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期】户外活动事故汇总报告(20年8月)

点击上方蓝色字关注我们~感兴趣记得帮忙转发一下,谢谢!参加户外活动请务必量力而行,安全第一!

【第三期】户外活动事故汇总报告广州乐行者户外(2020年8月)【宗旨】分享最新户外活动事故信息吸取教训 总结经验 安全回家背包客在澜沧江游泳被冲走已失联3天
“已经三天了,基本上没有生还的可能性。”8月28日,旅游博主“左右”在澜沧江云南景洪段游泳时被水冲走失联。据其哥哥介绍,连续两天的搜救无果后,失联江段今日(31日)降雨,地面搜救无法进行,实施救援的蓝天救援队“出动直升机”空中搜救。由于事发江段水流湍急,此前每年都有人在此溺水。红星新闻记者在短视频平台“快手”搜索显示,用户“左右:囧途”拥有27.8万粉丝。发表作品196个,创作内容多为在印度、泰国、土耳其、伊朗等国的旅游见闻。最新一条动态发表于8月29日,由其哥哥代发,内容为:我是“左右”的哥哥,我弟弟“左右”于昨天下午在西双版纳告庄附近的澜沧江溺水,至今24小时未找到,麻烦西双版纳的朋友帮忙找找,我们都想让他回家。
“左右”哥哥介绍,家人是在28日晚上10点左右接到的警方通知,从安徽马鞍山含山县家里出发,29日下午到达景洪。据其介绍,弟弟和另外两名同伴8月28日下午到景洪市告庄“水上集市下面”的澜沧江边游玩,三人相约一起游到江中间的一处“石头垒的梗”。另外两人“觉得游不过去”放弃后,弟弟仰泳快到终点时,“游错了方向,力竭后被水冲走。”“左右”58岁的父亲说,“左右”从小就会游泳。“水性很好,游得相当好。”当天一起游泳的两名伙伴告诉“左右”父亲,事发在8月28日下午两点50左右,当时有不少人在游泳,也有人在钓鱼,发现“左右”被水冲走后,他们呼喊“救命”,“无人施救。”报警后,警方十几分钟就到达现场,出动快艇,在江面搜救了十几分钟,“转了两圈,没看到人。”家人抵达景洪后,联系到蓝天救援队帮助搜救,“只能白天搜救,晚上看不见。“左右”哥哥介绍,事发江段水流很急,两岸人和车都不好走,搜救难度很大。”哥哥说,“左右”被水冲走时,只穿了泳裤,“衣服、手机全放在岸边。”(来源:红星新闻)
独行秦岭光头山迷路,爬上王锁崖求救
8月29日上午10时50分,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接119及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分局滦镇派出所警称,一驴友在光头山里迷路,需要救援。救援队即刻集结队员20余人、车7辆与消防队员一起赶往光头山。
下午1时左右,队员通过呼喊,初步判断被困者的位置在王锁崖方向,顺着声音队员继续前进,最终确定被困者在王锁崖山顶,四周悬崖,无法下山。
上山的坡度非常陡,悬崖峭壁,无处抓手,脚下均是苔藓及光滑的石头。队员们攀爬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才到达被困者身边。山顶云深雾重,被困者的衣物已经湿透,补给也不足,冻得瑟瑟发抖,庆幸的是,身体并无伤害。下午3时,1队员带着被困者开始缓慢下山,一个小时后,安全到达指挥部。
据了解,该被困者于29日清晨6时30分从分水岭进山,往鹿角梁方向,行走约两个半小时后迷路,然后徒手攀爬至王锁崖顶端,但无法返回,最终拨打报警电话并传回定位。(来源:华商网)
青岛女子为拍照爬悬崖,同行男驴直呼比我强,结果女子掉下山崖摔伤脊椎瘫痪
8月28日,青岛一女子为了拍照,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徒手爬上悬崖,与她同行的驴友非但没有劝阻,反而还一边拍视频一边还直呼厉害了。然而几十分钟后,女子不慎从高处滑落,腰部疼痛难忍,腿脚没有知觉。
由于山体地形复杂,青岛红十字搜救队救援人员便将受伤女子固定在担架上,从山顶往下运。攀悬崖、钻丛林、穿河谷……经过6个多小时的救援,救援队终于将伤员安全转运下山,交由120急救人员送往医院救治。(来源:齐鲁网)
昆明驴友独自去大理苍山失联5天,不幸遇难
