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意义(那些人存在的意义)

存在的意义

(题图选自美国插画师 Pascal Campion 作品)

1
 
因为我父亲的工作原因,所以每次单位安排的住房都是在小镇比较远的郊区上。我没有读过幼儿园,直接上的学前班,在我从小的意识里,我就要比很多同龄人的小孩要更早起床去上学,因为路途太遥远了。
 
我是班上唯一一个会带盒饭来学校的人,因为中午的休息时间不够我往返家里吃饭。其实夏天还好,就是到了冬天的时候饭菜都是冰凉至极的。
 
因为害怕我的肠胃出问题,所以后来我妈就会每天中午很辛苦的来学校一趟,把饭菜送过来,然后再返回家。可是不到几个小时后,她又得来学校接我放学了。
 
那个时候的物质水平都不高,我父母也都在单位里领着微薄的薪水,因为我跟我哥要上学的事情,我妈跟很多的操劳父母一样,一边要顾及家庭小孩,一边还要赚钱维持生活。
 
有一天放学的时候下了很大的雨,我在学校里等到其他小朋友都走了,家里还没有人来接我。我一个人很落寞地坐在教室的座位上,也不敢乱跑或者玩耍,只是看着黑板发呆。
 
不一会我的班主任来了,她问了我的情况,然后把我带到她的宿舍去。她的宿舍房间很小,但是很干净整齐,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她做好了饭,拿了两副碗筷让我一起吃饭。
 
我坐在座位上不敢动弹,然后说我不敢,因为我爸妈教育说随便吃用别人的东西不好。
 
她微笑着说,这个没关系的,你不是无理取闹的索取,我是邀请你了的呢。
 
我还是摇摇头,即使这个时候我的肚子发出了饥肠辘辘的咕噜声。
 
她没辙,于是她拿了两包饼干给我,现在回想起来这不是那种普通的很便宜的饼干,在当时来说算是比较贵的品牌。
 
她说这是给我的奖励。
 
我说为什么?
 
她笑着说,明天会把课堂测试的试卷发下去,要给分数前十名的同学发奖品。你也在这前十名里,所以这是你应得的部分,我只不过是提前把它给你了而已。
 
这一次我听进去了,我接过饼干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很晚的时候我爸赶来了,于是把我接回了家,我爸忙着感谢老师,我因为比较内向害羞,所以忘了跟我爸说老师给我饼干的事情。
 
第二天去上课的时候,果然是课堂测试前十名的小朋友都得到了我昨天晚上吃的那种饼干作为奖品。
 
后来的日子里,这个班主任叮嘱我说每天中午放学的时候,让我把我带来的盒饭拿到她的宿舍。她帮我热好饭菜,然后让我坐在小板凳上吃饭。

剩下的时间里我就会坐在她的沙发上,一开始不大好意思就一直硬挺着,可是后来累了就不知不觉躺下去睡着了。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每天下午放学的时候也不需要在教室里孤零零地等着,看着其他小朋友的家长早早地过来把他们接回家,他们欢天喜地嬉笑打闹会更衬托出我的些许可怜。
 
