面房,照壁,二门,厢房和上房,还有后院。后院除了茅厕还种些果树之类的,我到过富农同学他家后院,他家后院一年四季还有漂亮的花。
而我家的后院就是茅厕了,农村那种简易的厕所,后来不知哪年哪月哪个先人栽了一颗枣树,倒也长得高高大大,每年开花结果,枝头繁茂,有部分枝叶还伸到外面来,一串串枣儿在绿叶之中摇曳,枣儿刚刚发白泛点红晕时,我就猴急的用竹竿偷偷去打,就免不了母亲的斥责。最高兴的时刻是每年8月15一过,便是枣儿的收获季节,母亲给地上铺开一个床单,然后用长竹竿往下打,那些深红深红的大枣像下冰雹一样纷纷落在白生生的布单上,一幅多么诱人的农民画!

由于身高和力气所限,总有一些挂在高处的枣够不着,这时该显我平时爬树的本领了,我双手抓住树干,两只脚轮换着往上登,枣树树干弯曲不直且树皮粗糙,很易于攀登,三两下我就爬到了树上,将一颗一颗的枣儿收入囊中。
站在树上,极目远望,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东北方向的唐王陵!
唐王陵是唐朝皇上的坟冢,从我们家后院望去,极像一个矩形的笔架,父亲是念过书,会写字的人,他告诉我那是笔架山,尽管我没见过笔架是什么样子,但我就认定唐王陵就是笔架山,直到后来初中毕业考学到咸阳,我才知道唐王陵那山不叫笔架山,名字里有一个很难认的字“嵕”,唤为九嵕山。
村里人只知唐王陵不知九嵕山,而且对唐王陵非常敬畏,许多事都拿唐王陵做见证,关于唐王陵的农村谚语常常从庄稼人口中流露出来,有些才华女子用唐王陵编成顺口溜,讽刺挖苦那些品行不端的二流子。受村风村规村俗影响,我们从小也对唐王陵感到好奇,总想着啥时候能去一次唐王陵?
年代很快给了我机会,困难那几年,家里老缺柴火。有年冬天,我们几个相约去唐王陵砍柴,鸡叫头遍起床,背上绳子和干粮,当东方的天慢慢发白时,队伍来到了山底村(离唐王陵最近的一个村),领头的说坐下来歇歇,大家纷纷从各自的口袋里掏出干粮来(七分菜三分面烙成的饼子),一口一口的啃着,渴了吃点路旁的雪。现在回想起来,坐在路旁的石头上,吃着干粮就着白雪,倒有难以言表的惬意!农村十几岁的男娃,正是长身体的年龄,吃了一块又一块,口袋里的干粮不多了,有个娃老练地说:早吃干粮饱一天,吃!吃完了省得背了!有的娃半信半疑地吃光了母亲给带的全部干粮,轻装上路,嗖嗖的跑在了前面。赶到唐王陵脚下,太阳刚刚露出了头。
太阳映照下的唐王陵,白雪皑皑,远处反着刺眼的光。领头的一声吩咐,大家散开,各自找柴。我们都是新手,没有什么经验,也不敢往沟里走,只在路边见了干树枝就砍,山上的雪比山下的厚的多,干树枝被雪埋在下面,要一点一点的把雪扒掉,才能找到。好在这里虽不是深山老林,倒也没什么人来过,干树枝一根一根被我们找了出来,战果慢慢在扩大。
一会儿,我想尿尿,要在平时,不是事,可是在这?唐王陵!这么圣洁的地方!也没看到别人尿,敢不敢呢?我憋得实在受不了啦。偷偷溜到一个雪堆后面,背对唐王陵,四处望望没人,迫不及待的解开皮带,酣畅淋漓,如释重负!可是心口却噗通噗通地乱跳,直到下午还忧心忡忡,此后过了几十年,那次对帝王陵的亵渎仍让我每每耿耿于怀,总担忧什么因果报应或惩罚之类的迷信发生。
到了中午时分,该吃饭了,大家就坐在柴捆上,同样掏出早上的菜饼子来啃,山上的雪洁白干净,捧一口甘甜解渴,干活累了,吃饼子就雪水,比早上还要痛快!可是,两个早上就吃完一天干粮的同伴这时傻了眼,肚子咕咕叫,口袋无干粮,剩下的几个渣渣很快的塞了牙缝,只能一遍一遍捧雪来充饥了。毕竟同村又同学,我们每人给他两掰一块饼子,又摘了些酸枣野果充饥,才勉强撑到了下午。

背起一捆柴火,刚开始还不觉着重,可是一会儿就体会到了:上山容易下山难。一捆柴火高约一米,我们的身高也就一米三四,每迈一步,小腿都要碰到背上的柴火捆,尤其是下山,有坡还能走,到了台阶就寸步难行。腿老想打弯,后来,用绳子拉着柴捆,在地上拖着走,就这样,一步一弯腰一步一艰辛,好不容易拖到了山底村,天已经黑下来了。头领很不耐烦,背起自己的柴捆,自顾自的前面走了,我们也不敢怠慢,咬着牙在后面追赶……
村里人都在等我们,不管有没有娃跟着去砍柴,大家都惴惴不安,看到我们如打了败仗的逃兵一样进了村口,家长纷纷前来接自己家的娃,还有家长拿来大称,把我们的柴火捆一一过称:头领70多斤,其余60斤左右,就我最少,只有50来斤。
这是我唯一一次近距离看到了唐王陵,前年开车去唐王陵,站在山上,瞭望当年砍柴的地方,久久不能平定,心中泛起无限感慨!