8月27日,昆明男子黎韬疑似独自徒步苍山失联5天,黎韬父亲发现儿子两天联系不上于是报警求助。黎韬父亲称通过警方调查,黎韬于8月21日入住大理古城的酒店,22日早上6时许离开酒店,通过户外运动App发现其信号失踪地点。27日凌晨5时,大理州红星户外运动协会及其他救援力量进山搜救。14时50分左右,救援队队员及黎韬家属告诉记者,黎韬遗体在断崖下被找到,确认遇难。
英德石门台突发山洪,3人不幸溺亡
8月18日,在广东英德石门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梁某峰等7人因山洪暴发被冲走。经过紧张的搜救,4人被救起,3人不幸溺水身亡。
据了解,8月18日,佛山南海人梁某峰等8人、佛山人黎某连等同行4人擅自进入英德市横石塘镇石门台自然保护区游玩,由于天气突变,上游下大雨,溪水短时暴涨,致7人被洪水冲走。获悉情况后,英德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立即组织公安、应急、消防救援大队、横石塘镇政府、石门台保护管理局、医院和当地村民等救援力量赶赴现场开展救援工作。
经过紧张搜救,7人当中,4人被救起,3人不幸溺水身亡。英德市委、市政府已成立相关工作小组,做好被救人员和死者家属的安抚等相关善后工作。(来源:广州日报)
鳌太九重石海驴友突发疾病身亡回顾贴大家好,我是西安-唯一,8.15九重石海驴友死亡的当事人,直到今天整个善后事宜才算基本处理完毕,林姐(化名)也由家属接走回家安葬,整个事件发生后,首先我很感谢林姐家属对我没有一句恶语相加,并且在我叙述了事件的始末,以及我和当地村民返回九重石海接林姐下山都表示了感谢和宽容理解,并且在赔偿问题上也没有为难我。
由于15日雾特别大,我下到中间的位置路线有点偏差,在两点左右才找到林姐,见到林姐,看她也一切正常,我说林姐今天感觉怎么样,她说还好,我说能走不,她说今天走到哪里,我说至少和我扎营在一起,也就是九重石海顶,如果可以尽力赶到东源营地,海拔低,林姐说好,这样,我给他烧了姜糖水,林姐喝了,又把保温杯灌满,林姐吃了点囊和火腿肠,林姐给我看手机说那几个哥已到大爷海,我说你在小群里报个平安,然后我有用林姐电话给我媳妇打个电话报了平安,做完这些,林姐收拾装备,我帮他把帐篷拆了收好,我背上她的大包,我们开始出发,结果还没走出五米,林姐突然摔倒,也就是这么短短五六分钟(尊重死者此处不在详细描述),等我把林姐拖进帐篷林姐已经不行了,我给林姐做了几组心肺复苏,终究没有挽回她的生命,一切来的太突然,我在确定无力回天之后,我把林姐上半身盖好,把帐篷拉好,把四周地钉全部固定好,就准备冲到大爷海去报警并且联系家属,
16日大爷海,我报警,并联系家属,村民组织人准备抬人下山,由于天气原因,我和当地村民18号进山,直到21号晚上,林姐才被抬下山,22日,我和家属去到派出所,共同见证了法医对林姐的检验,结论是,排除刑事案件,逝于突发疾病。
可可西里失联的小伙儿7月13日已经遇难,遗体发现于水塘中
7月11日20时,玉树州治多县公安局接到可可西里不冻泉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报警,在109国道向东13公里处发现简易旅游帐篷和一些个人生活物品。接警后,公安机关立即组织警力连夜赶赴现场调查。13日17时许,经过连续两天搜寻,民警在109国道向北12余公里一积水潭内发现一具**。经尸表检验,并结合现场勘查和调查,排除他杀。通过遗留物和家属确认死者为李某某,家属对死因无异议。目前,善后事宜已妥善处理。玉树州治多县公安局2020年8月25日
河南驴友嵩山掉下悬崖头破血流骨折,救援队千辛万苦运下山
8月23日上午,40岁的登封市大冶镇驴友李先生一行13人,来到嵩山脚下,开始沿山道进山。上午10时许,李先生在水道40米高的崖壁处徒手攀岩做挂绳先锋,下到离地面8米高处,因崖壁湿滑脚踩不稳,他不慎从崖壁上滑脱摔下悬崖,头部受伤流血,腿部骨折无法行走。其同行的妻子见状,吓得惊慌失措,赶紧打110报警求助。下午1时01分,第一救援梯队到达了伤员所在的位置。此时,山上仍在下雨,让救援工作变得更加困难。队员们每行走一步,脚下都会打滑,稍有不慎,就有坠落悬崖的危险。找到伤者时,其妻守在旁边,一脸焦急和担心。随队的120急救医生立即对他进行伤情检查,经过按压初步诊断,除全身多处擦伤外,伤员头部摔伤,左脚出血,右大腿骨折,伤势比较严重,需要尽快送到医院医治。