班主任叮嘱我一放学就去她的宿舍里,离教学楼也就几分钟的距离。因为她的工作没有那么快结束,所以她会把钥匙给我,让我去到她的房间里坐着,等着我的家人来接我回家。
 
大部分的时间里,我都是静静的坐在班主任房间的椅子上,不敢乱走动,不敢喝水,更别说拿东西来吃了。

在我那个弱小的身子而且弱小的心灵里,我一直叮嘱着自己尽量不要留下任何我来过的痕迹,这样才辜负这个女老师对我的好。
 
有时候我家人来得早一些,老师还没有下班回来,我就会把钥匙放在桌子上,然后关上门离开。等到第二天放学的时候,老师会准时过来把钥匙给我,说让我先去宿舍。
 
这是我跟班主任之间的小秘密,没有任何一个同学知道,这个小秘密让我成为了一个被信任的孩子。很多年以后我回想起来,这件小事也让我成为了一个懂得慎独的小孩。
 
学前班结束以后,我爸工作调动又要离开这个小镇了,我妈带着我去跟这个班主任告别顺便道谢。

在她们聊天的对话里我才知道,老师以前给我的那些所谓的“奖励零食”,其实根本不是学校花钱买来奖励成绩好的学生的,而是这个老师在异地的男友给她寄来的。
 
这个老师为了安抚我那份小小的自尊心,真的就第二天把剩下的零食都分给了其他一样考试成绩很好的学生,这样“以示公平”。
 
我至今也不明白,她在每一天放学的时候把她宿舍房间的钥匙递给我的那一瞬间,究竟是她一开始就觉得我是个乖小孩值得信任,于是我就变成了乖小孩,还是因为我本来就是乖孩子,所以才吸引了她愿意信任我一场。
 
后来我总会推论出很多个可能,就是万一我也是那种熊孩子,把老师的房间搞得乌烟瘴气,然后让她失望之极,或者是个大大咧咧的小孩,把老师的钥匙丢了甚至交给别的坏人……那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
 
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奇妙之处,我第一次脱离父母走进校园这场新的人际关系世界里,我就遇上了这么一个老师。

她尽可能地用自己的聪明办法给了我那个年龄该有的自尊心,而不仅仅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小屁孩。她全心全意地信任我一场,我也第一次学会了在别人家里做客要学会礼貌跟矜持。
 
仿佛她能够读懂我内在的敏感以及不善于表达,她把最美好的那部分我对这个世界的体会都传达给了我,这一份力量对于我后面的人生有着无比重要的支撑作用。
 
搬家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女老师了,我曾经跟我妈念叨着如果有一天有机会遇见她,我一定要给她一个很大很大的拥抱才是。
 
这个女老师姓苏,这是我唯一能够记得的部分了。
 
2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被选上代表去参加县城里的演讲比赛。什么都好,我就是不好意思开口跟我父母要钱买一条上台表演的裙子。
 
也就是说那个时候家里的条件是没有这个支出给我的,我的老师去家里跟我的父母做思想工作,我妈就说了一句,要不你就别挑选小令了,这样还会影响她的学习。
 
当时的我那一刻觉得很丢脸,我知道我父母只是拿学习当做借口,真正的原因是他们舍不得出那一条买裙子的钱,但是他们又要面子,所以只能这么表述了。
 
很多年以后我终于学会体谅父母,体谅他们的不容易,可是当时的我还是个孩子,我的心里开始烦躁,于是放学以后练习演讲的状态也混乱了起来。
 
几天后我的老师告诉我说裙子的事情解决了,学校那边提供经费,所以我不需要担心了。
 
我很高兴地跟着老师去县城里的大剧院表演,然后拿到奖,得了一笔不小的奖金,带回家交给我父母的时候他们也很开心。
 
事情到了这里是需要有转折的,的确,我也是到了后来才知道,那条裙子的钱是这个老师拿自己的工资给我垫付的。

她刚大学毕业出来分配到这个小镇的小学,一个月的工资是550块钱,我那一条裙子是50块钱。
 
后来我小学毕业后依旧有跟这个老师保持联系,她说那个时候她自己也是个刚毕业的新人,充满着要为祖国养育下一代的热血激情。

“你说你去参加演讲比赛没有钱买裙子,那我必须要想办法帮你才行。因为你那一刻的梦想,也是我那个时候的梦想啊!”
 
