燎斋?娘道《我来做饭吧》

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毕燎原”三个字,关注我的公众号,你就可以看到我全部的文章了。
那天,弟弟毕星火去青岛市内有事,家里就我和妈妈了。刚好本村的好友李云波来串门,我们喝茶聊天。快要到吃饭的点了,我说我要去做饭了,不料正在看电视的妈妈忽然说:我来做饭吧。由于太突兀,我愣了一下,不由得呵呵笑了起来,说:妈妈,你做饭?我都六十多岁了,你是不是以为我还是小孩,长不大了呀。妈妈也笑了,李云波也笑了。
其实,妈妈一生几乎没有做过饭。我爸爸是个很顾家的人,虽然有点大男子主义,但是对妈妈却是很娇宠。家务劳动基本不用妈妈做。妈妈身材娇小,本身上班也是辛苦的,在爸爸看来,她不做家务也是理所当然的。
妈妈算是有福之人了。生了孩子,家里请了保姆帮着带孩子。后来大姑来帮着照顾家好几年。再后来,姥姥也来家里了,那就更不用妈妈操心了。姥姥去世后,一直是爸爸做饭了。爸爸生病卧床十多年,身边一直有孩子照顾,主要是弟弟毕星火,他因为不工作了,就干脆专职在父母身边照顾他们的生活,父亲去世后,他就专一的在妈妈身边。直到去年底,妈妈住进崂山我这里,星火也跟着来住,照顾妈妈。家里的饭都是星火来做。
在妈妈眼里,我一直是个让她省心的孩子。上学的时候,学习成绩总是很好,不用她操心;当兵时入了党,政治上也成熟了;在国企,单位也一直是重用的,做了党委秘书兼宣教科长,还被列为第三梯队培养对象;下海经商后,事业也做得红红火火。这些都让妈妈很开心。至于我很少有时间呆在家里陪她,她从来没有怨言。好像我就应该泡在事业里,不应该做家务这些事。我到西安做公司后,回家次数就更少了。妈妈见了我总是会说很多话,主要还是问事业上的事。她爱听我做事业的事情。为我的事业困难担忧,为我的事业发展开心。
记得我二十五岁那年,妈妈的老战友唐阿姨来我家提亲,想和妈妈做亲家。她说女儿二十三了,该谈对象了。妈妈很高兴,说,好啊,让她嫁给我老二吧。唐阿姨说,你家老大也没对象吧,我女儿看好你家老大了。不料我妈妈说,我家老大不着急,他现在工作忙,还上业校……。反正那次没有谈拢。妈妈就是觉得我什么都不用急,什么都没问题,这大概就是一种对我的信心吧。
每次星火不在家,妈妈都想做点家务,比如饭后擦桌子、洗碗等,帮我一下,我都告诉她别动,这些我都自己会做。其实,她不知道,我从十六岁当兵,后来一直在外面闯荡,所有的生活都能自理,做饭更不是问题了。非但没问题,而且中餐、西餐都会做,所有吃过我做的饭的人,都认可我做饭菜很好吃,只是我极少在家里做饭,换句话说,我每次回家,都不用我做饭而已。
抑或在妈妈心里,我就不会做饭做家务吧。可是,妈妈自己也不会做饭呀。她怎么就会想到说出“我来做饭吧”这么一句话来呢?一想到这句话,我眼睛就会突然潮湿。都说人到八十也得有个娘,在娘的眼里,儿子永远是长不大的。这不,眼前的妈妈就是个写照。
那天我为她做了干拌面,她说真好吃,你怎么学会的?我说,是在西安学的。我还告诉她,我会做很多种饭菜,而且做的很好吃,以后我慢慢做给她吃。她很开心地说:真的?那我就享福了。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年轻时,事业心很强,很少顾家,看上去没心没肺的。怎么老了,却这么眷恋母亲,大概,就是因为想报答妈妈对我的这份信心吧.
妈妈,你都九十岁了,该享福了,不要再操心孩子了。你能健康快乐地活过百岁,就是对我最大的爱。毕燎原2019.10.30
有朋友问,我的文章怎么都用“燎斋”冠名?我说,就是瞎扯呗。当年蒲松龄就是瞎扯,结果扯出了《聊斋》。我也是借着谐音,把聊斋的“聊”换成了毕燎原的“燎”而已。算是邯郸学步吧。反正蒲松龄也是在崂山里写的,我如今也在崂山里写嘛。我的农宅就在崂山里,还不如干脆叫“燎宅”吧,意思就是燎原在农舍里闲得无聊,胡扯淡呗。毕燎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