下午3时02分,救援人员将伤者抬到了玉皇庙停车场,直接送到早已等候在那里的120救护车上。看着急救车飞速朝医院驶去,所有参加救援的人员才松了一口气。他们再次提醒那些喜爱登山的户外爱好者,雨天不要轻易上山冒险,安全第一、生命至上,探险不是非要拿生命去冒险。(来源:大河报)
两重庆驴友在贵州滴水滩瀑布搞瀑降遇难8月24日,记者从贵州蓝天救援队获悉,昨日5名驴友在安顺滴水滩瀑布挑战速降时,一名68岁男性被挂在悬崖边,一名30岁女性被冲进了潭中。截至今天中午12点,时间已过去了19个小时,现贵州蓝天救援队正在紧急施救中。(黄色圆圈位置为68岁落水男子。红色圆圈位置为30岁落水女子。蓝色圆圈位置为蓝天救援队队员正在紧急想办法施救。)早上11点,记者电话采访了贵州蓝天救援队队长王毅。王毅告诉记者,今天凌晨2点接到求救后,他带领11位队员立即赶往事发地。早上5点左右抵达时,两名驴友均被挂在瀑布旁的悬崖边上。“一个小时前,他们还被挂在悬崖上。之后,那名30岁的女性被冲进了潭中。”王毅说,水流湍急,地形险要,救援难度非常大,今早的第一次施救没有成功。(来源:多彩贵州网)
辽宁男子爬山摔伤昏迷不醒,蓝天救援队耗费8小时用担架抬下山
俩男子爬山时,一人不慎摔伤卡在石头缝里昏迷不醒。危急时刻,蓝天救援队队员、120急救人员联手消防队员快速赶往现场施救。经过8小时惊心动魄的接力救援终于抬伤者下山。8月22日13时40分,葫芦岛蓝天救援队接到求助电话,说有个男子在爬大虹螺山时摔伤昏迷不醒,需要救助,所处位置在北荒地山北侧。接到求助后,家在南票区的徐强就近整装赶往现场。同时蓝天救援队队长邢立岩和多名队员带上卷式担架等救援装备去增援。14时30分,徐强和岳跃等5名蓝天救援队队员与3名120急救人员最先赶到上山施救。为快速赶到事发地,队员贴着悬崖,脚踩光秃秃的石头艰难前行。
伤者为男性,50岁左右,体重180多斤。当时身体处在一个大石头缝儿里,呈半躺半坐状态,头上垫着物品。只见伤者鼻子正流着血,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头部有个馒头大的红包,伤者昏迷不醒。
据介绍,当伤者爬山时,山涧里有一条路他没走,而是去爬右边的山,爬了三四米后不爬了,在下来时不慎摔伤卡在石头缝里不省人事。现场急救人员给伤者做了心电图,又用了药等处置,并说根据伤情只能平抬着下山,不能背或扛。随后,施救人员慢慢把伤者抬到卷式担架上抬着下山。(来源:辽沈晚报)
深圳42人台风天悬崖边蒙眼搞培训,被消防劝下山
8月20日,广东南澳,消防队接到报警称,海岸线上有人顶着台风搞穿越。消防翻了几个山头才找到他们,却发现这40多人在台风中戴着眼罩一声不吭,旁边是200多米深的悬崖。消防员劝说团队撤离,领队自称是深圳登山运动协会会员,已研判是安全的。最终,经警方训诫,领队带领40多人安全撤离。据了解,该活动是某公司组织的员工培训。(来源:荔枝新闻)
美国男子徒步摔伤被困14天没死,却精神失常了
8月18日报道,一名美国男子在山林中徒步旅行时意外摔伤,导致他被困在山中14天。当那名男子被人发现时已经神经错乱,目前他正在当地医院接受治疗。
据报道,当地时间8月15日,约翰·乌齐正带着两个孩子在美国新墨西哥州圣菲国家森林中徒步旅行,乌齐见女儿走远后马上大声呼喊。然而,他却听到远处有一个陌生人求救的声音。乌齐与女儿会合后找到了那个陌生人。他们看到,一个50多岁的男人躺在地上,嘴唇严重干裂,还在流血。他的背部受了伤,致其无法行走。
乌齐在事后接受采访时说:“他躺在小溪边。他不能站立,不能移动,有些神经错乱。他的舌头肿了起来,身体非常瘦削。我觉得这家伙真的需要帮助。”
当地救援人员表示,他们从未遇到过独自在野外生存这么长时间的人。由于那名男子的体温非常低,救援人员就直接在山上为他生火取暖。然后他们把他的身体包裹好,抬出了森林。男子获救时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有进食了,平时他只能靠喝溪水维生。目前,那名男子正在医院里接受治疗。(来源:每日邮报)
美国登山者在青海爬山被困山腰,消防人员把他救下来
8月15日20时06分,西宁市消防救援支队119调度指挥中心接到110转警:湟源县大黑沟森林公园一名美籍登山爱好者被困山顶,情况危急!