这个老师不知道的是,即使在十多年后的今天,我回忆起她半开玩笑说的这一句话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想要哭出来的冲动的。
 
她告诉我说,在后来的教书日子里,她也开始有些慢慢疲惫,没有了一开始的激情,对很多事情都有了妥协,所以后来的工作基本上也是秉承着职业素养来维持了。
 
“也就是说,要是再遇上一个像你当年那样因为一条裙子卡在得到演出机会的小孩的时候,我不一定有那么坚定的信念说要帮他买单了,因为我发现我帮不了每一个小孩。”
 
我很庆幸,我成为了那个她愿意力挺的小孩,这是我至今最感激的部分。
 
3
 
我大学里教导新闻写作课的是一个女老师,我称她为W老师吧。

她每次都会布置很繁琐的作业给我们,于是我们需要花很多的时间去查资料,做PPT,拍摄视频,有时候还得提前演练情景剧。
 
一开始我很烦躁这一点,原因是同样的其他专业课老师几乎从来没有留过作业,甚至上课的气氛枯燥至极只有老师本人听得下去,哪怕台下的同学呼呼大睡,他也能内心强大地完成这一节课,然后离开。
 
对于这样的老师而言,这也不过是一份工作而已,加上没有成绩考核的压力,他们只需要按点来按点走就可以了。
 
可是前面那个W老师不一样,她每一次都很仔细的批改我们的作业,一个个学习小组地点评,继而再轮到一个个学生点评。

她的记忆力很好,她记得她给每一个学生叮嘱过的不同事项,弄得我们想耍小聪明躲也躲不过去。
 
有一天下午上课这个W老师迟到了十分钟,等她赶来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她出车祸了。

她跟我们解释了具体的原因,然后说为了不耽误上课,于是把自己的车丢给了她的先生处理,继而拿着昨天批改完的作业赶过来了。
 
她一直在道歉,上气不接下气。
 
那是我第一次在内心里觉得对她有点愧疚,一是她的这份让我觉得有些过于认真的敬业态度;二是她不厌其烦地让我们尝试各种新闻采访选题,要知道我们自己写一份作业,她要看的是一百多号人的作业。
 
她本可以不需要那么自讨苦吃的。
 
大三那一年因为抑郁症的缘故,我基本上没怎么去上课,当然也包括这个W老师的写作课。

我不敢出门,不想跟别人讲话,满脑子都是关于生与死的悲观情绪。
 
这一年下来,我的考试成绩都很糟糕,唯独这个W老师,给我了我很高的分数。我很惊讶,但是我不敢去问她为什么。
 
毕业那一天吃散伙饭,学院的老师领导都在,我不是个喜欢跟老师交际的人,但是我唯独走到这个W老师面前,敬了她一杯酒。
 
她顺势拥抱了我,然后在我耳边说了一段话:大三那一年你很少出现在我的课堂上,但是依据我以前对你在大一大二的功课表现来看,你不是那种不认真随便乱来的人。所以大三的功课我还是给了你很高的分数,是基于我对你以前的认可分数。
 
她拍拍我的肩膀继续说,我不知道这一年你经历了什么,你肯定有自己的难处,你不愿意告诉老师也可以。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不管你曾经经历了什么,但是既然你挺到了毕业,你熬到了现在还没有倒下,那么你的人生就还没有完。
 
“既然人生继续着,那么你一定会有更大的后劲去开始新的旅程的。”
 
这一番话说完,她又陷入了其他同学迎上来的敬酒感谢话语萦绕的氛围里。我一个人愣在原地,手里拿着空荡荡的杯子,看着眼前的觥筹交错,眼泪刷拉拉地流了下来。
 
身边有同学问我,不至于吧你,有必要这么伤感嘛!你也太夸张了。
 
他不知道的是,我不是舍不得这让我又爱又恨的大学时光,而是我感激自己这么不值得被爱的人,还是遇上了这么一个贵人老师。

她让我第一次理解到了敬业精神的意义,也让我明白了对于一个学生的体谅关照或许于她而言只是习惯使然,可是她的所作所为却让那个得到体谅的学生(就是我自己)有了从悲观的阴霾中走出来的勇气跟义务。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是什么都不值得拥有的人,所以当这个W老师叮嘱这些字字句句的那一刻落,我的心底是千百种复杂情绪交织着。
 
4
 
前阵子我去找我的第一份工作的直系领导吃饭,外加两个前同事一起。

接到我的电话旧领导很讶异:这年头离职出去的人能回来找我吃饭的人没有几个了啊?
 