 作者简介 
王志成,礼泉赵镇后寨西村人。赵镇初中63级,68年技校毕业。曾在咸阳、新疆工作,建筑规划行业。现已退休,碌碌无为,写写画画,回忆为乐。
本期编辑
编辑︱安望
审稿︱张克俭
精彩链接分享转发

2018年平台浏览量上千的文章:
【壮美昭陵】童年趣事(顺口溜)//张西荣
【壮美昭陵】秦腔,一生所爱//杨彩霞
【壮美昭陵】不走大路走小路//袁炳纲
【壮美昭陵】礼泉一中赋//张铁峰
【壮美昭陵】我的爷和婆//郑叶子
【壮美昭陵】八宝楼屈军强为父亲节献诗
【壮美昭陵】阎瑞生《罗玛微信时光》第二册出版
【壮美昭陵】从烽火走出的书画家王金堂//马宏茂
【壮美昭陵】父亲的绝活//王崇新
【壮美昭陵】郑国渠情愫//刘博文
【壮美昭陵】我跪拜在母亲挥镰的麦田
【壮美昭陵】我那乡间别墅//王志成
【壮美昭陵】三十年前割麦的童年
【壮美昭陵】怀念恩师吕效祖老师//杨安康
【壮美昭陵】昭陵沟口
【壮美昭陵】九嵕山下,赵镇学区孩子 过六一儿童节
【壮美昭陵】杏儿黄了
【壮美昭陵】赵镇中心幼儿园喜庆六一儿童节
【壮美昭陵】昭陵赋
【壮美昭陵】赵村街的上堡子
【壮美昭陵】昭陵西岭,我的初中记忆
【壮美昭陵】前寨印象
【壮美昭陵】又见山桃花开时——给逝去的友人
【壮美昭陵】吃不够的油坨坨
【壮美昭陵】 裴寨送子娘娘庙会
【壮美昭陵】老梁的豆腐脑
【壮美昭陵】月季花开
【壮美昭陵】礼泉沿村娃眼中的沿村娃
【壮美昭陵】我的四叔父 抗日革命烈士—王生才
【壮美昭陵】母亲的黑头巾
【壮美昭陵】闲话《打炕坯》
【壮美昭陵】光明行
【壮美昭陵】故乡的槐花饭
【壮美昭陵】礼泉的香格里拉
【壮美昭陵】回望军旅——兵之初心
【壮美昭陵】槐花飘香
【壮美昭陵】打胡基
【壮美昭陵】千年古镇—石鼓赵村
【壮美昭陵】礼泉,一位残疾人最后的微信
【壮美昭陵】我的老师董信义
【壮美昭陵】悼果花
【壮美昭陵】父亲的手
《壮美昭陵》礼泉烙面//阎瑞生
三八妇女节// 赵晓萍
礼泉玉峰观//壮美昭陵
爷爷的棉袄,孙子的心//壮美昭陵
赵镇中学初七二届二班同学聚会
年的味道//壮美昭陵
壮美昭陵艺术平台2018年大拜年
《壮美昭陵》| 痛悼廉登峰老支书 //丁志俊
【壮美昭陵】一个村官的不凡人生
【壮美昭陵】游赏昭陵杏花林
【壮美昭陵】周莹迎诰封
【壮美昭陵】相约桃花 情定终生
父 亲 // 杨生博
【壮美昭陵】清明思亲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上)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中)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下)
【壮美昭陵】我的外公
往期精彩回放:
醴泉地名探源//廉振孝
南寺最后一个和尚//张彦文
铁罗村的铁疙瘩/张彦文
“梁澄清同志追思会”在家乡礼泉县樱桃园召开
闲话唐昭陵||廉振孝
三策九招献赵镇//廉振孝
千年石鼓赵村镇 廉振孝
故乡的传奇//杨生博
两孔窑洞//陈永强
四支渠-壮美昭陵
又是故乡早春时//董志振
戊戌新年赋//安望
春节| 我家的团圆年//陈超
礼泉花开, 壮美昭陵领你看
董志振 我的父亲我叫大
礼泉九嵕山//刘美健
那年,邂逅红星永结缘 || 崔存文
怀念记忆深处的加重自行车//常佳
洪建武||五八年,礼泉菜园沟那场水灾
父亲//杨彩霞
赵镇后寨-我的家//周淑莹
大美礼泉旅游风光片
唐陵下,那片杏花林,我想你啦!
北望桃花陵
一个外乡人爱上了礼泉
爱上了礼泉女娃
陕西快书盛赞礼泉好旅游
人文礼泉风光
壮美昭陵   礼 泉 烙 面
来来来,咥一碗烙面//刘沛
烙 面
二月二,逛药王爷会
四月,陪你礼泉赏桃花
壮美昭陵大唐风 礼泉风光田园梦
张克俭||礼泉四大景
金秋礼泉 国庆中秋节我想回家
安望 礼泉苹果赋
欣赏礼泉湾里村旅游
【视频】礼泉槐花飘香
礼泉县2016年书画摄影展
尧都三宝——“甜梨瓜,大萝卜,鞭竿葱”

礼泉最优农特产在这里–礼泉味道
壮美昭陵西部文化艺术平台编委成员风采录
(点击分享)
壮美昭陵西部文化艺术平台投稿须知:

1、来稿须为原创首发,著作权归其本人,文责自负。
2、来稿如不许改动请加以说明,未说明即视为平台有修改之权利。
3、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 信:13468916590
文稿数字控制在300-1500之间,请直接粘贴在邮件正文处,可同时发送附件,附上作者简介(字数100之内)和常用微信号及作者生活照。
4、审核通过的稿件会在二周内回复,未回复即视为不予采用。
5、优秀稿件将推荐至今日头条、腾讯、搜狐。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