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神话故事(短篇神话小说:大尊教)

短篇神话故事
 
 
一日,释迦牟尼邀请太上老君到灵山胜境、雷音宝刹做客,顺便交流如何传播无上道果、普渡众生。时文始、南华二位真人以及老君关门弟子无极真君侍立一旁,燃灯、观音、文殊、大势至几位古佛、菩萨陪在如来一边,香烟缭绕、紫气氤氲,莲花吐瑞、百鸟凑集,一片极乐景象。
释迦揖手,笑动慈目,道:“老君,此次邀道祖前来,除了一慰相思外,更有一件大事商量。自我教创立以来,遍传三千大千世界,普渡众生,有恒河沙数,真三界第一圣教也。然则,由于后辈耽于名相,竟生了分别、争竞之心,大玩空与色、无与有、出世与入世的文字游戏,甚至把佛法与大道对立起来,把如来与道祖对立起来,陷入了佛大还是道大的无谓争执,实在本末倒置、买椟还珠,不当稳便,不利大道传承。今特邀道祖至灵山,为的就是向老君请益,看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老君闻此,也不禁莞尔。启动金口,法音遍传:“嗯,如来所说甚是。想当年,我一头青牛、一本书、一个小童,出函谷、到天竺,不计风雨,远涉千里,将无上道法传入珠峰南麓,得如来慧悟,发扬光大,创立盛大佛教,广渡慈航,实为三界幸事、千古佳话。对此,老道是十分欣慰的。毕竟,与华夏流传的道教相比,佛教法门更简单、更直接、更接地气、更适合大众修炼,更符合‘大道无亲、常与善人’品性。这也是为什么老道要安排西天取经的原因所在。至于道与儒的关系,就更没有什么好争的。当年,孔丘不过十几岁,就曾经问道于我,我吐了吐舌头、呲了疵牙齿,他就明白了,悟性也是极好的。他的思想,也包括兵家、法家、墨家、名家、纵横家、阴阳家、杂家等等诸子百家,各自都萃取了道的一部分规则和原理,形成了相对独立的体系,不过是‘道生一、一生二、而生三、三生万物’这一大道品质在学问领域的具体体现,更没有谁好谁坏、谁强谁弱的问题,哪个方面的学问不是宝啊!所以,争论这些毫无意义。不过,换个角度看,争一争也没有什么不好,相互激荡,才能蹦出火花;彼此竞争,才能促进提升,‘有无相生、高下相倾’嘛!世界本来就是矛盾的世界,对立和同一既斗争又统一,才是思想和社会进步的动力。否则,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就有违于道,将‘斯恶已’了。因此,对于‘争’的问题,我们还得两边看,无为而治最好;斗得不像话了,比如开始灭佛或灭道了,就需要出面管一管,但也要把握分寸,允执厥中。”
如来闻此,不禁合十称快:“哈哈,好。正所谓闻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老君所言,令贫僧茅塞顿开。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在这万法空相之中,斗与不斗,又有何分别,总不过烟云一缕。哈哈,我们还是要无为而治。但是,老君,现在这个时候,我看我们还是要管一管了。否则,我们的‘道场’都要成了‘市场’了。你看他们一个一个的,口里念着‘阿弥陀佛’,眼睛里盯着‘孔方兄’,这边磕头拜佛,那边贪污腐化,再不管一管,不光大道蒙羞,连我这个老和尚,都成了卖官鬻爵的贪官污吏了。”
老君闻此,两手一撩长达3尺有余的两条白眉,笑道:“赫赫,如来既如此说,倒也不错。他们哪里是拜佛,分明是行贿,把人间那些铜臭十足的‘潜规则’用到我们这清静之地来了。这倒是需要管一管的。但是,人间的事,还是由人间天子来管,德治也罢法治也罢,贪官污吏都不会有好果子吃。我们还是只管自己的事,管好自己的徒子徒孙,教他们不要自甘堕落,将几世的修为葬送在纸醉金迷当中。”
“那该怎么办呢?”如来显然很忧心,眉头紧锁。
老君看如来烦闷,不仅双掌合击一掌,说:“如来无须如此忧心。在老道看来,这事并非无解。第一,还是要讲个因果。因即果、果即因,果由因生,果又种因。那些个坏了规矩的徒子徒孙们,也脱不了这个因果,善因必得善果、恶因必得恶果,净土无垠,也不是恶因可达之所。让时间和果报教育他们吧。第二,我倒有个设想,设一新道场,开片新天地,立一新标杆,对众多法门实施因势利导。”