接警后,湟源县新城大道消防救援站立即出动8名救援人员赶赴现场处置。途中与报警人联系,确认被困人员为美籍登山爱好者,在登山途中因装备不慎掉落悬崖,导致行动受阻被困山顶。抵达大黑沟森林公园后,消防救援人员迅速根据林区环境、被困人员进山路线等信息,制定救援方案,并与辖区派出所民警、当地群众成立搜救组,携带山岳救援装备进入林区搜救。
为确保后续救援工作顺利开展,救援人员为被困男子提供了提前准备好的食物和水,利用手机实时翻译软件与被困美籍男子沟通,安抚其情绪,稍作修整后,救援人员护送被困人员返回。次日01时32分,救援人员成功将被困人员送至城关镇派出所。(来源:西宁消防)
两驴友峨眉后山失联5天,获救后被罚款并承担2万搜救费
8月15日凌晨0时40分,搜救人员带着两名被困“驴友”安全到达峨眉山下的搜救前方指挥部,救援行动圆满结束。此前,这两名“驴友”在峨眉山后山原始丛林探险已经失联5天。在经过当地消防、公安等部门连续多日搜救后,终于将两人成功营救。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因擅进景区未开放区域,两名获救驴友被罚款并承担2万余元搜救费。
经了解,两名“驴友”都姓孙,1人来自河南,1人来自浙江,两人相约结伴到峨眉后山探险,不料被困。消防部门提醒,户外探险具有高风险性,外出“驴友”一定要到正规已开发旅游景区,不要攀登未开发的区域,切忌盲目探险,以免发生意外。(来源:红星新闻)
在珊瑚礁保护区组织潜水被行政拘留10天
7月23日,海南三亚海警局对在亚龙湾珊瑚礁自然保护区内查获的非法潜水行为开出“罚单”,对非法潜水组织者王某等4名主要违法行为人处行政拘留10日、其余10人给予行政警告的处罚。
据了解,7月23日15时,三亚海警根据线索联合三亚市旅游警察支队在亚龙湾青梅河口附近海域联合执法,现场查获在珊瑚礁自然保护区内进行非法潜水活动14人,一批潜水装具和2艘交通船艇。(来源:央视新闻)
驴友飞鱼守望者于他念他翁线路失联遇难
据一位知情人透露,飞鱼等一行人在进山后的第二天就开始出现不同意见,“主要还是线路上的分歧,所以第二天的时候,就已经有部分人离开。”该知情人说,在进山第三天时,飞鱼与其他两个人组成小团队继续前进。而到了第四天,这个三人团队在线路上也出现了分歧,“其中有一位驴友希望选择走山上的横切路线,但飞鱼和另外一个驴友不愿意走高海拔的线路,希望沿河谷徒步。”就这样,在第四天的行程中,三人团队又分成两个小队,其中一人选择走山上横切,而飞鱼和另一名驴友则沿河谷前进,三人约定在前方的营地集合。选择从山上横切的那位驴友率先抵达了集结点,并在此等候飞鱼等人。然而,过了一会,那名和飞鱼同走河谷线路的驴友也抵达了集结点,但是落在后面的飞鱼却始终没有抵达集结点。随后,有另外的徒步队伍从河谷走出,但是他们均表示没有在沿途看到飞鱼。
8.16日收到的消息,飞鱼守望者已不幸遇难,遗体发现于河中!