我笑着说,大哥你不是我领导,你是我尊敬的大爷成不?
 
电话里的他哈哈一乐,这个可以有。
 
这一顿饭过后,旧领导因为工作要先走,于是留下了我跟两个前同事。
 
其中一个前同事开口第一句就是,达令你知道吗?我总有一种预感,我以后不可能再遇上这么好的领导了。
 
我点点头,是是是,我们都不可能遇上这么好的领导了。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国企,规章制度之繁琐,人际关系之复杂也是不言而喻。

虽然我是个内在比较特立独行的新人,但是为了保护自己所以必须收敛,学会成熟稳重一些。

后来的一次机会,我成为了这个旧领导的下属,很快我就摸清了他的风格,就是在他手下办事,只要工作上完成任务,其他的宫心计人际关系这些部分都不需要计较。
 
他的口头禅就是,虽然整个公司的制度跟弊端我们无能为力,我尽我的能力给我们部门营造一个相对而言比较自由的气氛。

所以看在我的份上,你们可以发挥自己的创意,但是做事情不要太过火触犯到上面的领导就行。
 
可是即使这般,他还是经常被上面的大领导找去做思想工作,说我们这个小团队过于特立独行。

每次他被训话出来,还没等我们去道歉,他就大手一摆:没事没事,习惯就好,你们该干嘛干嘛,下次注意一点就好。
 
我要离职的时候去找他,他说你是该走了。
 
我很讶异: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假模假样地做一下思想工作,表示一下挽留,或者是从公司领导的角度表示一下祝福么?
 
他回答说,你跟我做事情这么久,应该知道我不喜欢那一套。而且按照你现在的积累,你是可以出去试试更多的可能了。
 
从公司的角度而言,留住人才是肯定的,可是从朋友的角度而言,我更希望你按照自己想过的职业思路去发展。
 
就这样,他成为了我的前领导,也成了我在心里唯一敬重过的职场前辈。
 
因为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再也遇不上这样的领导了,我也不再奢望以后的日子里再有可能遇上,这基本上是概率为零的一件事。
 
这是我职业开启最幸运的部分,有这样一个人,即使介于上层领导的压力,但是依旧给你的小团队营造出一份比较自由舒服的乌托邦,而不是一个听从上面大人物的命令上行下效的死板领导。
 
前者在我眼里就是好的领导,是我愿意当成朋友的人,后者则是一个冷漠的职场人,一个合格的在其位者角色而已。

当然也是因为难得,前者才显得珍贵,也让我感恩。
 
5
 
我相信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都会遇上很多奇葩的老师,狗血的领导,令人无语的同事,还有更多复杂的人际关系里。
 