“呃?请老君仔细说说。”
“是这样。我想在人间再立一教唤作‘大尊教’。”老君目光如炬。
“何谓大尊教?”如来眉锁顿开。
“大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人居其一焉。又曰大乘法门,广渡有缘。尊者,天上天下,唯我独尊。教者,圣人设教亦传道,编照三界、化育四方,明明德、止至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人类谋大同,为万世开太平,是大慈悲。”
“哈哈,大哉,此教;圣哉,此心。此大尊教足可谓之未来之大光明教啊!”
“是啊。我想,此教立教之本就是三教合一、万法归宗。把那金刚经、心经、道德经、论语统统作为本教经典,供人修习参悟。这教也不建什么庙呀寺的院呀观的,也不分什么出家在家、和尚居士,一律在岗修行,以出世之心,化入世之行,人人做菩萨,个个是圣贤。这样的世界,才是大同的世界、光明的乐土。”
闻此,如来及在场众佛、菩萨、仙真无不额手称赞,高唱:南无太上老君。
老君赶忙摆摆手,笑道:“事是好事,就不知哪位愿意到人间一走啊?”话说这神仙下凡是要冒大风险的,就如同蝴蝶做蛹,搞不好会死在茧里头,所以又称下凡为渡劫,一般的神仙都畏之如虎,不大愿干。但也并非没有好处,所谓福祸相依,有大险必有大利,凡完成渡劫的神仙,其修为均突飞猛进以至于成佛成祖,得大自在,所以,像释迦牟尼这样敢做敢为的大雄,也不乏其人。
因此,老君话音刚落,旁边即站出一人,中等个头,貌若皎月。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幼跟随老君的无极真君。无极真君走到老君面前,鞠躬揖手道:“禀老君,弟子愿往!”老君见状,微笑着看了如来一眼,点点头:“好啊。无极去倒未尝不是一个最佳人选。想当年我西出函谷关,就是无极一直陪伴在我身边,牛前牛后,端茶倒水,让老道颇不寂寞。这无数劫以来,陪我讲道炼丹、降龙伏虎,也学了不少真东西。借这个机缘,到人间走一走,不仅可以成就大业,在个人修为上也必将有所收获,一举两得啊!”
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燃灯佛祖说话了:“既如此,老纳也完全赞成。无极,想当年,老君出函谷化佛,我是亲眼见证的,这些年来,我得空就到八景宫与老君畅论无上道果,也是亲眼看了你的修为的。就凭这一点,老纳支持你。为此,老纳准备了一份礼物给你,带着去人间吧。”燃灯说完,从袖中掏出一物,却是一面三寸方圆的镜子。燃灯将镜子朝着大伙晃了一圈,道:“大家别看这镜子小,却有大用处,唤作‘无量光’,能够遍除邪祟,保持心性洞明,不坠俗尘。无极,拿去吧。”话音未落,燃灯随手一抛,那镜子便滴溜溜、光灿灿地钻进无极真君的印堂,了无踪迹。无极真君顿感浑身通透、光明遍照,忙揖手谢过。
如来见状,也从袖中掏出一物,形如核桃。道:“贫僧也有一物送你。这物叫做‘无量寿’,可保你不生不灭、不增不减,远离颠倒苦厄。拿去吧。”说完也是随手一抛,“无量寿”便滴溜溜地钻进无极真君的百汇,化遍周身。无极真君赶忙鞠躬揖手谢过。
一时间,诸位菩萨仙真均站了起来,纷纷以物相赠。观音送了一条“船”,号“无量慈”;大势至送了一个小玩偶,唤作“无量能”,文始送了一个“九连环”,号“无量智”。南华送的是珍藏多年的《道德经》,上边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心得体会,说了句:书山无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嘱无极真君好好参悟,莫辜负了师尊的一片苦心。
老君见状,内心自是高兴。转头对如来,说:“如来,你看如何?”如来微笑点头,现大光明。“好吧。”老君把目光投向无极真君:“无极,再送你几句话,大道甚夷,清静为要。无为不德,上善若水。知白守黑,克守三宝。如去如来,莫忘根本。去吧。”老君说完,一抖袍袖,但见霞光万道,龙飞凤舞,无极真君腾空而起,化入光中,涤然而去。
 
 

短篇神话故事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