重庆一家5口去峡谷里钓鱼遇暴雨洪水被困,消防员搭建绳索横渡救人
8月9日中午,奉节县青龙镇的曹先生,带着一家人到峡谷溪流钓鱼。没料到的是,突降暴雨导致溪水暴涨,一家子5人被困峡谷,曹先生多番尝试自救无果后,拨打119报警求助。
溪水暴涨几分钟便将人困住
最后,救援人员携绳采取急流救援技术游到最后一名被困者位置,搭建绳桥,将其救出。
10日0时26分,历经7个小时后,5名被困人员被全部救出。(来源:重庆晨报)
男子在冈仁波齐冰川迷路10小时冻个半死,民警把他背下山
8月11日,记者从西藏阿里边境管理支队塔尔钦边境派出所获悉,近日,该派出所救助1名在著名景区冈仁波齐附近冰川迷路的游客。
西藏阿里边境管理支队塔尔钦边境派出所所长方俊杰介绍,由于事发地持续降雨,山间夜晚气温低至零摄氏度以下,且狼、野牦牛等野生动物活动频繁,存在诸多危险性。
“此次接到游客求助报警时,遇险游客被困已超过10个小时,情况紧急,刻不容缓。”方俊杰告诉记者,接到报警后,该派出所立即启动救援预案,提前联系医护人员在遇险山下等待救援,组织5名警力携带救援设备、食物和水等赶赴事发地进行搜救。
“发现被困游客时,只见他浑身湿透,冻得瑟瑟发抖,意识模糊。”方俊杰说,救援民警将自己身上的棉衣脱下来让游客穿上,并轮流背游客下山至医护人员所在的安全地带,游客脱险。
据悉,西藏阿里地区正值雨季,境内部分高海拔景区气候复杂多变。当地移民管理警察提醒广大旅客,有计划前往该区域,应提前了解天气情况,做好相关准备,避免独自前行转山。如途中不慎遇险,及时联系当地移民管理警察,他们将24小时提供服务。(来源:中新网)
六名驴友逃票进入九寨沟不慎落水,被救援后罚款3000元
8月9日17:00左右,四川阿坝九寨沟景区诺日朗派出所接到报警电话,称在九寨沟景区长海方向有人迷路并有同伴落水。九寨沟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立即协调九寨沟森林消防中队、九寨沟公安分局及九寨沟县第二人民医院赶赴现场进行搜救。
经调查,这6名人员未经批准,从松潘徒步进入九寨沟自然保护区,穿越九寨沟自然保护区后,进入九寨沟景区范围,其中一人在景区内景点长海落水,由于天色已晚,加上迷失方向,6人选择报警求助。接到救援通知后,九寨沟县森林消防中队于19:00派出20名人员,前往事发地长海站展开搜救。
记者从九寨沟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获悉,这6人未经允许进入九寨沟自然保护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第三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未经批准进入自然保护区或者在自然保护区内不服从管理机构管理的,由自然保护区管理机构责令其改正,并可以根据不同情节处以1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的罚款”。目前,九寨沟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依照法定程序,对张某、汤某、赵某等一行6人作出共计3000元的处罚。(央视新闻)
临沂蒙山一天俩驴友掉落悬崖受重伤,民警又累又饿
8月9日,蒙山公安民警一天内连续救起两名重伤的“驴友”,中午饭也没顾上吃。他们不怕山高路滑、沟深林密,第一时间用担架将伤者抬到救护车上,为医护人员抢救伤员赢得了宝贵时间。8月9日上午11时,临沂市公安局蒙山分局接到报警称一名“驴友”从白石峪瀑布处滑落深涧。蒙山公安分局立即通知柏林派出所前去营救。由于连日暴雨道路被冲毁,车辆难以到达出事现场,营救民警只好弃车徒步提急救箱往山上跑。当他们到达出事地点后了解到,“驴友”宋某是在游览蒙山白石峪大瀑布时不慎跌落至30多米的沟底。营救民警和闻讯赶来的消防队员又赶往沟底。当他们把宋某从沟底救起后发现宋某因头部受伤失血过多已昏迷,伤势严重,而120救护车也因道路冲毁而无法上山,救援民警等只好跑步下山扛来担架,将昏迷的宋某抬下山送到救护车上,这时已是下午一点多。
当已十分疲惫的民警正要回单位吃饭时,他们又接到一个救援指令:在蒙山西蒙山山场又有一“驴友”从悬崖跌落山沟,需马上营救!民警和消防队员饭也没顾上吃就快速向出事地点奔去。在出事地点,同行的“驴友”告诉民警,跌下悬崖的“驴友”姓周,是在游览西蒙山的一个绝壁时不慎跌下悬崖的。民警和消防队员经过搜救,在离周某跌落的悬崖50多米的深沟发现了头部和腿部严重受伤的周某。由于此处位居深山,救护车无法到达,民警和消防队员再次用担架把周某抬到山下,送到了救护车上,这时天已经黑了。送走了伤者的民警们这时才感到了又累又饿,因为他们一天没吃饭没停歇了。(来源:琅琊新闻网)
欢迎转发本文分享给户外爱好者!
—-THE END—-有趣的灵魂在等你长按关注公众号
「在看的,麻烦点一下再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