我也遇上过那些差点给我的青春价值观造成毁灭性影响的老师,即使后来我试着去跟往事和解,但是我并不会原谅这些人。

因为伤害已经发生了,它已经给自己的过往造成了很严重的冲击。
 
就像岳云鹏回忆起十五岁时做服务员,因写错菜单被一个大哥极尽侮辱的时候,他仍然忍不住泪流,称自己还是恨他。
 
我们要感谢的,从来就不是苦难,而是那个面对苦难没有倒下的自己。

也正是因为这样,当我的过往经历里遇上这些好的老师好的领导的时候,我的感激之心会更加深刻。
 
我自己一直都是个很悲观的人,这是有缘由的。
 
我身边很多一起大学毕业的同学有些因为不想奋斗太辛苦,于是想办法回家里找一份老师的工作,而并不是基于对这份工作的热爱。

我的同学里也有人不是因为新闻理想而成为记者,而是因为在报社单位相对而言体面舒服,写稿子也是模式化的机制,只要完成任务就好。
 
我还遇上很多经济条件还不错的人,说是准备过几年就全家移民了,离开这个物价飞昂、环境糟糕、国民素质低劣、负面新闻层出不穷的国度。
 
于是我很担心,我害怕我以后的孩子会遇上这些不负责任的老师,遇上不好的职场领导,会遇上很多的坏人,于是会对这个世界绝望。
 
可是后来我想通了,我自己一路走过来,我并没有对这个世界绝望,因为我还是幸运的遇上了这些生命里为数不多,但是对我而言意义无比重大的贵人。
 
他们存在的意在于告诉我,这个世界这个国家有很多不好的部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外国的月亮就一定圆,并不意味着离开此处到达彼处绝对“生活就会变好”。
 
他们存在的意义在于告诉我,从整体上而言,这个世界都是平衡的,我们会遇上坏人坏事,我们也一样会遇上好人好事,我们不应该因为其中的某一个阶段的糟糕体验,从而对整个人生产生悲观。
 
当然这句话我也是现在才敢说出来的,毕竟当年的我恨极了那些品行有些坏的老师,恨极了那些欺负我排斥我甚至打击过我的同学。

我也因为父母没钱给我那一条裙子,差点就想到“既然他们不喜欢我,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这样的戾气重重。
 
我现在学会了去释放那些消极的压力,每次遇上这些不好的部分的时候,我就会告诫自己,这些无聊之人无聊之事总会过去,我不能被其所绑架。
 
“但凡不能杀死你的,最终都会使你更强大。”
 
以前我觉得尼采这一句哲理太过于空洞喊口号,可是当我经历过忍耐、煎熬、反省、醒悟以及感恩之后,我对这一句无比认同。

我真的很想说一句,我曾经想过很多次的“此生干脆一了百了”,但是每一次熬过低谷,换了一层新皮囊之后,那样的自己又开始更加强大起来了。
 
这种感觉很痛苦,但是也很刺激。
 
如果非要用一个所谓的意义来描述一场的话,那么我觉得这份周而复始的“死机、重启、再死机、再重启”模式,就是这一场折腾人生的意义所在。
 
失而复得过后,我觉得自己的每一天都是赚来的。同样的,那些无意冒出来的遇见好人的惊喜部分,更是让我觉得这是一笔太划算的人生买卖了。
 
愿你也能遇上生命里的贵人。

●●●
她在江湖漂微信号:tazaijianghupiao运营狗:就是达达令自己了啦

#发呆片刻#

女神经说1
好些人留言问我要不要参加《奇葩说》第四季,讲真我这么有社交恐惧症的人,还没海选就肯定被那些个奇葩的气场所吓着了,哪还有勇气上去bibi啊。
我只是比较喜欢两种立场的思维探讨,这样会让我们变得学会全面思考一些,而不是只是一味地针对某种观点某种立场过于放大。
这也是我喜欢这个节目的原因。
只是遗憾的是,感觉第三季没有前两季那么多亮点跟深刻的部分了,我们继续观望吧。
2
啰嗦一下,我只推荐电影或者美剧台词,我不负责提供资源,我也没有资源,我所要看的片子都会自己上网或者到论坛里搜寻的。

所以拜托以后不要管我要片源了哇~

3

再来就是周末我推送的图片用的作图软件没有固定的方法,我都是自己下载了十几个作图APP来轮换着用的。

这些小事也都是需要耐心加兴趣慢慢摸索的,希望你也多试试就是了。

4
有好几个男生给我发照片让我帮忙介绍对象,话说亲爱的你倒是把自己的具体情况罗列出来一下才是的嘛,要不然我也无能为力啊呀呀。
5

尾巴的阅读原文里还是京东的购书链接。

6

就酱了~

存在的意义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